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专家
    次日,周一早上。

    闻人升等人,在昨晚就连夜坐了飞机返回东水城,然后各自回家休息。

    许家大院。

    餐厅内,长而洁白的餐桌上,分两排站着两队仆人,却只有两人用餐。

    “霜姐,你们大学应该开课一周了吧?今天还不去上课么?”许云辰向着对面的许云霜问道。

    “哦,我大三和大四的课程已经自修完,只要等待随班考试就行了。”许云霜抬头,向他微微一笑。

    “厉害,成为异种者果然还是有好处的……”许云辰话到一半,脸色微微一黯,“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没事,辰弟,我刚刚得到一次机缘,距离成为正式专家,不需要再等多少时间。等我成为专家,就想办法让你也激活异种。到时候大伯差不多也能出来了,咱们一家人又可以团圆了。”许云霜认真地说着。

    “谢谢霜姐,我是不是很没用?”许云辰听到这里,微微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刀叉。

    许云霜笑笑:“不会的,每个人生下来,世界就给他安排好了用处。即便只是一棵草,也能吸收二氧化碳,制造氧气。”

    “哦,那我就有信心了,”许云辰自嘲道,“原来我至少还有制造二氧化碳的作用。”

    许云霜脸色轻松了些,但没再说些什么。

    早餐之后,二人各自去忙。

    许云辰要去处理公司内的一些事,他的二叔,许云霜的父亲,是个富贵闲人,画家,最大的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从来不会添乱。

    许云霜回到自己的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补这几天的外出日记。

    “周一,阿升和云霜听闻有异种出世的消息,匆匆赶到一处泉水潭。”

    “在那处雾气氤氲的美景里,云霜却彻底见到了人心的丑恶。”

    “背叛、算计、厮杀、仇恨……一切都围绕那颗玻璃般的异种而发生着。”

    “为什么人们不能放开心灵,为什么要彼此仇恨?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快乐的生活?”

    “云霜想不明白这个问题,阿升的话,这一次也很少,整个事件中,只和她说过寥寥几句话。”

    “她最后明白了,阿升在畏惧着什么,他在畏惧着那个人,因为那个人能轻易地抹掉她的所有存在。”

    “因为畏惧失去,所以才要拼命抓住。”

    “只有无所畏惧,才会拥有真正的快乐——九月八日,清晨。”

    …………

    闻人升的家。

    餐厅内,圆圆的餐桌前,一大群人,还是热热闹闹地围在一块吃饭。

    “真不想去上课,那么多人围着我震惊来震惊去的,不就是当场背诵了几篇刚刚学过的散文么?太让人头疼了……都没法好好学习。”赵涵吃着早餐,碎碎念着,眼神里却充满着兴奋。

    吴杉杉拿筷子敲她的脑袋:“口是心非,不想上课,就让你叔叔给请一个月的假好了,让某人给你辅导功课,效果更好。”

    “那多不好意思,才刚上几天课,总不能这么快脱离同学吧?”赵涵干笑几声,抓紧转移话题,“不过我们班上,的确有好几个刚开学就请假的,好像还是学霸。”

    “哦,什么原因你知道么?”吴杉杉随口问道。

    “听同学课间说,好像是玩什么游戏上瘾,”赵涵很是可惜道,“不明白他们怎么想的?我也喜欢玩游戏,但现在是高三,正是开学冲刺的时候,总要考完后,才能玩的放心。”

    “自己选择的结果,怪不得谁。”闻人德摇头道。

    “是啊,某人喝酒耽误上次激活异种,也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欧阳玲暗戳道。

    闻人德无奈道:“给我在孩子面前留点面子……”

    几人谈笑着,很快吃完早餐,各自去忙。

    闻人升没去上班,在泉水潭帮老赵弄到一颗异种,虽然只是终身使用权,但这不妨碍他理直气壮地又请了三天假。

    此时,他来到后院,锻炼一阵身体,然后就仰望星空,提升眼力,有些意兴阑珊。

    泉水潭一行,本来还能大捞一把神秘度,无奈老赵交际技能点满,没有出现多少专家竞争者。

    唯一跳出来的严泽等人,对方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演戏也。

    神秘之种也没有形成神秘事件。

    不过能有一样神秘技能提升到中级,算是有些收获。

    “神秘教学术”,其实很强大,到了中级,双重增幅,就是毫无疑问的大师级效果,以前吹的水,现在成真的。

    不知过去多久,眼看着阳光炽烈起来,手机又突然响起来。

    他打开手机接听道:“老吴,有事么?”

