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争与打
    闻人升家中。

    星期六。

    “好无聊啊,小赵,听说吴姐的冒险乐园开业了,咱们去捧场吧?”王文文撺掇道。

    赵涵正在低头备课,她摇头道:“不行啊,杉杉姐只让霜姐去帮忙,她让我们安心学习,等我们高考后再去工作。”

    “哼,她是怕我们捣乱。”王文文趴在沙发上,伸手从茶几上拿过一个桔子,拨出一瓣丢进嘴里。

    “杉杉姐是为我们好,我看了一下竞争还是很厉害的,不少普通人中的学神也很牛啊,虽然没有我的过目不忘,但人家脑子真是好用,数理化轻轻松松就拿满分,我虽然都会做,但总是要剩下一两个大题没时间写,只能匆匆写上一半。”赵涵苦恼道。

    “你还真打算考青森啊?那得从高一就开始拼命的,比得是最顶尖的一小撮人,努力已经是极限,要拼天赋和外援。”王文文惊诧道。

    赵涵振振有词道:“我现在都有挂了,要是还考不上,丢的不是我的人,是老师的人啊。”

    “那你光有超凡记忆还不行,你还得有闪电思维。”王文文三口两口吃完一个桔子。

    “闪电思维?没听说过。”赵涵立刻支起耳朵,既然已经开挂,那就不妨开得大点。

    “闪电思维是最新二十年根据现代心理学,还有脑科学发展出来的神秘技能。你当然没听说过。也就是我妈,什么好东西都恨不得塞给我,才四处打听。”王文文悻悻道。

    “那你肯定学会了,难怪你天天玩,还成绩那么强,这个要怎么学?”赵涵立刻放下手中笔,过去揉捏王文文的肥肚子,一脸谄媚。

    “少来,我也没学会,不过只学了个皮毛,也就够用的,这也是我现在这么胖的原因。大脑快速运转是很消耗糖分的,本来我也是一个天生丽质,苗条的淑女,结果成了个女胖子。”王文文拍了拍肚皮,一脸无奈道。

    “副作用这么大的么?”赵涵有点畏惧道。

    “那可不,你看我得24小时摄取糖分。”王文文说着又拿起一个桔子剥开。

    两人谈论时,突然听到院门的门铃声响起。

    “谁啊?”王文文有点不耐烦,懒得起身,指使赵涵道,“你去看看。”

    赵涵于是起身出了客厅,快走了百十步,来到院门口。

    只见院门外,正站着一男一女,两人三十几岁,男子相貌忠厚,带些怯弱;女子半脸青春痘,下巴很尖,单眼皮,眼睛很小。

    女子眉眼之间,与王文文有点相像,但一般人不太容易看出来。只有超凡记忆者,能将容貌当成照片记忆,才能轻松发现这一点。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事么?”赵涵没有贸然开门,而是隔着门栏问道。

    女子声音很响地说着:“哦,我是郑文文的小姑郑春,这是她姑父郑半和。”

    “郑文文?我们这里没有姓郑的人,”赵涵挠挠脑袋,一脸诧异道,“您应该是找错人了。”

    “她本来应该叫郑文文,后来被那个女人改了姓,现在大概是叫王文文。”郑春语气中有点不耐烦道。

    “哦,您是文文的小姑,阿姨您好,您等下,我进屋问问啊。”赵涵还是没有开门,只是转身离开,毕竟被坑的前车之鉴还在脑子里装着。

    “快点,我还要带她回乡祭祖,马上又是新年了。”郑春催促道。

    赵涵有点纳闷,现在才十一月底,离春节至少还有三个月,这么急的么?

