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打BOSS也不能加班
    吴杉杉惊叹之后,就将视线集中在闻人升身上,目光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然而这时,李士安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错,很不错,但你能挡得住一次,还能挡得住十次八次?你的异力再强,不过二十岁的年纪,总量又能有多少?老头子我这里可是给你预备了几十发,不,是几百发子弹!”

    吴杉杉心中一惊,有些担心地看向闻人升。

    “我们还是呼叫黑衫人吧?”她说着,立刻拿出手机。

    闻人升这次并没有出声反对,但她却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

    与此同时,第二发子弹已经接踵而至!

    伴随子弹的,还有李士安的狂笑。

    “没想到吧,其实我们早就明白了,科技武器擅长破坏人身,而异种之力,擅长控制人心,这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武力之道!”

    闻人升无动于衷,再次打出一道龙形气劲,同样后发先至,将那颗子弹直接拦截下来。

    第二次凌空爆炸再次出现!

    吴杉杉微微注意到,这一次的拦截距离,比上一次还要远,足足上百米开外……

    她今天才发现,闻人升平时远远没有表现出过他的上限来。

    接着就是第三次拦截,距离又远出几十米。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果然,下一刻闻人升双掌齐出,同时打出两道暗紫色的龙形气劲,一道远远撞向狙击的来源地,那座高塔。

    另外一道,则是突然转向,拍中她自己!

    “啊?”吴杉杉差点失声,随后就感到那道龙形气劲撞进自己的身体。

    “啊!”一声更大的惨叫出现,然后就有一道灰白雾气从她躯体内飘散,化为乌有。

    “不可能,你怎么能发现我的真正后手所在?”李士安的声音若隐若现,很是虚弱,似乎遭受到重创一般。

    吴杉杉下意识低头,扫视身体,却没有看到脚面,顿时有些惊悚,随后才恍然。

    自己什么时候中招的,刚才雾气起来的时候?

    但是为什么自己没有抵抗住,不应该的。

    她思索之时,就发现远处那座用做狙击的高塔,此时已被龙形气劲打爆一角,破损开来。

    那处高塔,高约数十米,距离二人上千米远。

    她就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专家的异种之力,可以在这样远的距离上,还能发挥出如此大的破坏力。

    至少她那个父亲,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对方顶多能离体数十米,或者上百米就是极限了。

    因为这非常考验对异种之力的操控技巧,还有其本身强度。

    闻人升当然不会回答敌人的问题,他只是凌空一跳,向一处厂房顶飞跃而去,然后就在破败陈旧的厂房顶快速奔跑。

    五分钟后,他提着一个人下来。

    吴杉杉定睛看去,那人佝偻着身体,相貌普通,脸上有一块淤青,完全就是一个糟老头,俨然就是当时在登科楼见过的李士安。

    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刚刚竟然炮制出那么危险的场面!

    吴杉杉相信,如果换成吴连松在这里,此时她应该已经成了孤儿。

    当然若是吴连松,肯定不会深入如此险地,而是呼叫黑衫人支援。

    “好了,杉杉,现在你可以呼叫黑衫人了。”闻人升仰头看天,一脸风轻云淡,就像做了一件再微不足道的事那般。

    吴杉杉很想掐一下他那张带着三分嚣张的俊脸,但想了想,还是顺从地拿出手机。

    而在这时,闻人升手中提的李士安,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后生,你果然厉害,”他摇着头道,“不过那又如何?就算你神威无敌,能将我一举成擒,送进巡察司,又能拿我怎么样?”

    “是这样么?”闻人升并不看他,只是望着碧蓝的晴空,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炎阳还在正中,不会超过下午一点。

    果然,效率才是王道,哪怕是周末加班打BOSS,也要做到准时下班。

    “那是当然的,老何的异种是许庆书设计走的,所有的事都是许庆书干的,我只是一个被他蒙在鼓里的,不明真相的干老头子而已。他用钱从我那些不肖子孙手中,套走了祖传异种的培养和移植方式,还拿我的曾曾小孙子做威胁,驱使我给他看门守院,我也很无奈啊……”李士安喋喋不休道。

    这时,吴杉杉已经呼叫完毕,仅仅是发一个代码的事情。

    她听到这里,狠狠瞪一眼李士安道:“你刚才狙击我们,想要灭口,那可是实打实的罪证!”

