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怕的噩梦,没有一点点征兆!

    苏千瓷还是第一次做这样子的梦,心里越发不安。

    拿起电话来,拨通厉司承的手机,只是那边不断提示无法接通。

    心口越发空了,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无法接通?

    看了眼时间,是半夜两点多。

    厉司承向来睡眠浅,如果听到手机响,一定会接的才对。

    难道,是手机关机了,或者没信号?

    苏千瓷胡思乱想着,就在拨打第五个的时候,电话被接通。

    “老婆。”

    厉司承的声音传来,苏千瓷吊着的心,总算是松了下去,一下子就红了眼,问道,“怎么这么久才接?”

    “在开会呢,跟美国那边开,明天我可能要出差了。”

    苏千瓷听言,有些怀疑了。

    印象中,最近好像并没有什么重要的项目才对,怎么厉司承这么忙?

    “做什么项目,要这么晚开会呀,都两点多了,你今天都没睡好,早点休息吧。”

    “嗯,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我做噩梦了。”苏千瓷有些委屈,将腿屈起,下巴靠在膝盖上,“我梦见你跟容睿起了冲突,然后出事了。”

    电话那边的厉司承,身子微微一顿,看向了守在了旁边的猎手。

    猎手被看得莫名其妙,眨了眨眼,一头雾水。

    “傻瓜,梦境都是反的,这说明我好得很。”

    听见这话,苏千瓷安下心来,说道:“嗯,那你早点睡,我不打扰你了,什么时候的飞机?”

    “六点。”

    “记得在飞机上好好休息。”

    “嗯,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厉司承锐利的目光落到猎手身上,“你告诉她了?”

    “谁?”猎手的第一反应,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没有啊,太太打了好几个电话,我都没敢接呢。”

    最后还是他自己醒来,把电话给接了。

    “叮嘱程幽,不要告诉她,我怕她担心。”说话间,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猎手吓了一跳,喊道:“Boss,医生说你最好不乱动,伤口很深!”

    “我上厕所!”

    “噢,我扶你去。”

    “我已经结婚了。”

    猎手囧……结婚了就连男人扶着上个厕所都不行吗?守身如玉也不是这种守法呀!

    不过猎手也识相,出了病房就打电话给程幽,叮嘱了一下。

    程幽坐在客厅里面,看着被五花大绑,这一次别说脚了,就连手指头他都别想动一下!

    “知道了,太太没打电话来问我,就算问,我也不会告诉她的。”程幽打了个哈欠,困得要命,“就这样吧,再见。”

    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约莫在凌晨三点多时候,大门被打开,程幽直接被吓醒了,定眼一看,居然是大Boss!

    “你不是……”住院了吗?

    厉司承没有去看程幽,而是看向了地上呼呼大睡的容睿。

    “关门,打狗。”厉司承脚步很稳,面色很沉,丝毫不减平日的威严,偏生因为他略微苍白的脸,显得他更是冷漠锐利。

    猎手忙不迭将门关上,紧接着就听见了厉司承的一个命令:“留他一口气,其他的,你们想怎么玩都可以!”

    保镖们都不会说话,只是听见厉司承的这命令,眼睛齐齐一亮。

    怎么玩……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