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愤怒与吸收
    东水行省中部山脉,某处空旷朝阳的山坡。

    傍晚时分,斜阳照在山坡上,一片金黄。

    几个人正在忙碌着,有人搭着帐篷,有人支起炉灶。

    闻人升就在一个偏远处,搭着一顶单独的天蓝色帐篷。

    “闻人老师,我们忙就行,您先去休息吧。”胡青阳,这个相貌清秀的年轻男子向闻人升走过来,殷勤道。

    对他而言,闻人升是他的恩人,又是伯乐,放到古代,那就是举子与座师的关系。

    所以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服侍对方,哪怕对方年纪其实比他还小。

    “青阳,谢谢你。但是不用了,这是给魏经理搭的帐篷,你们还是不要沾手的好。”闻人升冲他笑笑,摇头道。

    果然没有看错人。

    “哦,那老师,我先去做饭了。”胡青阳有点懵懂,但不再坚持。

    “你去忙吧。”闻人升挥挥手。

    胡青阳就去支好的炉灶上做饭,而刚刚搭完帐篷的刘建,则是向他走了过来。

    “闻人老师是对你好,在俱乐部待久了你就知道,最好离魏经理远远的,否则你一定会倒霉。”刘建提醒道。

    “哦,谢谢刘学长。”胡青阳有些恍然,鞠躬道谢。

    “行了,行了,别这么客气。对了,我警惕性高,晚上睡眠浅,你没事不要进我的帐篷。”刘建重重道。

    胡青阳连忙应下,然后炒菜烧汤。

    等到众人各自忙碌完,就在一起吃过晚饭。

    晚饭之后,夜幕降临。有人在帐篷中休息,有人则出去透透气。

    刘建就是去外面透气的一员。

    只是他不想和其他人在一起,说过一声后,就去很远的山坳里看星星。

    夜色很好,繁星漫天,虫鸣阵阵,微风习习。

    他靠在一棵红透的枫树下,望着天上的星星。

    那些星星,就像父亲的面孔,那个总是坐在轮椅上,俯身敲代码的中年男人。

    他眉头紧紧锁着,虽然时间过去近两月,但一切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再也没人天天督促自己的修炼进度……

    想着想着,他眼中再次流出泪来。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要失去父亲?

    为什么父亲要那么傻?

    他痛苦着,心中一股恨意和愤怒,又悄然无息地升腾上来。

    然后一股冥冥中的力量,蓦然出现,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胸口某处,再被某个贪婪的东西吸收着。

    就是它!

    没错,就是它炮制的这一切,是它在暗中主导着这一切!

    不是父亲的错,也不是自己的错,都是因为它!

    刘建想到这里,右手成爪,就要狠狠向自己心脏抓去!

    然而到了皮肤边缘,就和之前每个夜晚一样,他还是无力地停住了。

    他双手抱头,使劲揉搓着头发。

    大把大把的头发,从他头顶落下。他明明只有二十多岁,落发中却有着不少白丝。

    正在这时,一个细微的声音,突然在虫鸣中响起。

    “想要再见到你的父亲么?想要和你的父亲重聚么?”

    “谁?!”他悚然而惊,握紧双拳,四下看着。

    “你看不到我的,我只想问你,你想不想再见到你的父亲?”

    刘建顿时暴怒起来,低声呵斥:“哼,鬼鬼祟祟的东西!你以为说些大话就能骗到我!我父亲受到巡察司最严厉的处罚,根本不可能再见到的!”

    “巡察司?在你们看来它很厉害,但在我们眼中,也不过是个仅仅成立了三百年的机构,远远没有我们的时间长。”那个声音不屑道。

    “你们?到底是谁?”刘建惊悚道。

    “你不用问我们是谁,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我当然想见,但你也别想用这件事来利用我!”他狠狠道。

    “很好,拿着这个东西,等你成为专家后,你会得偿所愿。”

    声音很快远去。

    刘建微微一愣,手中突然出现一枚黑色令牌。

    他低头看去,只见令牌上刻着一行字:“十方上下,往古来今;表里山河,唯我独尊”。

    独尊?

