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矫情
    闻人升微微摇头,看着歇斯底里的王翠雁,眼神中带着怜悯。

    而在这时,三名专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相貌平平,还有着啤酒肚的王文文,已经从沙发上直起身子,睁开眼睛,幽幽地看着他们。

    “你们吵够了没有,吵够的话,请离开我的房间。”她缓缓地说着。

    “这是我的房间!”王翠雁转过身来,对着她大声地压过去。

    王文文听到这里,慢慢站起来。

    然后她弯腰将地毯上一个装着石灰的大玻璃瓶收拾起来,装进书桌上的书包,背上后,就径直走出大书房。

    王翠雁狠狠地瞪着她的背影:“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家门,以后就别回来!”

    王文文没有说话,“噔噔噔”一直下了楼梯。

    王翠雁见状,白皙的面孔,涨得通红,冲着王文文背影开始嘶吼,就像一只受伤的母兽:

    “我明明就是为你好,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

    “我辛辛苦苦给你配到合适的异种,让你能够成为异种者,多少人羡慕得要死!”

    “你为什么就不能和我一条心,一起把咱们这个家发达起来,成为千年的异种世家!”

    吴连松走出一丈开外,如果不是出于礼貌,他真想用异种之力将耳朵堵上。

    闻人升则是聪明地跟着王文文走了,因为还有着任务,因此可以顺理成章地离开暴怒的王翠雁。

    过了一阵,王翠雁似乎有些虚弱,终于消停下来。

    她看向吴连松,长长吐出一口气:“抱歉了,吴先生,让您看到家丑。我可以杀死最凶狠的恶灵,可以趟最危险的天灾,唯独这个女儿让我无计可施,她的顽固真是让我沮丧。”

    “我明白,因为我也有一个这么固执的闺女,她只比你闺女大三四岁,现代的年轻人,不好沟通,有代沟啊。”吴连松同样叹气道。

    “哦,你的女儿真的也很固执么?”王翠雁眼神一亮,似乎在寻找安慰。

    吴连松赶紧解释道:“其实也不是太倔,比你女儿还是好很多的。”

    两人相视一眼,顿时相看两厌。

    “我女儿并不是生性固执,她只是在叛逆期,过了这段时间就会好的。你女儿那么大,性格应该改不动了吧?”王翠雁漫不经心道。

    “哈哈,我闺女现在已经改了很多,而且很上进,不像你女儿那样丧……”吴连松从容不迫道。

    “哼,男人。”

    “呵,女人。”

    …………

    闻人升跟着王文文一路走出王翠雁家的花园楼房,就见她漫无目地走着。

    只是当王文文在走到一处喷泉花坛时,突然停下,转头看向身后的闻人升。

    “别跟了,你不会以为,刚才和我妈合演一出戏,我就看不出来么?”王文文“哼”出一声。

    闻人升笑笑,双手一摊:“你误会了,我只是同样很喜欢玩游戏。不过现在的游戏太过无趣,只是面向普通人制作的。听说你在玩的欢乐村庄,竟然实现了虚拟现实,这让我很感兴趣。”

    “真老套,先表现出同仇敌忾,接着用共同爱好拉近和我的距离,一起玩游戏,建立友谊,最后再影响我的三观……无聊。”王文文甩着书包,不屑道。

    “是很无聊,不过无聊的人是你,”闻人升淡淡道,“你似乎把你的母亲看得过高,真以为人人都要巴结你,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王文文仔细打量着闻人升的脸,陷入回忆,突然惊醒道,“我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传说中最好运的家伙,17岁就激活上古异种,18岁就成了异种专家,运气好得逆天。”

    “唉,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浅薄?你这样聪明的女孩子,也只能看到我的运气么?”闻人升摇头叹气道。

    王文文看着眼前男人那张真诚的俊脸,顿时有些羞愧,语气稍微缓和:

    “抱歉,大叔,我的确不该将你的成绩全部归于运气,毕竟有运气的人很多,但没人能单纯靠运气走下去。”

    “不,我是说,你应该将我的成绩归于我的脸才对……运气只占一小部分。”闻人升竖起一根手指,指着自己丰神如玉的面庞说道。

    王文文默然了,随后深深赞同道:“我明白了,是应该归于你的脸。大叔您有这样厚的脸皮,这个社会上,有什么事情是您不能做成功的?”

    “算了,现在把那个仪式告诉我,我可以付给你报酬,然后咱们就两清了。你现在应该很需要钱吧?”闻人升认真道。

    王文文试探道:“你真不是要帮我妈,把我拉回到她所说的正道上?”

    闻人升非常肯定地回道:“我真不是要帮你妈,什么异种世家?又能延续多少年?再说一切镜花水月,终将归于虚无。你有选择人生的权利。你已经走在正道上,何谈拉回?我刚才说的话,就是自己的本意,而不是配合谁演戏。”

    王文文有些释然,但不知为何,又有点失望。

    贱人就是矫情!

    她这样鄙视着自己,明明开始还鄙视对方一门心思靠近自己。

    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自我想象中的那么重要,又觉得失望,这不是矫情,还是什么?

    她想到这里,于是干脆道:“好吧,一口价。我也不多要你的,二十万,我可以包教包会。”

    “可以,你是要去我家,还是说找个你觉得安全的地方?”闻人升询问道。

    “去你家就行,不过来回的路费要你来出。”王文文爽快道。

    闻人升笑笑,然后带着对方走出小区,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

    说完地址后,车子一路向南而去。

    “你不怕么?咱们可是第一次见面。”闻人升坐在副驾位上,转头问道。

    “我怕什么?”王文文满不在乎道,“每次上完晚自习,走夜路的时候,别的女生都要带防狼喷雾,我只要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就够了。”

    “原来如此,”闻人升微微一笑,很是满意道,“你很聪明。”

    出租司机却是听得纳闷:“小姑娘,这是为什么?”

    “笨蛋大爷,只要让那些混混看清楚我长什么样,就能吓跑他们了。”王文文翻个白眼。

    “哈哈,你这小姑娘,真有意思。”司机终于明白过来,顿时大笑起来。

    没过多久,两人在闻人升别墅门口下车。

    闻人升付完车费,然后一路带着对方来到后院。

    “你家还挺大的。”

    王文文浑不在意地说着,就将背着的书包,放到旁边一张座椅上,从里面掏出那个大玻璃瓶。

    她打开瓶盖,然后又从文具盒里拿出一只毛笔,沾着玻璃瓶内的石灰,开始在地上绘制起之前闻人升看到的几何图形来。

    三角、圆、抛物线、积分函数……

    各种图形,一个个在她手上惟妙惟肖地出现,看似简单的图形,却有着一股艺术的美感。

    只看这份画工,就知道至少有十年以上的功底。

    闻人升耐心地观察着对方。

    此时的王文文,已经在他眼中出现一个完整的数据面板。

    “王文文。”

    “神秘度:0/12。”

    “神秘组成:喜悦之种,超凡之力(超凡体质初、神秘画术初)、神秘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