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安哥哥……呜呜呜……”陌生的女人,身上穿着水蓝色的裙装,看起来非常萝莉风,一看就知道年纪不大,留着一头长发,此刻有些乱糟糟的,长长的空气刘海胡乱撇着,将那张本就白白的小脸,衬得更加娇怜动人,衣领大敞而开,露出白白的稚嫩沟沟。

    不深,甚至于非常青涩,隐隐间透着处-子的芳香。

    然而,这样的画面对男人来说,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可惜,她碰上的是厉靳南。

    厉靳南虽然是部队出身,从小到大29年,从未碰过女人,但是厉家的基因就是十分强大。

    他们家的每一个人,都不好色、不滥-情,厉靳南当然也一样。

    此刻的厉靳南,心口只有厌恶。

    将这女人推开,厉靳南的脸色沉得可怕,冷声警告:“滚!”

    那女孩听见这话,更是嘤嘤哭了起来,身子贴上来,双手抱着厉靳南的大腿就是不撒手,醉醺醺地说道:“不要,不要,洛安哥哥……不要赶我走。”

    厉靳南闭了闭眼,直接将她用力拉了起来,随手一扔,就快步朝着外面走了。

    但是身后的那女人,却是直接哭喊了出声,大声喊叫:“为什么不要我,我明明才是你的未婚……隔……妻啊,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你宁愿……隔……要叶采璃那个女人,也不要我……”

    厉靳南走出来的半途,一个男人听见这喊叫声的时候,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厉靳南目不斜视,朝着苏千瓷所在的宴会厅走去。

    只是半途,就撞上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娘炮的男人,潮流的发型,一身粉红顽皮豹款的套装,脖子上戴着一根丝巾,翘着兰花指,涂着口红化着妆,满脸着急地大喊:“叶悠悠,叶悠悠你给老娘滚出来,哎哟我滴妈,醉成那样还乱跑,真要命!”

    厉靳南听见这话,挑了挑眉。

    那娘炮很快就看见厉靳南了,眼睛一亮,翘着兰花指走上来,问道:“你好,帅哥,请问你有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大学生吗?染着黄头发,皮肤很白,大概一米七左右……”

    “男厕。”不等娘炮把话说完,厉靳南只留下两个字,就迈着大长腿走远了。

    娘炮望着他的背影,咬着下唇一脸陶醉,“妈呀,好帅……嗷~!”待得厉靳南走远,才恍然想起来正事,“噢对,男厕!叶悠悠,给姐滚出来!”

    ……

    厉靳南自己购置了一套别墅,将苏千瓷送到老宅之后,就自己开车回去了。

    苏千瓷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孩子们都睡了,但是难得的,厉老爷子居然还在客厅里看电视。

    三年又十个月过去,老爷子的白头发多了许多。

    一双浑浊的老眼里面,透着精明的光辉。

    但是对子孙,厉浔从来都是和蔼的。

    看见苏千瓷回来,朝着他们招了招手,“千千,过来。”

    “爷爷。”苏千瓷走到老爷子身边坐下,“怎么还不睡,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