    至于说元旦,神州人一般不会在那个时候祭祖上坟的。

    但她没有多问,而是转身回去客厅。

    “文文,你小姑来了,自称是郑春的一位女士。”

    “她怎么来了?你给她说,我人不在。”王文文背过身子,拿起一个沙发枕,盖在脑袋上。

    赵涵接着又道:“哦,还有你姑父郑半和。”

    “这女人还是那么会算计。”

    王文文嘟囔着,将沙发枕拿开,然后起身,整理一下头发,又换了身衣服,这才和赵涵一起出去。

    “这么久才出来?文文,你是越来越不懂事了。”郑春隔着门栏就叫嚷道。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王文文瞪着她道。

    “怎么跟大人说话的?我是你姑!”郑春狠狠道。

    王文文不屑道:“我亲爸都不管我,你算哪根葱?”

    “你!”郑春扬起巴掌,结果却隔着门,打不到对方。

    这时,郑半和赶紧从身后拿出一个大塑料袋子,红彤彤,全是新鲜的草莓,“少说两句,文文,姑父给你带了刚摘的草莓,都是自家温室里种的,绿色无农药,都洗好了,你拿去尝尝。”

    “谢谢姑父。”王文文这才过来开门,把塑料袋子接了过来,拿起一个就吃。

    “吃,就知道吃,这么胖,哪点还像我们郑家的人?”郑春走进院子,又开始数落道。

    “我姓王,不姓郑,本来就不是你们郑家的人。”王文文仰着头道。

    郑春当下恼怒道:“你这丫头片子,不要觉得靠着那个女子激活异种,就目中无人,你还是老郑家的骨血,迟早还得进郑家祖坟的!”

    “好了,好了,老婆别跟孩子一般见识。文文,你爷爷奶奶还是很疼你的,你爷爷一直问你啥时候回家看她。”郑半和打着圆场道。

    “我爸妈不让她气死就是好的了,光听那个女人撺掇,把姓都给改了,我爸现在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弹。”郑春“哼”出一声。

    王文文没理她,闻言顿时有些焦急,对着郑半和赶忙问道:“姑父,我爷爷他怎么了?”

    “呃……”郑半和下意识看一眼郑春,对方眼神一狠,他连忙道,“岳父老大人是有些气火上头,不太舒服。毕竟你知道的,你是郑家独苗,老人家一直指望你赶紧招个赘,撑起郑家门户来。”

    “啥,招赘?”赵涵先吓了一大跳。

    王文文今年才18吧,和自己差不多大,这么早就要进坟墓了么?也对,按照古时的规矩,16岁就要结婚生孩子了。

    “谁要招什么赘?”王文文连忙吃下五个草莓给自己压压惊,“爷爷生病了,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哼,那女人本事大,什么电话都打不到你这里来。不然的话,我们能跋涉上万里路,低三下四,四处求人,亲自找到这里来?光是小区门口那一关就磨了我们三个小时。”郑春恨恨地说着。

    赵涵这才明白,为什么王文文这个小姑,会如此生气,一上来就和吃枪药似的。

    不然的话,只冲着这个地方,对方也得稍微收敛些。

    “什么那女人,她是我妈,那是保护我,我承她的情,我还得谢谢她。”王文文反驳道。

    郑春听到这里,脸色更怒:“你还嘴硬,那个生不出儿子的女人,害得我郑家没了香火,就不是我们郑家的人。”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妈,要我说,你还是不下蛋的母鸡!”王文文顿时指着对方,破口大骂。

    “啪!”郑春终于一耳光挥在王文文的脸上,对方的胖脸上,顿时多出一个五指印。

    王文文一时懵了,随后清醒过来,勃然大怒:“你这贱人,找死!”

    说完,她就要一脚踹过去!

    这时,郑半和赶忙上前,挡在王文文身着:“不能打啊,文文,可不能打,你要是打了,这以后没法收场啊。”

    赵涵顿时看得呆了,这都什么亲戚啊。

    她是知道王文文母亲和父亲离婚了,但没想到对方小姑竟然这样彪悍,两句话没说过,就动手打人!打的还是自己的亲外甥女。

    看来那句话的杀伤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