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应对与悲哀
    闻人升十分十分地明白,想要说服一群傲慢又自大的人,有多困难。

    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点头道:“范兄说的是,我学识浅薄,暂时也派不上用场。还是等到各位贤达讨论出结果,通知我干活就是。正好公司里也有点事,我回休息的地方先远程处理下。”

    范星看着他,眼神一动,随即点头:“好吧,你这几天忙自己的吧。老太爷当前不在,等我回头和老太爷说声就好。”

    闻人升拱手谢过,离开金帐。

    这时,正在讨论中的专家们,看到闻人升离开,但并没在意。

    严泽却是留意到了,他特意走过来,向范星问道:

    “闻人兄弟为何突然离开?莫不是有些急切之事?”

    “哦,没什么事……”范星将闻人升刚才的担心,重复一遍。

    “呵呵,可以理解,毕竟没有家学渊源,骤然乍富,总是缺少点自信。”严泽不屑道。

    他转身离开,浑不在意。

    阿美利加人,给他们十个胆子,敢在神州边境闹事?就不怕有命来,没命回?

    范星眼神微微眯缝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

    闻人升离开袁守义的大帐之后,并没有去现场勘察,而是给苏夫人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转身向一个方向走去。

    在没有掌握充分的情报之前,万万不可落单。

    走了十多分钟,先后经过三道关口,出示过三次护照,他最后才在一处豪华的金色大帐前停下。

    “老吴,你怎会在这里?”他看着帐外站着的某个中年男人,似乎脸色更黑了,顿时有些诧异。

    吴连松看着他,长长地吐口气,一脸嫌弃道:“你是不是属狗的,怎么有骨头的地方,都能让你闻到?”

    “我是属兔的。”闻人升一本正经道。

    “等等,我先进去问问,丁师傅要不要见你。”他摆摆手,转身走了进去。

    “丁师傅?”闻人升心中一动。

    过一会,吴连松走出来,点头道:“丁师傅让你进去。”

    “丁师傅?是真的丁成山大师吧?”闻人升询问道。

    “是的,不是那个冒牌货,那人名字是丁成海,是大师的双胞胎兄弟。真是奇怪,一块长大的双胞胎,性格差距为何那么大?我真有点怀疑环境决定性格的理论了。”吴连松皱着眉道。

    “哦,你还看心理学的书么?”闻人升心中一动。

    “赶紧进去,我看什么书和你没任何关系。”吴连松听到这里,立刻挥手赶人。

    闻人升掀开篷布,换过鞋子,这才走进帐内。

    只见帐篷中心,正盘坐着一个老者,相貌酷似聚会上出现的“丁成山”,但是这位面相木讷,脸上还透露着一股死气。

    那是一股生机湮灭的征兆。

    此时老者微微睁开眼来,看到闻人升后,就开口道:“你来了,坐吧。”

    “谢过丁师傅。”闻人升走到近前,盘腿坐下。

    “有事么?”

    “哦,我想请前辈看顾一下袁老太爷带来的人。若是方便的话,不知可否陪同晚辈,再去查看那处火眼所在?”

    闻人升很是坦率道,他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提出的要求过分。

    这一位果然不是冒牌货,数据面板显示为:

    “丁成山,241/241。”

    “神秘组成:???”

    老者看着他,听到这种贸然的请求,眼神中却是闪过一丝赞赏,又有一丝了然。

    看过之后,老者意味深长道:“果然后生可畏,如此年轻,就能有这样的水准。难怪他控制不住自己,终于还是走到了那一步。”

    预言类的异种者,是不是说话都这样云里雾里的?

    闻人升暗暗想着,其实可以理解,毕竟说的太过明白,万一对不上号,那不是立刻就要被人打脸么?

    就像三个赶考书生去问算命先生一样,对方只是伸出一个手指,不就是因为有N个解法,总能中上一个。

    老者说完之后,就站起身来,向帐外走去。

    闻人升紧紧跟上。

    守在帐外的吴连松,见状有点疑惑,但同样跟上。

    老者看看吴连松,又微微叹口气。

    吴连松再次感到头疼,大师什么都好,为什么就是不说明白话?和某个家伙一样。

    三人一路出行,最后上了一辆大越野车。

    开车的是闻人升,他辈分最低,当然需要做司机。

    车子出了金帐区,一路向东南方向开去,那个方向,正是河畔火眼所在。

    …………

    三天之后,袁守义和他临时招揽的专家们,终于商量出一个完备的镇压灾眼的方案。

    闻人升不动声色,跟着长长的车队,再次来到那片火焰升腾的草原。

    刚刚入秋,但这片草原之上,没有丝毫绿意,全是大片大片的黑斑与火焰。

    曲折流淌的河流,也没能带来丝毫绿意。

    河流、铁柱、铁链,三样东西,将燃烧不息的火焰给困住。

    袁守义站在最前面,他今天没有再穿那身长袍,而是一身轻快装束。

    他看着那些火焰,伸手一点,只见片片火焰之上,浮现出一个个微弱的人影,正在嘶喊,挣扎,逃跑……

    “妈妈,救命……”

    “不要杀我们!”

    “快跑啊!”

    “该死的马匪……”

    乱七八糟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很多声音都是本地语言,听不明白什么意思。

    但有些声音还是能听懂,但众人却宁可听不懂,因为那是孩子喊叫父母的声音。

    “火眼所在,应该就是那个部落被屠杀烧掠之处,怨气最重的地方。是他们的怨憎之心,引动了神秘之力,”

    他点化出火中景象后,就给众人讲解,

    “他们想要报复,想要让其他人沦为和他们一样的下场,这才最后导致火眼的诞生。悲哀啊,这就是弱者的悲哀,无力为自己讨还公道,只能拖更弱的人下水。”

    袁守义说到最后,一脸唏嘘。

    袁持风看到这里,上前宽慰道:“父亲大人,无须伤心。等您成为镇守使,扫平草原,给这些蛮夷之人一个安居之地也就是了。”

    “上一位镇守使,乃是南竺人。他只顾自己大捞好处,不操心任何世俗之事,哪有半分仁慈之心,兼济天下之为?这才弄得匪患猖獗,平白引发神秘天灾。”

    严泽立刻开口附和:“是啊,周边诸国,凡是由咱们神州大师充任的镇守使,虽然不能让本地人过上与我们一般的好日子,好歹都会给他们一个基础保障,能够让那些安分守己者,过得下去。”

    闻人升微微点头,对方虽然看不起普通人,但在这点上的确没有说谎。

    这些专家,或许高高在上,或许自大自傲……

    他们不会希望神州周边出现强大势力,但从本身利益考虑,也不会希望周边是人间地狱,一片乱世。

    因为乱世之中,神秘天灾的出现频率,远远高于治世。而邻居着火,自家也会遭殃。

    袁守义点点头,然后率先踏入火焰中的缝隙之处,其他人立刻跟上。

    那些火焰中的人影,似乎一下活了过来,顿时向众人扑了过来。

    只是它们刚刚接近,就化做灰烟,消失不见。

    袁守义就像有着明确的方向,沿着火焰缝隙,一路前行,偶尔转着方向,深入火焰中心。

    闻人升紧紧跟上。

    他知道,按照规划中的方案,对方是要先找到火眼。

    然后围绕着火眼,布置仪式,先截断火眼与外面火区的联系,隔断力量通道,再划分区域,几人负责一块,封禁镇压消耗,最后再对付火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