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进击的灾器
    “这不是北野副巡察长么?您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驾临小店?”旅馆主人,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头,用着一口生硬的汉话,鞠躬问好,一脸谦卑。

    “良平,少废话,告诉我,鹿次郎现在住哪儿!”北野路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完全没有之前对待闻人升两人的客气,狠狠地说着。

    “鹿次郎那混蛋又惹了什么事?早知道我就不该带他来神州的,就该让他在那破岛上烂掉!”吉野良平一脸惊慌。

    “行了,我再问一次,他人在哪儿?”北野路瞪着他道。

    “他,他这些天早出晚归,有时候还彻夜不回来,我听跟他混在一起的家伙讲,他经常在海边望乡石附近溜达,每天神神叨叨的,说什么马上就要发达了,回家娶杏子之类的疯话。”吉野良平语无伦次道。

    “望乡石?”北野路微微点头,然后松开手。

    整个人转头走出旅馆。

    在他走后,吉野良平赶紧出去观望,然后拉下防盗门,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

    “吓死人了,还是先找个地方躲几天吧,鹿次郎也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这位旅馆老板喃喃自语着,靠着丰富阅历积累的生存哲学,他决定暂时关门休业。

    被副巡察长找上门来,肯定又是那种事,而对那种事,是离得越远越好。

    而在此时,幻象突然破碎了,就像之前那个受害老人的幻象破碎一般。

    闻人升无奈叹口气,这次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此时的异种之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这种情形在他身上很少出现,可见神秘幻象术的消耗之大。

    “唉,北野路乱逛的时间,太长了,”秦老师摇头道,“我的神秘幻象术,没有到大师级,还不能做到随心所欲地断开重连。只要连接上,就必须一直灌注异种之力,不然的话,刚才画好的仪式就会浪费掉。还是现代监控技术好,就是容易被人发现破坏和规避。”

    “老师可以预先多画下几个仪式,废掉一个,再换用一个。”闻人升建议道。

    “不错,这正是最原始的解决办法。还有更好的办法,就是封锁灾眼所用的铁柱,上面雕刻着许多铭文,那种铭文就是一种可以重复利用的神秘仪式。刚才锁定北野路时,如果我能将仪式雕刻到类似媒介上,你刚才就可以在他行走之时,撤掉异种之力,估计着时间差不多,再次灌注激活。”秦老师笑了笑道。

    “多谢老师指教,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他去了望乡石,不如……”闻人升开口道。

    “哈哈,你要是有心,那就自去吧。我乏了,先去困一觉……”秦老师说着就在塌塌米上躺了下来。

    他在枕头上转过脑袋,到底是年轻人,总觉得什么事都该自己去做,却不知道,做了不该自己做的事,只会惹人厌。

    闻人升道谢之后,起身告辞。

    他当然不会强求对方一起去,毕竟他又不是赵涵那种菜鸟和笨蛋。

    每个人都有他该做的事情。

    秦老师的事情,已经做完。

    但他自己要做的事,还没有做完。

    他离开秦老师之后,就找个借口离开田力豪的大庄园。

    两个多小时后,一辆本地出租车,将他送到北渡市的东南海边。

    望乡石。

    这是一块灰黄色的大礁石,十几米高,距离海岸有数十米,有些类似人形,孤零零地望着东面。

    此时正是上班时间,礁石附近,空无一人。

    他想了想,知道现在必须蹲守一段时间。

    这正是秦老师不想来的原因。真实的调查过程,枯燥辛苦,大海捞针,守株待兔,是最常用的两个手段。哪里会像动画片中,罗列出5个选项,让你5选一去?

    闻人升寻了一处隐秘处,耐心等待起来。

    不知过去多久,天色隐隐暗淡,显然是到了傍晚时分,耳边终于传来一些声音。

    “太郎,你说咱们能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么?”一个女子的声音。

    “元川,一定行的,我已经攒够首付,这个周末就可以去看房子。这里虽说是神州边省,但距离东水大区的核心其实很近,坐飞机不到三个小时,又有海上轮渡,治安还是很好的。”

    “可是太郎,我听说,这里刚刚发生了连环杀人案。”

    “看把你吓得,哪里没有案件?咱们老家,每周不发生几起?咱们不会那么倒霉遇上凶手的。你不要担心,真有凶手出现,我会保护你的。”

    闻人升无动于衷地听着,突然间,神秘之种出现提示。

    “进击的灾器:自由,自在,是它所寻觅的;肉块,力量,是它所渴望的。没人知道它是从哪处神秘灾眼中诞生,但唯一能确定的,它的背后,隐藏着邪恶、疯狂与算计……”

    “神秘度:21。”

    “神秘组成:???”

