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大师就是大师
    下飞机后,就有一队人前来迎接,个个高鼻阔目,神态谦卑。

    他们开车将闻人升一行人,送到都城南郊一大片金帐内安顿。

    每位专家享有一顶金帐,而最大最豪华的那顶金帐,则位于中间,自然归神秘大师袁守义所有。

    闻人升刚刚在自己的帐篷里安排好,就向家里打电话,因为他要确定一件很重要的事。

    “喂,德哥,在么?”

    “还活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声音响起。

    “那我就放心了,没事我先挂了。”闻人升听到这里,心中顿时有数。

    “喂,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这都几天了?才想起给我打电话,也不先问问我是不是激活了异种?”闻人德气急败坏道。

    “不用问,因为我五天前就知道你激活失败了。这几天就是留给你恢复心情用的,现在看你情绪稳定,我就放心了。”闻人升无动于衷道。

    闻人德一肚子气顿时被憋了回去,突然纳闷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和杉杉、赵涵在手机上聊天,她们却没有丝毫提过这方面的事。原因只能有一个,她们不想让我因为你的失败而分心……”闻人升理所当然道。

    闻人德顿时丧气道:“可恶,我怎么会失败?不可能啊,我还特意找了小涵做预测,说只要我不眼瞎就能通过。”

    “预测只是给出一个可能,但要让预测变成现实,就要付出百倍努力。扪心自问,你自己努力过么?”闻人升反问道。

    “我当然努力过,考试前三天,我滴酒未沾。”闻人德理直气壮道。

    闻人升听到这里,想了想,对着手机,用和蔼的声音说着:“亲,这边是建议您连续戒酒一年以上。因为喝酒对视力是有一定的影响,尤其是频繁大量饮酒,更容易导致视力低下。”

    “滚!”闻人德狠狠挂断了电话。

    闻人升微微摇头,一脸无奈,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啊。

    打完电话,他在帐篷里休息看书,许久之后,手机接到一条通知信息。

    刚刚看完,隔壁帐篷的范星,就跑过来找他。

    “闻人兄弟,老爷子已经拿到应聘测试内容,招呼大家过去商议。”他笑着说道。

    “好,同去。”闻人升起身。

    两人出了帐篷,走了几步,就来到中心那顶最大的金帐之内。

    找到位置坐下不久,其他人随之到齐。

    袁守义,还是一派峨冠博带的装束,脸上挂着笑,最后一个走进来。

    众人起身迎接,再次落座后袁守义就开口笑道:

    “西丸小儿倒是精明得很,测试内容已经给出,让我们平息他们一处灾眼。应聘者共四位神秘大师,神州两人,欧德一人,阿美利加一人。每人各自负责一处,成功平息灾眼者,方有面试资格。”

    一位面相看起来比袁守义还要老些的神秘专家,留着长须,起身拱手,率先开口:

    “父亲,如此看来,此次真正的对手,就是阿美利加的人。这些利加鬼子还真是不知死活,图谋欧罗之地也就算了,现在竟敢把手伸得这么长。”

    闻人升看向对方,此人名叫袁持风,袁家自己培养的神秘专家。

    有人立刻开口附和道:“没错,我看是这二十年来,咱们专心内部建设,让他们觉得自己又能了,这尾巴是又翘起来了。”

    “那这回咱们又得给他们好好割一割才行啊!这翘起尾巴,可就不好做人了。”范星高声喊道。

    “哈哈哈……”众人哄笑起来。

    一时间,帐篷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袁守义同样开怀大笑,前仰后合。

    笑过之后,他双手下压,示意众人安静。

    金帐之内,顿时鸦雀无声。

    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伸出右手,凭空虚画。

    接着一团青色雾气,就在帐篷正中,凭空浮现。

    雾气凝结,宛若海市蜃楼,映射出一片草原景象。

    闻人升定睛望去,微微凛然。

    对方这一手幻化影像的功夫,与山顶湖那只恶灵手段,颇为类似,但技巧上,似乎更胜一筹。

    只见草原景象之中,一条河流,弯弯曲曲,急速流淌着。

    这里本该是水草丰美之地,然而河畔处,又有野火片片,无风自燃,浓烟滚滚,直冲云霄,也不知道燃烧了多少岁月。

    “这片野火发生于三十年前,一直没有被完全镇压,只进行过局部封锁,因此越燃越烈。幸好有这条水量还算充沛的河流拦住去路,才没有酿成大祸,”

    众人观看之时,袁守义同步解说着:

    “但是看这情形,老夫估计再有个十年功夫,河水就要被烤得断流,无法阻挡,到时候就会蔓延到我神州边境。”

    “原来如此,父亲,诸位贤达,我看这西丸人还是有些分寸的。”袁持风抚摸着胡须道。

    有人跟着赞同:“没错,他们给的这个测试内容,倒也不是单纯想占我们便宜。毕竟十几年后,我们还是要上手处理,如今只是提前而已。”

    “好了,如何处置,我们都听老太爷的吩咐就是。”坐在第一排的严泽,突然开口道。

    袁守义微微一笑:“现在更加讲究集思广益,大家各抒己见,就让我们择其善者而从。”

    听到这里,众位专家眼中一亮。

    如果没点特殊表现,事后论功,如何凸显自己?

