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罢,咬牙大步流星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回去。

    余里里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昏昏沉沉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

    心跳仪、营养液是标配,张开眼,周围是一片昏暗。

    余光瞄到了一抹亮光,侧头看去,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某著名奢侈品牌的最新款,很贵的机型。

    毫无疑问,是欧铭的。

    只是,大半夜的,他还在这里?

    还没等她回神,突然病房里的灯就被打开了。

    突如其来的灯光让余里里下意识地偏头,闭上了眼睛。

    好半晌才适应了光线,耳畔传来了纸袋的声音。

    转头看去,一个年轻的男人,长相普通,却很干净秀气。

    身高看起来大概是175-178左右,穿着职业西装,将一个纸袋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食物的香气飘出来,余里里闻到了身上更是难受得慌。

    许晟感觉到了余里里的目光,一边开着饭盒,一边说道:“既然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吧,欧少刚刚有事出去了,他守了你好几天了,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等会儿你让他回去好好睡一下吧,余小姐。”

    余里里闻言,微微一怔。

    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了外头传来了一道凉凉的声音,“看来许特助是太闲了,”皮鞋的声音传进来,欧铭长身玉立站在门口,一双潋滟漂亮的眼睛,看着里面,“刚好策划部缺人,许特助可以去锻炼锻炼。”

    许晟有些尴尬,将东西放下之后,垂头说道:“抱歉欧少,是我太多事了。”

    欧铭凉凉的目光落在许晟身上,带着逼人的锐利,幽声道:“多事归多事,要是让某人误会了,那就尴尬了,对不对?”

    许晟听见这话,感觉有些莫名,但是看见欧铭逼人的目光,又立马怂了,“是……是。”

    “先回去吧,放着。”欧铭缓步走进去,扫了一眼,“买这么清淡,叫我怎么吃?”

    许晟:“……”

    老大,明明就是你叫我买清淡的!

    你的意思是怪我咯?

    许晟差点风中凌乱了,但是看见欧铭那表情,又不敢乱说话,说道:“我最近感冒了,吃习惯了这些,所以……”

    “嗯,算了,回去吧。”欧铭淡淡扫了他一眼。

    许晟赶紧点头,夹着尾巴逃跑了。

    欧铭看了一眼那已经被打开的饭盒,看起来清淡的小粥放着,啧啧摇头,说道:“便宜你了,这么清淡的东西我吃不下去,赏你了。”

    余里里看着他那样,嗤笑一声,将被子一撩,盖在头顶上决定不去理他。

    饿。

    饿翻了。

    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但是,她也不要这种嗟来之食!

    余里里闭着眼睛,蒙着头,整个人蜷缩起来。

    双腿抵在肚子上,试图让自己入睡。

    双眼紧闭,但是无奈肚子很快就一阵阵的疼了起来。

    饿的。

    “再不吃,等一下连一口热的都吃不上。”欧铭将她的被子掀开,冷嘲热讽,“难道你已经习惯吃别人剩下的残饭剩羹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