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不可能的劝说
    张易盯着兄长,看了许久。

    他最后艰难地说道:“可是哥哥,你以前总是教训我,做人不能走捷径,要踏踏实实,辛辛苦苦,靠自己双手创造看得见的财富,而不要寄希望于莫须有的运气。想走捷径的人,必然被捷径所走。再说那些人隐瞒你的消息,肯定居心叵测,我们不能上当……”

    “不,你以为现在我是在拼运气么?”张容眼睛一下红了,他似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兄弟教训,“许老板为什么一直没让我和你见面,是因为这一年半来,我一直在训练自己!”

    “训练身体,训练心性,要把每个细如发丝的习惯都训练到骨髓里,中间不能有任何打扰!我不是那些好吃懒做的赌棍,更不是妄想天上掉馅饼的家伙,我也是在拼命啊!给你们安家的那三百万,就是我拿命拼来的!”

    “难道你还要,还想再教训我么?”

    张易看着嘶吼中的兄长,无话可说。

    他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立场去劝说哥哥。

    因为对方说的没错,哥哥没有像那些被空头支票欺骗的家伙一样,去拿父母家人的血汗去赌,相反对方是拿自己的命,给他们换回了安家的本钱。

    哪怕是兄长失败了,也给家人留下了财富。

    这就是传统的神州人思想,总要给亲人后代留下点什么东西,不然死了也没脸享受香火……

    这时,坐在一旁的许庆书,抽着雪茄,幽幽地吐出一个烟圈。

    “你们见这一面,他这一年多的训练就要白费大半。如果不是闻人先生的面子,我是不会搭理你的,反正最多三年,成功还是失败,许某都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闻人升坐在对面,闭着眼睛,却没有说话。

    “都是异种的错!”张易向后退去,他双手抱头,一脸难看,“如果这真是好事,为什么要掩人耳目?为什么不让我们知道?你知不知道,听说你出事的情况,咱们一家人受了多大的痛苦!”

    “爸妈一连哭了好几天,你以为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的卖命钱,都是沾血的馒头,我们能吃得下去么?虽然爸妈最后是拿钱给我买了房子,但我卖房子来找你的下落,他们也没有反对啊!”

    “这事,我是有不对的地方,”张容倒是率先冷静下来,“但是,许老板说了,做大事就得有牺牲。历史上一些大项目的参与者,都是提前写好遗书,最后一举功成,我现在不过是效仿先人而已。”

    张易无话可说,他看着自己的哥哥,对方似乎就像新闻中说的一些案例,被人骗了,还千方百计地为骗子说话。

    但是哥哥又不相同,他是有着真金白银拿回来,如果许老板只是用空头支票,甚至反过来让兄长交钱入伙,他相信,节俭成性的兄长,绝对不会这样。

    他感到无力,他只能败退。

    他只觉十几年的学都白上了,根本找不到理由说服兄长。

    “好吧,哥哥,你保重,”他压抑住心情,上前抱住兄长,“我会等着你回来,只要你活着,就是四肢残废、耳聋眼瞎、精神失常,瘫痪在炕……我也会养你一辈子!”

    张容开始还听得十分感动,听到后来,却忍不住伸出大巴掌,但最后落下时,却只是轻轻拍在他背上。

    “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那么不会说人话,以后找对象结婚可不能这样。”

    …………

    半小时后,许府院门口。

    闻人升将银行卡递过去,淡淡道:“该拿的报酬,刚才我已经让人划走了,剩下的四十万,你拿回家去,好好做个营生,毕竟你哥哥真可能需要你来养他一辈子。”

    “谢谢闻人先生。”张易深深鞠了一躬。

    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让对方帮忙劝说兄长。

    亲兄弟都劝不回来,闻人升如果开口的话,弄不好兄长还以为这是成功者在树立门槛,拒绝后来人的竞争,平白给人家添堵……

    对方能给自己搭这条线,让自己踏实下来,这份人情得好好记住。

    仔细想想,区区十万块,根本不可能请到这样的大人物出手,对方应该是被自己的兄弟之情所感动。

    现在能有几个亲兄弟,可以放着三百万不要,反而冒着被灭口的风险,持续一年多去找亲人,还不一定有结果,或许还是只能得到一个确定死亡的信息。

    闻人先生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心还是热的,自己之前的脑补,真是丢人。

    张易没有矫情,他接过银行卡,然后转身离开,沿着人行道,大踏步地走了。

    闻人升看着他的背影,想说些什么,随后摇摇头,同样转身,然后回去许家大院。

    几分钟后,一处亭子内,他和许庆书相对而坐。

    “许总,如果我要劝你停手的话,应该也是刚才的结果吧?”他盯着对方双眼说着。

    “是的,您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现在不可能收手,更不可能回头,劝我也是没用的。”许庆书再抽一口雪茄,吐出一个烟圈。

    烟圈乍起乍灭,映衬着他有些苍老的面孔。

    “不,我不会劝你,只是因为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如果劝说有用的话,还要拳头干什么?”闻人升不再多说,起身离开。

    许庆书盯着他远去的背影。

    “真不像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难怪能被那种无人可以激活的异种选中。”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羡慕。

    这时,冯友林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来到亭子内。

    “老板,张容的情况还算稳定,各种数据显示,反而比之前还要好上一些。”

    “看来他们说的没错,去除心结,果然还是有用的。”许庆书点点头。

    “只是老板,我们现在做的事情,看来已经被盯上了,巡察司那边随时都会对我们出手啊。”冯友林担心道。

    “不,他们对我们出手的时机,还没有到,我们还有时间。”许庆书放下雪茄。

    “那他们会什么时候出手?”冯友林疑惑道。

    许庆书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从亭子里站起身,然后向别墅走去。

    “与龙化的谈判,抓紧点。”

    “好的,老板。”冯友林脸上闪过一丝忧虑,紧紧跟上。

    …………

    闻人升走出许府,坐车回家。

    没过多久,他接到一个电话。

    “是闻人先生么?我们这边临时羁押了一位名叫张易的先生。他说以前来过本小区,而且还认识您,这次也是您带他进的小区。我们查看过出入录像,确实如此,现在向您重复确认一遍。”

    “没错,是我下午刚刚带他进来的,他没什么问题。”闻人升回道,他刚刚想对张易说的话,就是这些。

    以对方表现出来的细致,本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来还真是一个重视兄弟情谊的人。

    “麻烦您了,我们这就给他办理出行手续。”

    闻人升点点头,挂了电话,突然问道:“李哥,张易是不是向我们家丢过什么东西?”

    “哦,记得前些日子,有一份旧报纸落在二楼阳台,我随手给放在储藏室了,倒是记不清具体放哪儿了。”李双越目不转睛地回答道。

    “难怪当时他会是那种表现,”闻人升一脸恍然状,靠到后座上,“我就说像我这样的老实帅哥,怎么可能吓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