    好大的口气,不过,他们真能满足自己的心愿?

    不,他们一定是骗子!

    因为从来就没人能复活,更不用说灵魂和血肉受到双重惩罚的父亲,可恨!竟然连自己逝去的父亲都要消费……

    他胸口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几乎要爆炸一般。

    我要找出这些人,然后将他们一个个都撕碎!

    而在这时,随着他的念头浮现,那个东西正在贪婪地壮大着,隐隐地,刘建似乎感受到了另外一个类似的东西……

    而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身后拍了拍他。

    “还敢来!”刘建回头就是饱含怒火的一拳。

    “啊!”一个熟悉的惨叫声,让他停下了拳头。

    “刘学长,是我!别打,别打……”胡青阳可怜的声音立刻响起,“闻人老师要给我们晚上补课,我找了一圈才找到你。”

    “我早说过自己警惕性高,”刘建转头看去,只见胡青阳捂着肚皮,趴在树上,他忍不住笑起来,“不过,你也菜了点,好歹也是异种者,这点抗击打能力都没有?”

    “我从来就没打过架。”胡青阳好不容易爬起来,揉着肚皮。

    刘建摇摇头,两人于是结伴回去。

    一圈帐篷中间,闻人升正坐着,等到二人到后,就开始上课。

    只是上课之前,他扫过众人,目光最后落在刘建身上。

    “刘建,神秘度:15/55。”

    “神秘组成:愤怒之种、超凡之力、神秘认知,憎恨之种(隐性),???”

    神秘度竟然上升得这么快?

    他若有所思,但没有说些什么。

    这个上升幅度,如果结合对方的经历来看,倒很正常。

    只是这个比自己还大几岁的年轻人,真能一直维持在正道上么?

    愤怒和憎恨这两种类型的异种,本身就是很容易走到邪路上的异种,再加上对方的经历,就更容易落在有心人的眼中。

    “好了,我们来上课,”闻人升不动声色地说道,“昨天已经给你们三人,讲过如何利用新异种诞生时的机会,去吸收散佚的神秘之力。今天再告诉你们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刘建、胡青阳、许云霜都认真地听着,不放过他说出的每个字。

    “第一,吸收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竞争者。你们不用管,由我们来处理……”

    这也是他同意老赵想法的原因,这可是一个光明正大与其他专家较量摸底的好机会。

    只要打不死,就朝死里打,反正有老赵兜着。

    “第二,不要操之过急,吸收少了也不要紧,毕竟机会以后还会有……”

    “第三,要把握住自己的异种,不要被它驱使。面对新生异种,老异种都会有一种吞噬和妒忌的本能,你们要克制住。不然的话,你体内异种,有可能主动离你而去。这种风险虽然很小,但并不是没有。”

    胡青阳举手道:“老师,异种弟弟为什么要离我而去?我对它明明很好的。”

    闻人升听到他的称呼,顿时无奈道:“那自然是因为如果能吞噬到新异种,能让它成长的更快。何况你对它好,同样从它身上得到很多好处,这个过程是对等的。所以它离开你,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假如它是个人的话。”

    “哦,既然如此,如果它真要走,我就让它走好了,毕竟它不欠我的。”胡青阳很认真道。

    听到这里,刘建睁大眼睛,就像看火星生物一样看着这个新同学。

    傻子,一定是个傻子。

    面对这样的傻子,真是想发火都发不出来。果然,远离对方是正确的决定。

    许云霜听到这里,眼神里却带上一丝赞赏,冲着胡青阳,微微一笑。

    旁听的赵总,听到这里,叹气道:“青阳同学,你心肠很好,人品极佳。但我们刚刚签过合同,你总不能让我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哦,对不起,赵总,我说错了,我会尽量挽留异种弟弟的。”胡青阳赶忙道歉道。

    闻人升已经无力说话,只好继续上课。

    相比之下,赵涵那丫头还真是挺理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