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跟小姐之间,也是不一样的……

    余里里心口更是闷疼得厉害,眼睛发烫,红着眼睛转头。

    手一抄起身边的枕头来,朝着欧铭的方向就丢了过去,怒吼:“我去-你-妈-的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站在旁边的医生护士们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心中貌似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由得暗暗惋惜。

    欧铭伸手将那枕头抓住,听见她这毫不客气的骂声,反而心情不错一样弯起了唇角,说道:“看起来精神还不错,躺了三天体力还这么好,身体不错,真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躺了三天!

    余里里睁大眼,感觉有些难以相信。

    难怪身上这么酸疼,还没有什么力气,原来她已经躺了三天了吗?

    但是听见欧铭后面的那句话,余里里看向他,眼底含着似笑非笑的情绪,似是讥讽,似是厌恶。

    欧铭只是稍稍触碰到她的目光,须臾就移开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医生护士,“去做检查,正好空腹,可以做吧?”

    医生点点头,“可以,我去准备,你等一下把这位小姐带过来。”

    “好。”护士应了一声,看了余里里一眼,接着去给余里里到了一杯水,递给她说道,“喝点水吧。”

    余里里接过,只觉得嘴里发苦,喝了一口就放在了一边,皱了皱眉。

    可是水杯刚刚放下,就被一个突然飞过来的枕头砸了个正着。

    余里里惨叫一声,头一晕,整个人趴在了床上,再也没力气爬起来了。

    欧铭只是瞄了她一眼,就起身,长身玉立,迈步走出了病房。

    余里里被领着做一系列的检查,就在最后一项的时候,要她憋尿,验尿。

    余里里拿着一个小杯子去了厕所,可是等出来的时候,左右看了一圈,发现没有医生护士在旁边走来走去之后,偷偷将小杯子给丢了,低着头朝着外面走去。

    身上没有多大的力气,余里里走得并不快,甚至于可以说是缓慢的。

    现在她所在的地方在二楼,余里里看见一个电梯打开之后,低着头走了进去。

    跟着满电梯的人到了一楼。

    人很多,余里里低着头混在人群之中,跟着个大妈身后走出了大门口。

    看见外面明亮的路灯,余里里心跳突地加速。

    左右看了一圈,确认没有人留意到她之后,拖着无力的身子努力跑了出去。

    只是她的跑,让她的身上力气更小,还不如一些小孩子跑得快。

    凉凉的秋风吹进来,让得余里里浑身一个激灵。

    但是……终于出来了!

    迈开脚步,余里里冷得直哆嗦。

    脚步移动间朝着外面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家医院附近应该是有河的才对。

    余里里眼中平静无波,循着记忆朝着河边走去。

    只是,走了很久很久。

    十分钟,二十分钟,或许更久。

    现在大概是晚上六七点钟,上下班高峰期。

    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

    余里里只觉得自己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最后看到河的时候,趁着周围人多,四处看了一下哪里比较少人注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