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司承听见这吼声,眉头凝起,轻缓说道:“她不会跟我回去的。”

    “哼,那我不管你,今天我要是看不见你们俩回来,我肯定会高血压发作、心肌梗塞然后被你们活生生给气死!”

    “爷爷……”

    “知道我是你爷爷,就给我老实点!肯定又是你的错,我们千千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说你,怎么就天天跟她生气呢,好端端的,夫妻俩有啥事儿不能好好说的?啊?非要整天搞这些有的没的,你是想气死我呀?”

    “爷爷……”

    “闭嘴!我不听!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把你老婆带回来吃饭,如果等会儿没见到你,那我……那我就不吃饭了!活生生饿死我算了!”

    六嫂在一边听得忍俊不禁,偷偷的笑了。

    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还玩绝食这种小把戏?

    可是偏偏,厉司承却是最受不了这一套。

    轻叹一口气,厉司承闷闷应了下来:“知道了,饿不死您。”

    “哼,这还差不多!”老爷子心满意足挂了电话,拄着拐杖坐回了沙发上。

    只是,越是想,越不得劲儿,突然一个凝神,道:“坏了,刚刚小容说他们多久没回家来着?”

    六嫂想了想,说道:“半个多月吧……”

    ——————————

    厉司承挂了电话,长长吐了一口浊气。

    交代程幽办接下来的事务之后,剩下的事情也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只是,厉司承依然慢吞吞地在座位上批着文件。

    程幽出去跑了一趟又折回来了,看见厉司承居然还不走,有些惊讶,问道:“Boss,你不是要回老宅吗?”

    “嗯……”厉司承应了一声,抬眼,说道,“你让小杨打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下课。”

    “好的。”

    “别说是我问的。”

    程幽:“……”

    拜托,程特助很忙的,为什么这种小事情不能让别人干,非要让她来打?

    但人家是老板,程幽表示无法拒绝。

    两分钟后,程幽很快回复:“还有一节选修课,准备上课了。”

    “噢。”厉司承应了一声,靠在椅背上不动了。

    “那,让小杨去接?”

    “嗯。”

    程幽给小杨回复了微信,但是消息刚发出去,厉司承又变卦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程幽:“……”

    “不要告诉她。”

    “哦!”

    程幽出了办公室,厉司承将文件全部批完,以最慢的速度也只用了十几分钟。

    无奈,打开抽屉,想将这些文件放下去,然而一拉开抽屉,就看见了一个黑色的手机。

    手机已经修好放了许久,但,坏了就是坏了,坏掉的东西,厉司承也没有重新拿起来用的意思。

    将文件塞进去,锁好,起身,出了办公室。

    ……

    苏千瓷抱着书包走出校门口,一眼,就看见了那一辆拉风的黑色迈巴赫。

    脚步一顿,苏千瓷好像已经猜到了车里面的人是谁了。

    小杨跟厉司承同时在国内的时候,小杨是不会开这辆车的。

    那么,只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