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千瓷闻言,默了。

    活人,是说的陆亦寒吗?

    确实,这么多年来,陆亦寒对她怎么样,她一清二楚。

    以前她不理解,可是自从厉司承不见了之后,陆亦寒的心,就差掏出来赤裸裸展露在她面前了。

    陆亦寒总是想尽办法约她出去,而她也总是有各种办法搪塞过去。

    在这之前,还经常去幼儿园接两个小家伙上下学,或者到家里来帮忙做饭,或者教小家伙玩游戏玩电脑读书认字。

    但是,陆亦寒越是这样,她就越是不敢面对他。

    距离上次跟陆亦寒见面,至少也有两个月了吧?

    苏千瓷知道,她欠了他很多,很多……

    老爷子看着她,低叹一声,说道:“算了,你自己考虑,我这个老头子,也就不多管闲事了。”

    “爷爷……”苏千瓷低着头,小声喊了声,正要说什么,却被老爷子打断。

    “不过,千千啊,我有件事情得麻烦你一下。”老爷子拿过旁边的拐杖,就要站起来。

    苏千瓷赶紧上前,将爷爷扶了起来,“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爷爷有事儿就告诉我,我一定尽量给您办到。”

    “来,扶我回房间。”老爷子一手拄着拐杖,慢吞吞地迈步。

    将老爷子扶回房间之后,老爷子从床头的柜子下边,拿出了一个老式怀表,递给了苏千瓷,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个怀表,你帮我送去给我老战友的孙子吧,这么多年来,我的心里一直都放不下这块大石头,当年老战友为了救我,舍身挡在了我的身前,当时我们才二十多岁,厉尧才出生没多久,他的孩子也才两三岁,后来他死了,因为打战,我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就在前几天,我终于找到了他的家人,不容易啊!”

    苏千瓷将怀表接过,打开来,一眼就看见了里面一张发白发黄的黑白老照片。

    里面是一个年轻的军官,穿着漂亮整齐的衣服,旁边则是坐着一个女人。

    因为照片已经变形变色了,根本看不清这一对男女的脸。

    “这是老战友的遗物,你帮我交给他的孙子吧,我约了他在康城会展中心的三楼碰面。”

    苏千瓷将怀表合上,感觉有些不妥,说道:“爷爷,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觉得您还是亲手交给他比较好,既然是他的孙子,那么肯定年纪不大,最多比司承大一些,三四十岁?要不,将他叫到家里来,咱们再好好款待他?”

    “不,他不方便,他说他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到这边来,所以才约的那个地方,是我对不起的他们,我没这个脸开口再麻烦他呀……”老爷子说话间,眼神在苏千瓷的脸上瞥去,看见她似乎有些犹疑,伸手就夺向怀表,说道,“不愿意算了,我自己去,哎,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去干这种事情,真惨啊……”

    苏千瓷最是听不得爷爷说这种话了,赶紧将怀表拿了回来,说道:“爷爷,我去,什么时候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