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自挂东南枝
    闻人升堵完四个老头后,就在走廊内的座椅上坐着。

    旁边是一盆万年青,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放在这巡察司中,看似寻常装饰,其实颇有寓意。

    没过多久,木云瑞、吴杉杉、王文文三人,相继从不同的讯问室出来。

    他们属于报案人,不可能有什么事。

    只是木云瑞一张小脸已经哭花了。

    他看到闻人升后,就奔跑着扑过来,然后被闻人升一根手指头,顶住眉头不能动弹。

    他一脸委屈状:“闻人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就不能给我一个安慰的怀抱?”

    “安慰你可以,但你不要投怀送抱,会弄脏我的衣服。”闻人升认真道。

    “哼哼,”木云瑞转头就向猝不及防的王文文扑过去,“王阿姨,我好伤心,你说我是不是坑爹的孩子?”

    王文文很是无奈,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白上衣,变成油腻的抹布,还要昧着良心安慰道,“不,你很勇敢,因为你的奋不顾身,才救了自己的父亲和爷爷。”

    “嗯,那几个叔叔也是这样说的,但我问他们爷爷和父亲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他们都说要看情况,”木云瑞担心道,“云清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

    “问题应该不大,”闻人升想了想,安慰道,“毕竟他们是从幻境中得到的仪式,那个幻境本身就是虚假之物,仪式不太可能出现太危险的后果。”

    “那就好。”木云瑞再次用王文文的上衣,擦着眼泪鼻涕。

    “好了,你先给云清打个电话,我们在景区附近找个地方吃顿饭,随后我会托人关注事情进展的。”闻人升拍拍他的脑袋,将王文文的衣服拯救出来。

    “嗯。”木云瑞终于破涕为笑。

    如果没有闻人升在,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他只有14岁,根本就没有处置眼前事情的能力和见识。

    …………

    半小时后,四人就在景区一家特色餐馆里吃饭。

    只是饭菜味道也就那么回事,毕竟是做给游人吃的,赚完一个是一个。

    当饭吃到一半,木天明突然走进四人所在的包厢。

    “爷爷?您没事了?”木天瑞兴奋地大叫,扑了上去。

    “把嘴巴擦干净再说话。”木天明同样点住他的眉头。

    “知道了。”木天瑞委屈道。

    “木老师,情况怎么样了?”吴杉杉关切道。

    木天明坐下后,就简单道:“孝凡把事情都抗了,我师傅打电话给巡察司保释了我,等评估结果出来后,他们再宣布对我的处罚。”

    “您师傅?”闻人升疑惑道,他想起石天印假扮木天明时,曾经提到过一些。

    “嗯,我师傅号为‘四绝老人’,精通琴棋书画,传给我们四人每人一门。他是异种大师,四样技能,每样都有大师级以上评价。”木天明叹了口气。

    闻人升默默点头,这是最理智的结果。

    这事本来就是木孝凡惹出来的,他认下来,还算有些担当。

    如果木天明被巡察司处罚,木家就算毁了大半,至少木云瑞、木云清不可能再得到异种专家的直接照顾。

    “四绝老人”虽然是异种大师,但对方也会有家族亲人,不太可能特别照顾徒弟的孙子,关系差得远了。

    闻人升随后让服务员又添了碗筷,和几样清淡去火的菜,五人一起吃饭。

    随后事情暂时风平浪静,闻人升三人继续跟着木天明学画。

    虽然被三个学生“背刺”了一把,但接下来的时间里,木天明对三人的教导反而更加上心。

    尤其是对吴杉杉,更是倾囊相授,俨然是将对方当成入室弟子来对待。

    其结果就是,两周之后的周一早上,闻人升吃饭时,就发现吴杉杉已经学会了神秘画术。

    “吴杉杉,神秘度:0/34。”

    “神秘组成:恐惧之种,超凡之力(超凡体质初、神秘骑术初、神秘画术初)、神秘认知、唤灵者、灵魂容器。”

    “你以后的那些画别挂家里,省得影响大家睡眠。”闻人升确认之后,赶紧吩咐道。

    “放心,我做的画,当然要放到冒险乐园里,不然就太过浪费,倒是你,要加快点进度,木老师说,他可能过几天要出去一趟。”吴杉杉白他一眼道。

    “大叔,你果然比你女朋友慢啊,竟然还没有将画术升华成神秘技能了啊?我的神秘画术都已经快升到中级了。”王文文却是趁机幸灾乐祸,落井下石道。

    吴杉杉诧异道:“你不是很排斥木老师的画风么?怎么还能进步这么快?”