    “不,不,那只是我自己见猎心喜,想要培养一下我这位天才后辈,故意给许庆书演的一场戏而已。我刚刚其实已经大大地放水了,不然的话,你们没有这么容易抓住我。现在看来,我们真是后继有人,还是有人能正面击败这种程度的现代武器,我很欣慰啊。”李士安毫不心虚道。

    “你这个老……”吴杉杉很想说脏话,但又忍住了。

    她突然发现,李士安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阵抑制不住的失落感。

    果然如此,这老头虽然嘴上强硬,内心却根本掩饰不住,失败所带来的巨大打击感。

    毕竟,输就是输。

    “嗯,他刚刚是放水了……”闻人升反而坦率地承认道,“我其实还是有点感激他的,没有让我加班。”

    “你怎么能为他说话?这个混蛋刚刚可是要杀我们的。”吴杉杉顿时有些不满。

    “不过他放水,不是因为他善良,而是因为他看出来自己绝不是我的对手,习惯性地留条后路而已。”闻人升冲她微微一笑。

    李士安闻言呆住,好一阵才幽幽道:“不错啊,后生,我是明白了,我才是真傻,你只是装傻。”

    闻人升没有再说话,继续看天,一脸莫测高深。

    吴杉杉反而追问道:“李士安,既然你想弄祖传之种,为什么不早早加入巡察司的研究机构,去那里做合法的项目,非要搞这些地下勾当?”

    李士安听到这里,连忙摇头道:“什么叫‘我想弄’,你这漂亮丫头心眼坏的很,别给我下套。”

    “那当然是因为他自己的异种,早就固化,已经没有培育成祖传之种的价值,他只能走邪路,”闻人升终于开口了,“祖传之种,需要从激活异种的时候,就开始培育,而且异种者不能超过二十岁。”

    “云霜今年已经20岁,而许云辰今年只有18岁,”吴杉杉似乎想明白什么,“原来如此,难怪许庆书忍耐不住,他果然还是个封建老头子。”

    “哦,你为什么这么说他?”闻人升笑一下。

    “哼,之前云霜说,她要是个男孩子的话,许庆书就能忍耐下去。那是因为她如果是个男的,两年前,许庆书就会将祖传之种的培育法传给她,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现在搞出这么多事,就是在给许云辰抢时间,争取在他二十岁之前,能够培育出,并且移植一颗有培养潜力的异种给他。”吴杉杉有条有理地分析着。

    李士安听到这里,突然看了她几眼,眼神露出一丝异样,只是一闪而过。

    “怎么,李老头,我说的不对么?”吴杉杉发现对方的异常,当下毫不客气地质问。

    “哈哈,你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这个小许,我从小看他长大,没想到他的心思竟然比我还古板,女娃子不一样传家么?明明招个赘婿就能解决的事,非要弄的这么乱七八糟。”李士安一脸唏嘘的样子。

    听到这里,吴杉杉很想狠狠打他两拳,不过她终于没有动作。

    她转而对闻人升道:“这个老家伙,肯定还有一肚子秘密没有说出来,比如为什么他不早点鼓动许庆书启动这个项目?”

    “别瞎说,我可没有鼓动过他,一切都是他自愿的,全是因为他受到小霜子事故的刺激。”李士安肆口否认道。

    吴杉杉听到这里,不知想到什么,眼神却是微微一冷。

    三人对话间,一阵阵脚步声终于从外面整整齐齐地传来,似乎来了很多很多人。

    闻人升吐出一口气,提着李士安,转身向院门走去:“太好了,终于可以下班了。”

    “不,你的上班时间,才刚刚开始。”吴杉杉紧紧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