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他是谁
    闻人升踏进西式楼房的客厅,觉得地面传来一阵悸动,就像踩到某个活物。

    他扫视着客厅,所有家具都还保持着原样,只是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看来当年被巡察司安排撤离时,这里的人,应该是被禁止携带任何物品。

    正对着门口的墙壁上,挂着一幅西式油画。

    画中是一个山中湖泊,色调以绿和红为主,有一个看不清脸孔的女子在湖泊中沐浴。

    他扫过油画一眼,释放出一道暗紫色的雾气,准备探查周围的动静。

    只是当他的异种气息外泄之后,整个客厅内,顿时出现股股雾气,迅速弥漫开来。

    他暗暗警惕起来。

    不过雾气本身并没什么攻击性,反而开始衍化出一幕幕场景。

    客厅内,灰尘散尽,回复往日的洁净高贵。

    一对中年男女蓦然出现,两人都接近四十岁的年纪。

    尤其是那个女人,简直就是现在这个陈佳瑜的翻版。

    “月娥,你不能做那种事!太危险了!”中年男子大声说着。

    “为什么?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女人手中正拿着一本古朴的书籍,快速地翻看着,一脸狂热,“没能成为神秘专家,这是我毕生遗憾,我一定要让佳佳,代替我成为神秘专家!”

    “你有没有问过她的想法?她只想让我们一家人这样富足团圆地过一辈子,而不是去那个世界担惊受怕!”中年男子反驳道。

    “她才14岁,她懂什么?如果我现在放弃了,等到她明白神秘专家的真正意义,等她明白后,她一定会抱怨我现在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女人用更大的声音压过去。

    随后就是两人不停地争吵,声音越来越大。

    只是这处三层楼房,单独占一个大院子,与周围邻居较远,并没有惊到其他人。

    突然间,客厅里的挂钟响起来。

    “月娥,好,好,我不和你吵,你该吃药了。”中年男子抬头看看挂钟,突然开口道。

    说着他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瓶,然后去倒了一杯热水。

    女人看到这一幕,做了个深呼吸,情绪顿时缓和下来,但眼神却更加坚定。

    只是当男人将药和水递过来时,她却推到一边,低声道:“我不吃,这东西会让我最后一点力量,也消失的。”

    “可是,你的病会更加严重的。”中年男人恳求道。

    “没事,等我做完这件事,就再也不用吃药了。”女人语气中重新带上了一丝狂热。

    闻人升看到这里,脸色微微一变。

    竟然会是这样?

    德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宁可喝酒,也不吃药么?

    没想到他是为了保留残余的异种力量,并不是想喝酒。

    他不是故弄玄虚,不是不想把预言说个明白,而是他根本没有能力说个明白。

    自己竟然错怪了他,难怪他能和老吴臭味相投。

    可怜天下父母心,殚竭心力终为子。

    而在这时,中年男人,听到这句话,脸色似乎松动了不少。

    他赶忙问道:“是这样么?”

    “我读的书比你多,不会骗你。”女人笑了笑,抚摸着丈夫的面庞。

    男人最后犹豫道:“那好吧,我会帮你。不过有什么不妥,你要立刻停下来。”

    闻人升微微摇头,如果男人知道女人上一句话的真正含义,此时绝对不会松口。

    人与人,果然大不相同。

    有的人,可以榨尽儿女最后一点血汗;有的人,却可以把命都给儿女。

    下一幕情景接着出现,刑月娥开始在家里研究那本古书。

    古书的内容,毫无保留地在雾气中浮现着,一排排的古文字,一张张插图。

    这是一个十分繁复的仪式,是一个能让人拥有异种力量的仪式。

    如果按照书上说明去做,只要仪式布置完整,付出多少,就能换回多少,十分公平。

    然而上面很多东西,显然不是已经失去异种的刑月娥,能全部筹备到的,她只能按照自己的研究,将仪式大量的简化。

    简化出bug,这同样是神秘定律。

    这样看起来,七年前的神秘天灾,是她的遗祸?

    刑月娥研究古书的幻象,持续时间很长,大部分的景象,都落在古书上。

    一副惟恐观看者记不住古书内容的样子……

    闻人升有着超凡记忆,只是看过一遍就完整记下。

    不过看着看着,他想起一事,赶紧拿出手机,打给胡组长。

    “闻人经理,有事么?我们还在走访调查当年的事。”对面传来胡组长的声音。

    “陈佳瑜的父亲,陈建林,他现在有什么异常么?”闻人升问道。

    胡组长立刻回复道:“哦,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根据邻居所讲,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去河边钓鱼,但总是对着水面发呆,一发呆就是一整天,从来没有见他带着鱼回来过。大家都可怜他,说他想妻子想痴了。”

    “钓鱼?”闻人升心中一动。

    他刚要皱眉,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用双手使劲揉了揉眉心。

    不能老皱眉,容易长皱纹……差点又给忘记了。

    他立刻强调道:“马上把人从陈建林附近全撤回来,立刻,马上!”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做。”胡组长没有任何疑问,当即应声道。

    没错,既然当年的事,陈建林也是参与者,他还能是一个普通人么?

    不可能!

    吩咐完之后,闻人升才继续看着幻象。

    这时幻象已经演化到——刑月娥布置好湖底仪式,并且将女儿叫到身边,却偏偏找借口,将陈建林支派出去。

    闻人升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当然明白这是为什么。

    如果陈建林知道妻子是要拿自己当祭品,绝对会发疯地阻止。

    幻象中,刑月娥跳入湖中,一道绿色的光芒从湖水中迸射而出,降落在湖边昏迷中的陈佳瑜身上。

    闻人升看到这里,画面陡然一变,情景跳转到半年之后。

    “妈妈,我真的激活异种了!而且是最罕见的那一种类型,是医疗类的!”陈佳瑜跪倒在一张供奉着黑白照片的案桌前。

    “我没有让你失望,我会成为异种专家的!”幼稚的脸孔上,全是泪水和坚定。

    她的身后,却有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面孔,一闪而过。

    换成其他人,很难看清楚那个男人面孔。

    但闻人升一眼过去,就将对方牢牢记住,那个男人,正是陈建林。

    整个看似回忆的幻象并不完整。

    它没有包含一个至关重要的地方,陈建林回来后,面对这一切,做了什么……

    事情的脉络,已经明了。

    闻人升眼神一寒,他明白了一件事。

    二十七年的仪式,是刑月娥炮制的,简化后的仪式,并没有出现问题。

    她并没有伤害别人,只是一个陷入偏执的母亲,对女儿最后的馈赠。

    但七年前的神秘天灾,波及整个田山镇,死伤无数,却是陈建林这个男人搞出来的!

    陈佳瑜口中的“他”,指的就是陈建林。

    她所说的噩梦,“二十七年前的噩梦”,正是陈建林发现妻子死亡后,那张面无表情,却暗含着恐怖狰狞的面孔,留在她记忆深处的……

    证据,就是他最后看到的那一幕幻象。

    即便是他,都能对那个男人面孔,感到隐隐心悸,何况是一个没有神秘抗性的熟练级异种者。

    “他是谁”终于搞清楚了。

    现在要做的事,就只剩下一样。

    闻人升抬头看向窗外,这边正好能够看到那处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