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继承与音乐
    闻人升思考时,雾气长龙在火场中游弋着,汲取火焰,消减着火眼的力量。

    但随着时间流逝,傍晚降临,这些雾气长龙,终究不可避免地出现某些破绽。

    毕竟不是完全的对症下药,而是临时针对措施,总会有所缺陷。

    陈佳瑜当时能一举攻破山顶湖灾眼,那是因为灾眼中孕育的恶灵附在她身上,等于有着最高级的内应。

    而这些雾气长龙,就因为那些固有缺陷,让它无法一直坚持下去,最后还是被火眼之力排斥干净。

    然而最后达成的效果,已经足够让人满意——火场中心大火堆,已经从十丈之高,锐减到三米,不再有咄咄逼人的态势。

    看到这种情形,袁守义立刻越过铁链,进入火场,向大火堆走去。

    他刚刚进入,火焰就再次暴涨,像发现猎物,猛扑过来。

    闻人升紧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在此之前,他和吴连松,还有丁大师,一起来现场勘察过,当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但他明白,自己绝对不是杞人忧天,更不是无的放矢。

    事实将会证明一切,只可惜,更残酷的事实是,在事实出现之前,人们往往听不进任何劝告。

    袁守义身上爆出一团青色雾气,那些火焰便沾不得身。

    他迅速靠近大火堆旁,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柄刻满细密铭文的黑色尖锥,俯身下去,环绕火堆,开始刻印最后的仪式。

    这是一个六边形,要将整个火堆囊括在内。

    袁守义认真雕刻着,每个线条都力求精确,就像在做一道最高难度的高等几何题。

    闻人升仔细看着,突然间,他感到眼前一阵恍惚,对方手上似乎微微一抖,有两个线条好像错乱在一起。

    但袁守义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仍旧刻印着仪式。

    这让他心中顿时一紧,四下查看。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自己还没有学会“鹰眼”技能,现在完全看不到周围是不是藏有敌人。

    或许在某处守护的丁大师,已经有所发现。

    他转头向一位专家问道:“刚才袁老太爷,是不是手抖了一下?”

    “没有啊,老太爷怎么可能手抖?他可是有着大师级体质,甚至更高,手上动作精确稳定,堪比最高精度的雕刻机器,绝不可能手抖。”那名专家摇头道。

    “是啊,闻人兄弟,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毕竟看情况还要一个多小时。”范星关切道。

    “谢谢,可能真是我太累了。毕竟还是头一次和诸位处理这样大的工程。”闻人升笑笑,不再辩解什么。

    他已经明白了,即便是有再多提醒,别人也会视而不见,因为他们从心底就不相信在大师的主持下,还会发生意外。

    神秘专家,只不过是开了挂的凡人,仍旧属于凡人思维,远远不是真正的神。

    只不过一些人,似乎自己将自己当成了普通人的神。

    范星没有说错,一个多小时后,夕阳斜照,围绕着大火堆的最终仪式,终于全部绘制完成。

    袁守义离开火堆,回到铁链之外。

    “很好,大家再休息半小时,我们到时候一起灌注力量,将这个火眼彻底镇压!”

    众人齐声应诺,就地休息。

    只是坐下不久,从远处烟雾缭绕之地,突然走来两个人。

    闻人升一直关注着周围动静,率先看到那两人。

    一个是吴连松,另外一个就是丁成山。

    他心下了然,旁观者清,这一位大师已经发现了异常。

    “咦,那不是丁兄么?”袁守义立刻发现两人,快步上前迎过去,“哈哈”一笑道,“怎么,丁兄这是来打探敌情来了?”

    “是的,而且已经打探到了。”丁成山直直地说着。

    “那以丁兄来看,我这里的敌情,状况如何啊?”袁守义有些戏谑道。

    “危险,很危险。”丁成山看着铁链后面的大火堆,眼神凝重。

    袁守义再次笑笑:“看来这一局,我是要胜过丁兄了。”

    “局外有人。”

    丁成山转头看向西边,那里烟雾缭绕,随着火焰消退,傍晚降临,光线不足,视野差了很多。

    袁守义终于正色起来,他伸手凌空一指,又是一道雾气凭空出现,远处情景再次显现。

    只见四外之地,一片焦黑,处处都是烟雾升腾,那是残存的神秘之力,还没有完全消耗殆尽。

    “局外无人。”袁守义摇摇头。

    丁成山却是张口,对着那道显现远景的雾气,吐出一口白气。

    景象突然一变,某处烟雾之后,出现五个白人。其中一个白发老头,正在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竖子敢尔!”袁守义当下脸色大变,又羞又恼。