    “你们星期天不是弄回来一个异种,老赵说要拿那个东西,先聘个新专家回来。之前早就有了目标,现在才有了邀请的底气,想让我们两个先过去接触下。”吴连松在电话里说着。

    “哦,你自己去不就行了?”闻人升懒得动弹,呆呆地看着天空。

    云好白,天好蓝,还有一行大雁往南飞。

    吴连松认真道:“我眼神没你好,更没你会勾引人。”

    “这话说的真不中听,什么叫‘勾引人’,那叫‘天生丽质难自弃’。”闻人升漫不经心道。

    “说的是人话么?你能不能像个爷们?”吴连松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呃,好吧,”闻人升无法回敬对方,毕竟辈分放在那里,只好认真起来,“咱们在什么地方汇合?”

    “你在家待着,我回去接你。人就在本市,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

    “不会是第二个陈院长吧?”闻人升突然精神一振。

    “怎么可能,哪会有这么多凑巧的事,”吴连松先是毫不在意,随后有点纳闷,“咦,听你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对劲,难道你还希望再出个陈佳瑜不成?”

    “哦,我是希望对方能像陈院长一样,同样有着医疗类的能力。毕竟干我们这行,要么不受伤,要么受重伤。”闻人升轻描淡写道。

    他这话,换成老赵,估计就蒙不过去,但老吴绝不会有那么多玲珑心思。

    果然,吴连松没有再想,只是回道:“她具体有什么本事,我还真不知道。个人资料有一些,王翠雁,做事干练,性格强势,离婚多年,带着一个刚上高三的孩子。”

    “性格强势?这进了咱们公司,会不会不好合作?”闻人升正色道。

    “老赵找人家过来就是放单飞的,用来解决协查事件过多,当然要找个干事利索的。”吴连松解释一句。

    闻人升不置可否:“好吧,那你来接我,咱们先去接触下。”

    二十多分钟后,吴连松开着一辆黑色越野车回来。

    闻人升上车,随后车子向南而去。

    “住得离这里很远么?”闻人升坐在后排,转头看着窗外。

    “王女士在东水一中附近买的房子,要大半个小时才开到,不过要是坐地铁就快很多,十几分钟。”

    “看来这位女士专家,很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闻人升若有所思。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你们这些年轻人,什么时候有了孩子,什么时候就知道做父母的辛苦,神秘专家也是人,也得操心后代,谁也不是千年不死的神仙。”吴连松叹气道。

    闻人升没有回答。

    谈说间,越野车在一处豪华小区附近停下。

    一番折腾后,两人最后进入小区,在一处三层花园楼房的草坪前站住。

    吴连松开始拨打电话。

    没过多久,一位身穿白衬衣黑长裤的中年女子,从楼房里走出来,迎向二人。

    “两位就是吴先生和闻人先生吧,今日一见,真是荣幸,请进来坐。”女子十分客气地说着。

    她看向闻人升的眼神里,并没有其他人一般的惊叹,很是平静的样子。

    “谢谢王女士。”

    两人寒暄几句,就跟着对方走进楼房内。

    入门之后,就是一处装饰清净的大厅,让人耳目一新。

    然而一阵“霹雳啪啦”的打击声,从二楼传来,将环境带来的清新氛围,彻底搅个粉碎。

    “文文,来客人了,别玩了,下来招呼一声。”王女士对楼上说了一声。

    然而楼上并没有任何应答,只是吵闹声停了下来。

    “孩子还在叛逆期,”王女士眉头一皱,但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对两人道,“两位请坐,你们想喝点什么?”

    “来杯咖啡吧。”吴连松想想道。

    “冰可乐。”闻人升口里说着,仔细观察着对方。

    这位王女士,皮肤很白,棱角分明,鼻梁挺翘,嘴唇很薄。

    “王翠雁。”

    “神秘度:45/95。”

    “神秘组成:愤怒之种,超凡之力(超凡体质(高)???),神秘认知,???”

    货真价实的专家级,老赵这一回,确实没有看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