    王文文得意洋洋道:“那是因为现在我突然发现,原来恐惧之后,更能让人感到满足乐。就像大难不死之后,往往会让人喜极而泣,我现在可以刻画出更加深刻的喜悦来。幸福果然是对比出来的。”

    闻人升对此无话可说,只能看着对方得意。

    毕竟事实就是这样。

    他的学习进度,竟然拖了后腿,真是不可原谅。

    其实他现在只差一口气的功夫,就能升化成神秘技能。

    这差掉的一口气,就是他还没有确定好个人风格。

    吴杉杉能这么快学会,是因为她的画风和努力方向,和她自身的恐惧之种,很是契合。

    但闻人升自己的绘画风格,因为他是神秘之种,按说风格肯定要走神秘流。

    但是画一幅谁也看不懂的画容易,但想让别人产生合适的神秘感,就很难。

    相比而言,无论是恐惧,还是喜悦,把握起来就容易一些。

    他正叹气时,闻人德突然打来电话:“儿砸,在山上过得怎么样?”

    “挺好,山里空气清新,吃得也很健康,体重又少了两斤。”闻人升随口回答道,然后站起身来,走到院子里。

    “哦,那就好。对了,你给我再扒拉一首诗出来,内容必须是赞颂美女的。”闻人德若无其事地嘱咐道。

    闻人升当下追问道:“你想干啥?我得告诉你,有些事是不能做的。”

    “你瞎想什么?还不是你妈,打扫卫生时,发现了我藏的那些诗歌,非得逼我给她专门做首诗。”闻人德无奈道。

    闻人升听到这里,心中一动。

    对啊,自己有前世的记忆,而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另外一个世界的种种内容,本身就意味着神秘。

    自己的画作之中,如果以前世作为素材,先天就会带着神秘感!

    这就像外国人将自己国家的情况直播给神州人看一样,天然就有着神秘感,能够吸引到相当一部分人。

    “儿砸,儿砸,你咋了,怎么不说话?”闻人德在电话里大声疾呼道。

    “小声点,我正给你想,曹植还要七步,你总得让我想想。”闻人升没好气道。

    闻人德立刻怂道:“好,好,我给你时间,不要着急。”

    冲着对方给了自己提示的缘故,这次就不套路老爹了。

    闻人升想了想,很快脑海中就浮现几首契合的诗。

    他拿出手机,开始搜索,最后定了一首《北方有佳人》。

    前世西汉李延年所做,本来就是李延年用来赞颂自己妹妹美貌的,还算符合要求。

    而这个世界上并无李延年此人,当然可以拿来用。

    于是,他将全诗给闻人德发了过去。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看到之后,闻人德立刻震惊了,毕竟他已经学了一段诗词歌赋,知道这里面的技术含量。

    “儿子,你真是太厉害了。可惜,你竟然不在乎这些虚名。”闻人德假惺惺地说着。

    “区区随手之作,你就拿去用吧。虚名于我而言,犹如浮云。”闻人升装模作样道。

    果然是一对父子。

    闻人德高兴道:“很好,我这就给你妈发过去。”

    闻人升于是回去吃饭,醒悟之后,他现在有自信在下一幅画后,就将画技升华成神秘画术。

    而且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将来那些画作,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神秘度的增长。

    毕竟那可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吴杉杉诧异地看着他:“你只是接了一个电话,整个人怎么就大彻大悟一般?”

    “没错,我确有领悟,至于是什么,下午的课上,你们就能知道。”闻人升自信道。

    “切,少吹牛,哪有这么容易顿悟的?”王文文不信道。

    而在这时,闻人德突然再次打来电话。

    闻人升真是无奈了,这样好的诗歌都不行的话,玲姐难道要上天不成?

    他再次来到院子中接电话。

    “不行啊,你妈说我做得太浮夸,肯定是在,是在某个地方看到某个仙女,有感而发,她要我老实交代……”闻人德欲哭无泪道。

    抱歉,这回是真坑爹了……

    “算了,你还是自挂东南枝吧。”闻人升懒得再和他掰扯,直接挂断电话。

    他没选李白夸赞杨贵妃的清平调词三首,就已经不错了。

    这就是搬运工的弊端,必然会有些地方不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