    看完提示,他暗暗摇头,这个叫“太郎”的家伙,旗子插得还真是猛。

    不用说,那把吞噬肉块的剔骨尖刀,已经来到附近。

    他从隐匿处,探出头去。

    只见海滩边,乱石嶙峋处,站着一对身着传统服饰的岛国男女,正在看着望乡石,眼神中充满着希冀的色彩。

    而在远处,却有一个穿着风衣,用帽子团团罩住脑袋的男子,慢慢地朝望乡石走过来。

    他的右手抄在怀里,一步三晃,眼神飘忽,时不时,闪过一丝凶光。

    “太郎,你看那个人好像不太好惹的样子,咱们走吧。”

    “好吧,元川,咱们走吧。”

    一对小情侣远远地注意到风衣男子,就想要离开。

    为了守护那份背井离乡而找到的幸福,二人做出了最本能的选择。

    只是那个风衣男子,看似走路摇晃,看到两个岛国人后,却是脚下突然变得飞快。

    他拦在情侣身前,声音阴森:“哦,你们也是东岛人么?”

    他用的是岛国土话,而不是官语,岛国官方语言,一直都是汉话。

    “您好,先生,有什么事么?”一对情侣看着这个风衣男子,心中生出莫大的恐惧,就像土狗见到老虎。

    “你们不好好在家乡待着,来这里做什么?”风衣男子阴沉地问道。

    “当然是想过得更好点,在家乡吃个西瓜都吃不起,这里水果随便买,晚市上天天都有老板白送。”情侣中名叫“太郎”的男子,大着胆子回道。

    “混蛋,不想着吃苦耐劳,好好建设家乡,却跑到这里给别人当奴才,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人,东岛才一直站不起来!”风衣男子突然狰狞地吼叫道。

    他抄在怀里的右手,一下伸了出来。

    那是抓着一把剔骨尖刀的大手!

    刀锋闪亮,就像有着生命一般,一丝黑色雾气蒙在上面,伸缩不定。

    “太郎我们走,这人疯了,不要和他争辩。”叫元川的女人,一脸畏惧,拽着男友的衣服,然后就要离开。

    太郎眼神中同样露出深深恐惧,抓过女友的手,就想向后跑去。

    “混蛋,都给我死!”

    风衣男子狠狠向两人刺杀而去!

    情侣顿时惊恐到极点,身子向后退去。

    “够了,鹿次郎!”北野路的声音,终于响起。

    风衣男子持刀的右手,似乎就像被什么握住一样,不能动弹半点。

    一对情侣吓得几乎瘫软,踉踉跄跄,转身跑去。

    闻人升就见到,棱角分明的北野路,就像从海滩上突然冒出来一样,蓦然出现在风衣男子身前,左手正抓住对方的右手。

    隐身术?

    闻人升若有所思,挺符合岛国人的风格。

    “北野,是你?”风衣男子看向北野路,脸色一变,眼神中露出不可抑制的妒忌。

    “你这混蛋,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嘛?”北野路狠狠一握,“嘎崩”

    一声,对方的右手,似乎被他生生捏断。

    但风衣男子似乎一无觉察,只是狞笑着:“我不过是给雪刀丸大人弄些祭品而已,算得什么?我杀的可都是那些想奴役我们岛人的家伙。”

    “混蛋,你给大家添了多少麻烦?你知道么?”北野路怒斥道,“如果凶手是东岛人的消息传出去,会有多少乡人被你连累!会有多少好不容易能够安家的人失去工作,被迫遣返?”

    “是啊,被连累最严重的人,就是你吧,我的北野副巡察长大人,辛苦做狗终于做到了半个城主的份上,肯定不想失去这个地位吧?”风衣男子嘲笑道。

    “啪!”话音未落,他脸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