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载体与轮回
    次日一早,闻人升照例跟着胡家姐弟,去会议厅考核考生。

    这一天,完全就是流水线作业。

    和谢凌辉比起来,其他那些妄图掩盖进度的刺头考生,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他们也不傻,只用了自身学到的一些神秘技巧,或者某些神秘技能来尝试伪装进度。

    这种情形,在规定中很难直接判定成作弊。

    毕竟他们没有借助外物和他人,可以归为自身能力。

    但还是要判定为一个“不配合定期检查”,在档案中记入一笔,至少再想进巡察司体系,就会大有妨碍。

    这种事记得多了,就会上巡察司的黑名单。

    没有谢凌辉那样的考生,和昨天一样,一个上午就忙完了。

    下午2点,闻人升吃过饭,在宾馆房间里,休息一阵后,就接到专人通知。

    刘巡察给他发来一个直播链接,他打开宾馆提供的笔记本电脑,转到那个直播链接。

    直播情景,俨然就是一个讯问室,只是与以往所见相比,规格要高出很多。

    一身黑色制服的刘巡察,只能站到旁边,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白色制服的监察司中人,一黑一白,很是应景。

    两个分别戴着金银面具的男子,正坐在讯问桌前。

    讯问的对象,就在一道银白栅栏之后,一个佝偻的老头,俨然就是许久没有消息的李士安。

    闻人升看到这老头,顿时精神一振,拖到今天,那个“专家之死”的事件,总算有解决的希望了!

    “李士安,你还不想交待么?”银面人率先开口。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股金属般质感,摄人心魄,震得栅栏都有些颤抖。

    “有什么好交待的?有本事就去找证据,有了证据,让我说什么都可以。”

    李士安坐在栅栏后,却是无动于衷,甚至还闭上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作派。

    “既然如此,那只好给你听一样东西了。”银面人向后一挥手。

    刘巡察掏出昨晚那只录音笔,开始播放。

    白西装男子的声音,再次出现。

    “李士安那个老糊涂,竟然会把你……一个只是有着多重人格的祖传之种拥有者,当成祖传之种能够让人轮回转世的证据……”

    李士安只听到一半,就睁开眼睛。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可能看错的!”

    他从椅子上直起身来,抓住银白栅栏,歇斯底里,狂叫起来!

    “有什么不可能?你所想的无非就是轮回转世,但那根本就不存在。”银面人不屑道。

    “你懂什么?”李士安狠狠瞪向他,“神秘世界,博大精深,无可测度……轮回转世,真实不虚!那个女人,那个姓魏的女娃子,她的行止,她的气息,明明就是古人!”

    闻人升猛然一震,他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是谁——魏一晴。

    两人产生交集的时间,就在许云霜受重伤后,是魏一晴和他救治的对方。

    后来许庆书还托了李士安和何世强,看看有没有后遗症……

    对方竟然是古人么?

    难怪总给他一种年龄未知的感觉。

    “安静,实话告诉你吧,”那个金面人突然开口,“这种现象,我们早就有过研究,多代异种,往往都会残留上个宿主的些许记忆。”

    “这种记忆残留,就会让下个异种者产生自己是别人的感觉。这正是多代异种,不可避免的缺陷之一。而祖传异种这方面的表现更加强烈,大概是血脉之力的存在,相同的血脉,更容易激活上一代的残留记忆。”

    “不,你们都在骗我!”李士安狂叫着,打断他的话,“绝不是这样的,那个女娃,就是转世轮回,她有时候的行为,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你错了,”金面人语气冰冷,就像一个莫得感情的述说者,“经过科学研究,异种只能充当一个数据载体,类似于u盘,并不能真正将一个人的灵魂意识转移给别人。”

    “你自己精通傀儡术,应该最明白这一点。灵魂的转移,根本做不到,只能远程控制别人的身心,造成灵魂转移的假象。”

    “其实灵魂并没有互换,只是人这种脆弱的生物,太容易被各种感觉迷惑自己的大脑。就像人看水中筷子那样,本来人家根本没弯,愚蠢的大脑,自己把它看弯了。”

    闻人升认真听着,那个金面人言之凿凿,看来应该是一个高级研究员的角色,而且是灵魂领域的研究员。

    只是听到最后,他却微微一笑。

    其实,李士安还真没说错,一个转世轮回的例子,不就活生生坐在屏幕之后么……

    但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一点,永远不会知道。

    “不,不可能的,我没错,错的是你们!”李士安继续吼叫道,双手却是无力地从栅栏上松开。

    “你其实完全明白,”银面人毫不留情,给他最后一击,“你不过是在死亡的恐惧来临前,恢复成一个普通人的本质。你开始畏惧死亡,你开始求神拜佛,你开始乞求命运,开始想给自己脆弱的心灵,寻找一个寄托……”

    “你是一个懦夫!”

    李士安终于无话可说。

    数分钟后,他抱着脑袋,坐在椅子上,无力道:“你们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不过,在那之前,我希望你们再满足我一个要求。”

    银面人点点头道:“你说吧。”

    “你们刚刚说过,异种可以承载宿主记忆,那你们知道如何将自己的记忆留在上面么?”李士安叹气道。

    记忆只是数据而已,失忆并不意味着死亡。

    相反每个人,每天都会失去大量的记忆。

    刚刚背下的书,别说过一天,5分钟后就可能遗忘……

    “哦,你是想让自己的意志流传下去么?”银面人询问道。

    “是的,既然不能自己活下去,那只好学普通人一样,找个继承者,把自己的志向传承下去。不过相比普通人,我还想做的更好一点,用异种作为强力约束,毕竟背叛上一代的继承人,是比比皆是。”李士安坦率道。

    银面人目视一眼金面人。

    后者摇头道:“我不会骗你,事实上这正是我们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你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加入我们这个课题组。看在你以往功勋方面,可以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让你能够用一个体面的身份,离开这个世界。”

    “哼,”李士安听到这里,不由嗤笑一声,“说的好听,不过是想榨取我的最后一点价值。算了,就当是偿罪……我答应你们。现在你们可以问了。”

    银面人点点头,然后就是重磅一击:“何世强何老前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李士安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微微一愣,苍老的脸孔上,似乎陷入回忆。

    无人催他。

    好一阵后,他才叹气道:“那个老东西,他比我大五岁,四年前就死了。但他并不是老死的,而是自绝。他自绝的目的,也很可笑……”

    众人目不转睛地听着。

    “他和我一样,都是到老了才发现自己是个怕死的懦夫……”

    “我当时还苦劝他,既然你都要自绝了,干嘛不壮烈一把?拿身子去镇那些神秘天灾遗留下的灾眼,还能让后世子孙永远纪念。”

    “他当时听后,就大骂我一顿:万一灵魂真能转世轮回怎么办,拿身子镇灾眼,灵魂血肉都要被灾殃直接吞噬,那不是一点希望都没了?”

    说到这里,李士强脸上浮现一丝委屈:“我当时就是这样的想法,不能像普通老人那样没有意义地死去,活得精彩,死得也要轰烈,得让后人记住我。”

    “可他,可他就不该对我说那些话。他说完之后,我本来已经认命的心思,就起了波澜。然后他还嘱咐我,在他灵魂散去后,就立刻用傀儡术,把他的身体保鲜。”

    “他想效仿古代法老,还有现代冷冻技术,等待将来转世后的灵魂再回来……”

    “这老东西想得可比我美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