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震慑
    登科楼附近,五星级宾馆大楼。

    4楼201房间。

    闻人升打量着熟悉的房间,窗外就是东水河,随风飘来一丝清新的水汽。

    在这个房间里,上周是别人考核他,而这一周,却是他考核别人。

    真是有一种宿命轮回的味道。

    闻人升感叹着,桌子上,新配发的一个手机响起来。

    他原本使用的手机已经上交,由专门的保管者处理,任何与他的私人联络,都要经过这个保管者转达。

    他拿起新手机,打开一看,上面发来一个表格文档。

    文档内容很多,首先是考核说明,其次就是他所要负责的考生以及档案资料,最后是两个搭档评委的资料。

    考核将在周五上午8点进行,持续到晚上10点。

    除去吃饭时间,一共12小时,如果当天时间不够用,可以加班到凌晨2点。

    每个考生都由三个评委交叉考核,最后得出一个结果,提交给巡察司。

    如果有两个评委认为该考生不合格,就要被黜落,剩下的就是走流程。

    而认为考生合格的那个评委,可以现场提出异议,该考生将被安排到其他考区,进行二次复核。

    可以说三个评委,每个人都直接掌握着考生的命运。

    闻人升一眼扫过两个搭档评委的资料后,就开始细细浏览着分配给他的考生。

    一共620名,所负责的数量比平均数要少得多。

    75个评委,三人一组,只有25组人。28572名考生,每组平均要处理1143人左右。

    这并不是照顾他和其他两个评委,而是说明主修战斗领域的新人异种者较少。

    不过即便只有620人,要分配到7天完成,一天也要处理89人。

    即便一天工作12小时,每个考生也只有10分钟不到的鉴定时间,难怪对评委的鉴定速度有要求。

    不过专家大都是居高临下,面对的是熟练级以下的异种者,对大多数人的异种修炼进度鉴定是很容易的,搭一下手就能知道具体情形。

    也就是说大部分人,其实一两分钟就够了。

    这就是所谓的奔波几万里,上场一分钟。

    唯一会拖延时间的,就是极少数棘手的作弊者,还有某些特别的异种者。

    闻人升将考生名单慢慢看完后,发现考核次序的安排也颇有讲究,距离东水城远的考生,会安排在后面几天考试,距离近的安排在前面。

    而其中有一个考生的籍贯地和名字,特别引起了他的注意:

    “谢凌辉,南江省金陵城。”

    仅仅是凑巧么?不太像。

    闻人升想起周日见过的谢燕杰,若有所思。

    他正思索之时,房门被敲响了。

    闻人升起身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两个中年人。

    一女一男,都是相貌端正,头发乌黑,眉宇之间颇有些相似,看起来就和三四十岁的普通人一般。

    他一眼就认出,这正是文档中所记录的那两位评委搭档,一对姐弟专家,胡靖珍和胡远翔,真实年龄都在百岁左右。

    “好一个年轻俊俏的小郎君,”胡靖珍走上前来,惊呼一声,“比起照片上的人儿,还要俊俏三分。”

    “好了,大姐,一百多岁的人了,稳重点,”胡远翔有些无奈,伸手过来,“抱歉,闻人先生,不要见怪。老太婆就是这样,总把自己当年轻人。”

    闻人升笑笑与对方握手:“胡前辈客气了。”

    “我也要握手,”胡靖珍同样伸手过来,笑道,“这次的安排真不错,我就喜欢和小哥这样年轻俊俏的郎君搭档,每每都能让我想起年轻时候的风华。”

    闻人升只能与她握一下,送上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两位前辈,请里面坐。”他能感受到这两人的友善,看来巡察司在搭档安排上,也是煞费苦心。

    只是等到坐下之后,胡远翔的脸色就板正起来,不复有寒暄时的客套。

    “闻人先生,你是第一次主持考核,有些例规,我想你还是知道一些的好。”胡远翔认真道。

    “别这么严肃,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闻人小哥,不用担心,都是一些小事。”胡靖珍盯着闻人升端详,随口打岔道。

    胡远翔不理会她,只是道:“为了提高效率,防止误判,我们评委们在考核之前,都要事先碰头,将考生预先过滤一遍,筛选出那些棘手的对象,特别对待。”

    “请前辈指教。”闻人升微微一笑。

    “这次,我们只分配到620人,数目虽少,但战斗领域的异种者,脾气大都不太好,秉性温良的异种者,大多也不会选择战斗领域,哪怕只是做兵器研究,”胡远翔一板一眼地说着,“其他人还无妨,最麻烦的人,就是这个金陵谢家的谢凌辉。”

    “谢凌辉?他有什么麻烦之处?”闻人升一脸疑惑状。

    “他是这一代谢家的分家之人,却又是祖传之种的继承者。”胡靖珍在一旁指点道。

    “原来如此,”闻人升微微点头,然后疑问道,“我了解一些祖传之种,只要是同一血脉,就可以继承激活。为什么会轮到分家的人,去激活这个祖传之种?”

    “聪明,”胡远翔脸上浮现出赞赏之色,“这就涉及到上一代,因为上一代的异种,就是主家之人激活的,然而那位老祖在几次异种进度考核之中,都输给自己的对头,金陵王家的人。”

    闻人升认真倾听着。

    “所以他们这一代,就选了一位分家的优秀人才,去激活这个祖传异种。至于如何选择,就是他们家族内部的秘密。”胡远翔继续道。

    闻人升微微皱起眉头。

    他顿时明白这其中的巨大关联。

    如果谢凌辉输掉这次考核,后面几次考核,同样有可能输掉。

    这次考核看似简单,但里面涉及的争斗一点都不简单,谢家内部的主从之争,谢王之间的外部争斗。

    现实之中,有几个人在重大利益面前,会老老实实地按照规则行事?

    胡靖珍见状,安慰道:“小哥,不用管这些无聊的事。现在又不是过去,我们身为神秘领域的专家,只要做好自己份内事,是多少进度就报多少,别的不用多考虑,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把手伸到我们头上。”

    闻人升笑笑,表示谢过。

    胡远翔却是无奈道:“大姐,我不是担心他们会妨碍到我们什么,而是担心他们又要弄出什么高明的伪饰手段。要是我们看不出来,事后却被人曝出,多年的名声,就要废于一旦。”

    “三年前的那次考核,你又不是不知道,发生的那些风风雨雨,弄得三个老前辈狼狈不堪,差点宣布直接退隐……”

    “我们都是走到一半的人,就是退隐也无所谓。闻人兄弟才刚刚起步,正是大有可为之时,不能让他也背一个黑锅上路吧……”

    闻人升不动声色,他现在已经明白,之前谢燕杰女身男心,接触他的动机所在,这是要探探他的水有多深啊……

    至于特意暴露谢家的身份,恐怕正是要来个下马威:我就是要作弊,有本事就看出来。

    这是一种震慑之术,心理上的震慑。

    如果自己识别不出来对方的真实性别,那无疑就让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深浅,同时也能极大地打击自己的信心。

    如果缺少信心,那就更容易被骗过。犹豫不决的人,往往难以做出准确的判断。

    但新的问题出现了,考生所在的考区,都是今天刚刚临时决定的,而对方是几天前接触的自己,那时候对方如何确定,会分配到自己手上?

    难道又是某种预言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