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陆亦寒只觉得全身难受得慌,胸前有一只手在摸他,还捏着他的ru头!

    是错觉吗?

    头疼!

    钻一样的疼!

    “唔……”陆亦寒动了一下,身上被禁锢住,脖子旁边还有刺刺的毛搁着。

    睁开眼,就看见一条大毛腿架在自己脖子上,陆亦寒愣了一下,旋即,就惊喊一声,将那大毛腿给推开。

    罗战是趴着睡的,正梦见自己搂着一个香甜可口的妹纸摸摸摸,谁知道被突然这么一推,整个人都往床底下栽下去。

    “啊呀!”罗战惨叫了一声,揉着自己只穿着一条大裤衩的屁股,一脸的痛苦。

    “什么鬼!”陆亦寒看清是罗战,失声惊呼,“你怎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但是话还没说出来,就反应过来。

    似乎这里不是他的地方啊!

    左右看了一圈,地上有脏兮兮臭烘烘的衣服搁着,中间还搁着一条小裤裤。

    但是,那看起来好像是他的裤子??

    陆亦寒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真的就连小裤裤都没有穿!

    第一反应抓过被子盖住,陆亦寒低头看往自己的胸前,摸了一下刚刚被揉搓的胸,脸都绿了。

    “妈-的死变态!”陆亦寒破口大骂,伸手就拽起一个枕头丢了过去。

    罗战被丢得一懵,怒了:“我还没说你变态呢!我有穿裤子,你TM就连裤子都没穿!”

    陆亦寒用被子捂住下面站起来,去拽自己的裤子,但是发现……脏了!

    一股酸臭的味道,非常非常的难闻!

    “我去……”陆亦寒感觉要疯了,头疼,还是疼,但是在这种时候,更是觉得心疼,“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个死同性恋,该不会是对我做什么了吧?”

    罗战听言,勃然大怒:“哇擦嘞,你TM才是同性恋呢!老子是直的!直的!要不是你,老子在梦里就跟妹子做羞羞的事情了,现在全给你毁了!”

    羞羞的事情……

    陆亦寒脸更绿了,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咬牙切齿。

    罗战一看,就有些心虚地别开头了,难怪觉得妹纸的胸那么平呢,原来是摸错了!

    但是,直男的尊严不允许他的低头,罗战又继续说道:“我还没说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该不会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潜进来的吧?我睡觉睡得好好的,你把我推到床底下去就算了,现在还反咬一口,有没有天理啦!”

    陆亦寒努了努嘴,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将那勉强还算是比较干净的小裤裤拿起来套上,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

    罗战冻得直哆嗦,看了一下外头,下雨了,难怪那么冷!

    往床上一跳,就拽起刚刚被陆亦寒拿走的被子裹住自己,“冷死了!”

    陆亦寒也冷啊!

    冻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偏偏,陆亦寒开不了口。

    一路走出去,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脏完了,全是一股被呕吐过的酸味。

    一脸嫌弃,作为一个有洁癖的宅男,陆亦寒面对这种衣服表示根本穿不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