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司承听言,神色闷闷,斜眼瞅了她一眼,说道:“关系到好几个亿的合作案,当然重要,反正,你有孩子都不要我了,我干脆出差算了。”

    “哪有,你……”

    “妈妈,快走吧!我要去马耳朵玩!”厉简悦远远喊了苏千瓷一声。

    苏千瓷回应了一声后,拉了厉司承一下,“走吧,孩子们都在等咱们呢,这是你第一次跟孩子们一块过节,别让孩子们等你。”

    厉司承却将她的手推开,“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要出差。”

    “你不高兴了?”苏千瓷看着他,听说男人欲-求-不-满的时候,脾气是不太好的,这家伙原来也会?

    苏千瓷皱了皱眉,红着脸说道:“等到了马尔代夫,再来?”

    “没有,公司忙,你帮我跟孩子们说一下吧。”厉司承将她轻轻一推,接着,电话再次响起。

    苏千瓷瞄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

    看开头有些生僻,但是来不及看更多,就被厉司承遮住。

    厉司承伸手将苏千瓷推开,说道:“只是因为工作忙而已,别想太多,去跟孩子们好好玩,注意安全,让双玉还有阿城阿德一起小心点。”

    苏千瓷感觉有些不舒服,同时间亦是有些忐忑。

    厉司承从来都不这样,一般来说,他的工作再忙,都会推掉的才对。

    像今天这样坚持地要出差,跟他好了以来,还是第一次。

    “真生气了?”苏千瓷拉着他的手,有些撒娇一般,“等到了酒店咱们再一块儿吧,现在没时间了,咱不闹了,好吗?”

    “没有。”厉司承神色淡淡,却将她的手拉开,“去吧,我还要去公司拿文件,等会儿我再出发去出差,你把我的行李留下就可以了,先走了。”说着,居然真的就转身迈步走了。

    苏千瓷心口像是被堵住了一样,不太舒服。

    厉司承生气了。

    以前他都不这样的。

    为什么?

    只是因为她刚刚拒绝了他吗?

    所以,他就故意对她这么冷淡?

    看见他居然真的头也不回走了,苏千瓷心口有些气闷。

    算了,生气就生气,她还生气呢!

    就不给她休息一会儿!

    闹脾气就闹脾气,等他气消了,她就不给他上床,看谁狠!

    眼看着厉司承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还是没有转身看她一眼,苏千瓷气得一跺脚,低骂:“幼稚!”

    转身,就气冲冲让保镖们带着行李,朝着保姆车上走去了。

    ——————————

    陆亦寒凌晨四点多才睡着,第二天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可还没等睡饱,就被外面乒乒乓乓的声音给吵醒了。

    不耐烦地爬起来,陆亦寒朝着声音传出来的地方走去,惊奇地发现居然是厨房?

    罗战围着一条围裙,手上正拿着一把菜刀,有些不忍直视地站到了一边,看着水池子里面大螃蟹正哗啦啦地挣扎逃跑。

    陆亦寒看得失笑,问道:“你干嘛呢?”

    罗战听见他的声音,看过来像是有些窘迫,声音有些弱弱:“我做饭啊……”

    “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