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就不肯接受事实呢?

    那么大的爆炸,还能活下来的机率几乎为0。

    而且,听说在大爆炸发生之前,已经被打得身上多处骨折,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动。

    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活着?

    怎么可能!

    程幽心里泛酸,对苏千瓷的同情更是无法遏制地涌起。

    她还这么年轻,肚子里还怀着两个孩子,以后的日子,可该怎么过?

    难道,就让她这么守寡了?

    她才二十一岁啊!

    花一样的年纪,花一样的年华……

    想到这里,程幽哭得更加大声了,说道:“老板娘,接受现实吧,他不会回来了,他已经死了,那种情况下就算不被炸死,也会被火烧死啊……”

    “程幽!”苏千瓷声音有些恼,一双美眸带上了难言的薄怒,“你不要咒他,他没死!不是没有找到尸体吗?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而且,容海岳亲眼看见了,厉司承被救走了不是吗?

    厉司承并没有在里面,就连容海岳都逃出来了,厉司承有什么理由死了?

    脑海之中突然回荡起容海岳刚刚在医院里面的话:这些人居心叵测,不如将计就计,按照他们想要的结果发展。

    苏千瓷原本想告诉程幽,容海岳刚刚所告诉她的事情。

    但是此刻,到了嘴边的话,苏千瓷又不愿意说了。

    程幽以为自己是不愿意接受事实,那么,不如将错就错?

    虽然,程幽跟了厉司承很多年了,但她现在跟容睿的关系非同一般。

    万一呢?

    万一容睿跟那贩毒团伙也有联系呢?

    想到这,苏千瓷的脸色变得无比坚定,看着程幽,说道:“他不会死的,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程幽瘪了瘪嘴,拿起纸巾擦眼泪。

    苏千瓷眼眶微红,声音放柔下来:“他还会回来看我跟孩子,他还没有给孩子起名字呢,怎么能死了呢,他不会死的。”

    菜上来了,厨师听见苏千瓷的话,一个大男人也忍不住心口一酸,将饭菜放下,就开门走出去,一回到厨房里面,就跟一干同事说了这件事情。

    世上传播最快的,不是火源,而是流言。

    不出几个小时,几乎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苏千瓷不愿意接受老公死去的消息。

    一下子,苏千瓷变成了执拗、偏执的代名词。

    一餐饭吃下来,程幽都没有再说话了。

    一上楼,苏千瓷就让她将目前需要紧要处理的文件都拿给她,苏千瓷坐在厉司承经常坐着的位置上,一目十行地看着资料。

    可是,眼睛在资料上,脑海里却是忍不住想起当初他坐在这里的时候。

    目光看向了当初她躺过的小床,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小床跟桌子。

    【“厉太太,注意形象。”】

    【“又没有别人在,这个姿势舒服!”】

    【“看来,你是想试试。】

    【“流氓!”】

    想起以往,莞尔一笑,苏千瓷起身,走过去将门拉上,随后,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中的东西。

    虽然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接触到这种东西了,但,一些简单基本的东西还是难不倒她的。

    苏千瓷看了许久,目光落到了一个土地竞标方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