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无下限不是你的错,出来炫耀就是你的不对了。”余里里笑得一脸阳光灿烂,“林同学,你智商还没充值吧?”

    这一声一落,周围都传来了哄笑的声音。

    林婉婷哭得更厉害,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你们真的太过分了。”柳安安终于开口,但是并不是那么生气。

    还好,苏千瓷说的是白雪公主,好歹也是一个正面人物不是?

    “好了好了,大家都少说一句。”舞台上,傅冷冰拿着麦克风,身姿挺拔,“感谢大家赏脸来我组织的这么一次聚会……”

    苏千瓷跟陆亦寒找了个地方坐下,余里里很快加入,三人坐在一边,随便拿了点饮料就喝着聊了起来,聊得酣畅淋漓。

    柳安安妒恨地看了一眼苏千瓷跟余里里,将林婉婷拉到了一处隐秘的角落。

    “还记得我们的计划吗?现在开始有点变化,等一下我去跟他们说话,你趁机把这药沫放到苏千瓷跟陆亦寒的杯子里面。余里里不是喜欢陆亦寒吗,跟苏千瓷不是好朋友吗,那就让她的好朋友睡了她喜欢的男人!”柳安安的眼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这计划当然不是她一个人想出来的,主谋另有其人。

    不过,这个办法的的确确是她听过最好的办法,“一来,报复了余里里,二来,可以毁掉苏千瓷在厉家的地位。”

    耳语片刻,林婉婷的脸色开始变得阴鸷了,抬眼问道:“不好吧?”

    柳安安以为她是心软了,有些恨铁不成钢地一跺脚,狠声低骂:“她们把你害成这个样子,让你成为所有人的笑柄还让你欠下了一******债务,你难道不想报仇?”

    林婉婷听言,冷笑一声:“我是说,会不会太轻了?”

    柳安安一怔,没想到她会这样说,“那你说怎么样?”

    “看到那个人没?”林婉婷指了指一个角落。

    柳安安看过去,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他们班里公认最丑最胖的下流胚子。

    “丁海波?”

    “是,那家伙不仅长得胖,听说他这几年来,还玩过不少女明星跟嫩模,听说还玩死过几个,都被他爸爸压下来了。”

    “我也听说过,你难道想……”

    “让苏千瓷跟这个死肥猪一起,让余里里跟陆亦寒一块。”

    “不会吧,你还想成全他们?”

    “你难道不知道,余里里是被包-养了吗?”

    “啊?真的啊?”

    “包-养她的人,是欧铭,你想,如果被欧铭知道她跟陆亦寒睡了,这两个人,会怎么样?”

    柳安安怔了一下,然后就了然地笑了起来,“那他们从此也没办法做人了,欧铭那男人邪气得很,指不定还会怎么玩他们呢。”

    “那你猜猜,给厉司承这种男人戴帽子,苏千瓷的下场又会怎么样?”

    “哈哈,肯定比陆亦寒跟余里里,更惨!”

    更主要的是,厉司承现在可就在这个酒店里面呢,如果能够让他亲自来抓奸的话……

    那可就好玩了。

    看了一眼依然笑谈风声的那三人,阴诡的笑容,在她们两个人脸上蔓延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