    闻人升微微摇头,这就是差距。

    他刚才即便多说一万句话,也比不上丁成山哈出的一口气。

    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走,跟我把这几个活腻的家伙抓起来,我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袁守义狠狠地说着。

    他毫不迟疑,立刻叫起人手,向景象中显示的地方,疾速赶去。

    众多专家,同样看到刚才出现的景象,听到招呼,就紧紧跟上。

    闻人升却是没有动作,只是盯着丁成山大师。

    有人转头看看闻人升,但没说什么。

    丁成山看着闻人升,微微叹气:“跟我来吧,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吴连松有些不明所以,闻人升已经了然。

    三人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赶去。

    片刻之后,三人就在一处河畔拐弯处,将一个头戴猎鹰面具,手持高倍望远镜的人,堵在河边。

    “看来这位就是幕后黑手了?”闻人升走上前去,一把控制住对方,一道暗紫色雾气,悄无声息地钻入对方体内……

    “可恶,你,你为什么要帮他们?”面具人根本没有在意闻人升控制住自己,只是紧紧盯着丁成山,不可置信道。

    闻人升立刻就听出来,这就是赵总后院聚会上出现的“丁成山”,不,应该叫他“丁成海”。

    “你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丁成山摇头道,“我说过的,你可以借用我的能力,但绝不能干涉别人的命运。”

    “哼,他本来就有死亡的可能,我不过是让这个可能,提前确定下来而已。我才不会像你以前那样,明明预言到别人的死亡,偏偏还去想法扭转。结果可好?能有几个人领你情,倒是不少人骂你是骗子,故意骗取他们的人情。”

    丁成海说到这里,闻人升已经扯下他的面具,露出一张和丁成山一模一样的脸孔。

    丁成山凝视着兄弟:“我只求问心无愧,不求别人领我的情分。”

    “愚蠢,就是因为你这样做,才让你的名气,远远不如其他大师那么响亮。现在就连几个小崽子都不怕你,害得我在外面丢人,你算什么神秘大师?”丁成海恨恨道。

    闻人升听到这里,下意识地看了看吴连松。

    听完这段话,他才彻底明白吴连松之前为什么会说,“一块长大的双胞胎,性格差距为何那么大?”

    现在看来,差距何止是大?简直就是一在天堂,一在深渊。

    一个心地善良,预言到生死之后,哪怕被人误会骗子,也要去拯救人命;一个却为了证明自己的预言正确,竟然主动参与其中,要杀死别人来证明他的话正确。

    不过听丁成山话里的意思,丁成海还是第一次做这事。

    现在看来,自己在聚会上给他的刺激,还真是有点大啊。

    果然,妒忌会让人彻底失去理智。

    自己这样的英俊,这样的年轻,显然让对方妒忌的发狂。

    看来以后还是要收敛一下,十分容颜,只能展现九分半了。

    闻人升很是为难地想着。

    而在这时,丁成山已经伸手一点,一道白色雾气涌出,套在丁成海身上。

    对方没有反抗,不是他有自知之明,而是因为他已经在闻人升的控制之下。

    “放开他吧,他险些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这都是我的过错,我会亲自送他去该去的地方。”丁成山这样说着。

    说到这里,他就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在吴连松和闻人升两人之间看了看,最后将书递给闻人升。

    “都一样。”闻人升接过书来,同时松开抓住丁成海的手。

    “不一样的。”丁成山这样说着,然后带着丁成海走了。

    只是没走两步,在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背景音乐声。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

    “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丁成山脚步一个趔趄,步子明显加快许多,两个老头,很快就消失在烟雾之中。

    吴连松一脸呆滞地看着闻人升放着手机音乐。

    “你这是在干什么?”

    “没什么,你不觉得这首音乐很应景么?”闻人升低头看着丁成山给的那本书。

    《生死、预言与灵魂》。

    他打开之后,在书的扉页上用着毛笔字,写着一句让人细思恐极的话:

    “学通此书者,可以在六个月后,来云山继承我的异种。”

    墨迹还很新鲜,显然刚刚写过不太久。

    闻人升默默关掉手机,这个音乐已经不应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