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字,欧铭听见了却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一双潋滟桃花眼看着她,笑容越发加深。

    动作轻缓将外套给脱了下来,嗓音似是漫不经心,缓声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这所谓的吃醋,应该是一个人在爱人面对其他异性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不高兴甚至于生气、不安乃至于恼羞成怒的不理智行为。”

    吃醋就是吃醋,被这么一翻译,余里里突然觉得这个词语也一下子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余里里听得一愣一愣的,只见欧铭继续说道:“而你,认为你自己是我的爱人吗?”

    很显然,并不是。

    余里里原本是想让他收嘴,只是没想到会被这样回复,一下子就变得窘迫了起来。

    原以为,被动的会是他。

    但是欧铭的段位很显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高了许多。

    欧铭一双眼睛幽幽望着她笑,微微挑眉,唇角微扬。

    “你只是,我的情人。”顿了顿,补充道,“情人可以有很多,但是爱人,只能有一个。”

    余里里心口一窒,生生绞疼。

    情人,爱人。

    看似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为了得到,付出了金钱的人,是情人。

    为了得到,付出了真心的人,是爱人。

    余里里从不奢望,但是如此直面,依然让她忍不住的痛彻心扉。

    好一把刀!

    “哦,呵呵……”余里里看着欧铭,一脸的无所谓,耸肩道:“我早就知道了,不过开个玩笑罢了,但是你居然会这么较真,我会以为你在掩饰的,大欧先生。”

    欧铭面上神情晦涩,似笑非笑:“说清楚自是最好,也好断了你的念想,巴巴去奢望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余里里脸色更不好看了。

    欧铭像是没看见一样,看了看周围的东西,说道:“去收拾收拾,下午回康城。”

    说话间,已经站起身来,欧铭进入了卫浴间之中。

    余里里看着欧铭的背影,唇线抿成一条线,小脸儿微微发白。

    看着手中的那一本笔记本,余里里坐在了床上,随手翻了一下。

    这个本子,是当年她在康城的时候就买了的。

    因为外表非常的漂亮,余里里顺手就给买了。

    偶尔在那上面涂涂画画,很厚的一本。

    漂亮的钢板厚硬纸封面,很难拿捏出里面究竟有多少的纸张。

    就在最后一页,被画上了一个名片。

    金百合医生,康城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就在名片底下,余里里清清楚楚写着几个字:对不起,没能保住你们

    看见这几个字,余里里的鼻子一酸,但是接着,就合上了本子,塞进了一边的箱子里面。

    -

    欧铭在卫浴间,拿着手机靠在浴室的玻璃隔间上。

    看着手机里拍下来的这张名片,欧铭思量许久,才打开手机微信,给许晟发了过去。

    文字编辑道:余里里

    许晟那边马上就明了,回复:好的,马上查。

    欧铭看见许晟的这回复,随后才洗了把脸,重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