    但没人贸然开口,毕竟谁都不是毛躁小子,都在仔细盯着幻化的影像在看。

    足足大半个小时后,还是袁持风率先拱手说道:“诸位贤达,就让持风先来抛砖引玉。”

    “袁前辈请。”众人敬道。

    闻人升默不作声,只是静听。

    袁持风很快说了起来。

    他所说之法,是正攻之术。

    借助大量专家聚集的优势,以最常用的封镇之法,启动仪式,灌注异力,设置铭文锁链,逐步缩小范围,最后将灾眼封锁住,等待时间磨灭。

    听完之后,众人大多微微点头。

    “老成持重之法,不愧是袁氏五达。”有人开口赞叹道。

    闻人升同样点头,以力而胜,是最稳妥,其实也是最高明的法子。

    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袁老前辈,此法虽然稳妥,但步步为营,必然迟缓,这要如何显出我天朝上国,所向披靡的威风啊?”

    众人大惊,寻声望去。

    只见发声者乃是一个双下巴,圆胖脸,眼神灵活的年轻人。

    鲁浩,中北之地,世家子弟,闻人升立刻想起这人的名字来历。

    “哦,鲁兄弟有何高见?”袁持风脸上笑着,看不出半分不悦之色。

    “以我之见,需得使用‘花开之术’!”鲁浩高声说道。

    “什么?”

    “这也太胆大了吧?”

    众人纷纷惊讶。

    鲁浩“哼”出一声,继续道来:“以老太爷为核心,其他人为辅助,咱们一路穿行,寻找到灾眼核心,然后引动灾眼,一举将其爆开!”

    “如此一来,就能彻底释放掉其中蕴含的神秘力量,即可毕其功于一役,震慑人心,先声夺人!”

    “这样才能展现出我天朝威风,让这四邻宵小,纳头来拜。照我这法子,老太爷何须再受什么面试?”

    “镇守一职,犹如探囊取物尔……”

    鲁浩洋洋得意,顾盼自豪。

    只是他话还没说干净,就见二三十道不同色泽的雾气,同时向他身下袭来。

    众多专家合力将他从帐篷里凌空抬起,直接丢了出去……

    “放开我,你们这些胆小鬼!”他仓皇叫着,四肢乱舞。

    虽然这人建议失败,但他凸显自己的目标,完美达成,至少众人已经深深记住鲁浩的名字相貌。

    等他重新爬进大帐,袁守义却是向他笑道:“鲁小友办法虽然暴烈,不过观点却是对的。只是封禁,的确不够出彩,直接断根,将这块水草之地,彻底恢复,才能显出我们手段不凡。

    “毕竟咱们聚集了最多的专家,其他四人所带的辅助专家,多者不过七八,少者只带一人。”

    “一人?这时哪位大师,竟然如此自信?”众人纷纷诧异道。

    只是诧异归诧异,没人怀疑袁守义的情报。

    “这个人,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袁守义却是笑而不答。

    随后就是继续商议。

    …………

    与此同时,相距不远的,另外一顶大金帐内。

    吴连松正与一位面相木讷,双眼紧闭的老者,相对而坐。

    这位老者,相貌与之前背着酒葫芦的丁成山,简直有十分相似,只是气质俨然不同。

    后者故作豪放,强作洒脱,此人却是由内而外,透露着一股死气沉沉之相。

    “丁师傅,我刚刚问过仆从,其余大师都在准备应付灾眼,个个都在运筹帷幄。您为何还一动不动?”吴连松好奇道。

    木讷老者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吴小友,你真不明白?”

    “真不明白。”吴连松摇头道。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老者缓缓吟诵着。

    “呃,您突然复述这一句,又是什么意思?”吴连松一脸迷惑。

    “咦,这明明是你带来的辞赋,竟然自己还不明白么?”老者眼神之中,微微闪过一丝失望。

    吴连松能成为专家,虽然他心眼实在,但肯定不是傻子。

    仔细一想,他恍然道:“我明白了……”

    他刚想说出来,却被老者伸手制止。

    “少说话,多睡觉。”

    老者随后闭上眼睛,呼吸慢慢粗重起来。

    吴连松悄悄起身,然后走出帐外。

    呼,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大师毕竟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