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周末聚会
    书房很大,位于别墅东南侧,与其说是书房,不如说是一个小型图书馆。

    一排排的书架,鳞次栉比,红木架上,整齐摆放着一本本厚薄不同、新旧各异的书籍。

    闻人升正穿行其间,从中浏览着自己所需要的书册。

    《异种类型大全》、《神州异种发展史》、《神怪古事记》、《四十八行省秘事记》、《异种之源》……

    有些书他曾经看过,有些书他以前还没有时间看,这次准备一并研习。

    神州自古以来就有考试传统,虽然考试有诸多弊端,但却是最不差的一种选拔方式,只要保证内容不走偏就可。

    这一世界的考试内容,从不僵化,完全跟随世界潮流而更新,前世赫赫有名的八股文,在历史上也只是昙花一现。

    能成为异种资格考核的评委,好处众多,尤其是对他而言。

    一是能积累大量人脉,比如这是发掘天才修炼者的最佳时刻,评委就可以提前做好各种投资。

    二是最高巡察司每次给的劳务费,相当客观,若是能有额外的功绩,甚至可能会出现稀少的异种荫庇机会,就像古代荫官一般。

    大臣劳苦功高,皇帝往往就容许大臣荫子弟一人或者数人,免试为官,红楼梦中的贾政,就属于荫官。

    只不过荫官是子孙沾祖宗的光,而闻人升这边则是反过来,故而他母亲才会说出,父亲像儿子,儿子倒像是父亲的话了。

    三是提升名望,成为评委的次数越多,在某个领域的话语权就越重,而话语权就代表着另外一种力量。

    而对闻人升而言,还有额外的好处,那就是有机会见识到诸多新人,运气好了,可以大量提升神秘度上限。

    异种资格考核,分成几个地同时进行,以便提升效率。每个考场涵盖附近数省,甚至会有不少邻国之人参与。

    至于弊端,当然也有,那就是可能会混入某些派系争斗。

    无论何处都会有竞争,不然的话,必然会沦为死水一滩;而竞争就会带来派系,抱团取暖是人的本能。

    当然有上面的大佬看着,这种竞争都是有底线的。

    所以风险相对可控。

    好处这样多,风险又不高,想要成为评委之一,自然不容易。

    首先,专家级评价是基础,出一个专家的比例虽然低,但绝对数量不算少。

    谁上谁下,靠上峰一言而决或者推荐制,很容易出现不公。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没有正式较量之前,谁也不会觉得比别人差。

    因此评委本身的选拔过程,也要经过考试,而且擅长不同异种类型的评委,将考试不同的内容。

    闻人升自家知道自家事,他属于神秘战斗领域的专家,再细分一下,其实是防御分支的专家。

    他现在核心神秘技能——超凡体质(中)和神秘抗性(中),在经过神秘之种的大量被动增幅后,其实远远超过高级的评价,能接近大师级的评价。

    如果他再主动消耗异种之力,进行二次增幅后,就是大师级评价。

    所以他能通过专家级评价再正常不过,只是他还缺少相应的辅助知识,以及一些体系技能。

    所以说,他其实就是一个瘸腿类型的专家,靠着核心技能的极度拔高,让他提前获得专家级评价,但周围知识和技能的匮乏,让他面对那些老牌专家,很是吃亏。

    一句话,下场比武,躯体相搏,他物抗法抗超高,爆发力还猛,能轻易碾压同等领域的专家;但要进行笔试,考察知识储备,他就要吃大亏。

    他去学习“超凡记忆”,除去为了修炼格斗技,还是为了生吃大量知识,尽量弥补短板。

    不过记忆归记忆,想要理解并且运用,仍然是一大难题,温习作用也就在这里,温故而知新。

    闻人升正在全神贯注地看书时,手机突然响了。

    他眉头一皱,有心直接扔出几丈远,想想后还是接了起来,毕竟买新的还要花钱,里面的数据恢复起来也麻烦。

    来的是一个陌生号码,但不可能是骚扰电话,因为他的号码是受到额外保护的。

    “我是闻人升,您哪位?”他语气有点不善地说着。打扰他读书,可是大罪过,尤其是这个时候,难道是某个竞争对手?

    “哦,闻人先生,鄙人冯友林,是赵总介绍过来的,特邀您明天在本市登科楼一见。”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

    “抱歉,这两天我要在家温书,没有时间外出。”闻人升直接拒绝道。

    “哈哈,先生事忙,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有这次评委考试的最新大纲,不知道闻人先生还能否拨冗一聚?”对面立即说着。

    “哦,你要敢说有考题,那我立刻就挂了,若只是大纲的话,明天几点?”闻人升顿时来了兴趣。

    虽然有家学渊源,但他毕竟是异世人,正式踏入这个圈子不过三年时间,许多知识储备,和当地人相比,就差了不少。

    “明早10点聚会,我们会提前派人,上门迎接先生。”对面语气中露出一丝欣喜。

    “你让我再考虑一下。”闻人升想想道。

    “那好吧,还请先生不要错过这个机会,若是决定过来的话,请给我回个电话。”对面颇是有些遗憾地说着。

    闻人升挂掉电话,然后从通讯录中找到一个“大胖子”的备注名,开始拨电话。

    电话过了好久才有人接,他隐隐从话筒里,听到有些沉重的喘息声,似乎是两个人的?

    “是闻人吗?奇怪,你这个时候还会来电话?”赵总声音似乎有点粗重。

    “呃,没有打扰到赵总吧?”闻人升不动声色地说着。

    “唉,人生之悲,莫过于老年丧子;但我们既然是异种者,就要时刻记住,敌人不会给我们流泪的时间,我们需要擦干眼泪,立刻上路。”赵总的语气里,充满着一股悲壮感。

    呃,您这路上得还真够快的,上午儿子被抓,傍晚就有兴致上路。

    “赵总节哀。”闻人升违心地说道。

    “唉,还好,至少还有转机,我也不是太绝望,”赵总却是话头一转,“倒是你这时候来打电话,是专门来安慰我的吧?那你真是有心了,不枉我以前对你那么关照和提携。”

    “嗯,嗯,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安慰赵总的。”闻人升无奈道。

    “好,话就说到这里吧,”赵总刚要结束通话,突然又说着,“对了,前些日子有个叫冯友林的来找我,想要和你见见面。我说最好是趁周末找你,他是五色集团的一位幕僚,你要是有功夫见他就见,没功夫就算了,反正只是个小人物,我先挂了。”

    闻人升应了一句,既然已经达到目的,自然没再纠缠,跟着挂断,他眉头紧锁。

    五色集团,那不就是许云霜家的公司么?

    既然这样,对方为什么不通过她来接触自己,非要绕一个大圈子。

    其中必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