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壮,魁梧,一脸的桀骜不驯这是常宇对王体中第一印象,典型的悍匪形象,而王体中的确是个勇悍的战将,是白旺手下第一战将,历史上其在李自成战败后便将白旺给杀了然后降清和金声桓一起为清廷卖命打起仗来依然骁勇无比加之气麾下兵马战力强横从而引发金声桓的嫉妒和忌惮便买通王杂毛将他给杀了。

    常宇现在并不想杀王杂毛,除了历史上他拒绝剃头这点骨气外,还有就是其麾下对他特别忠心,历史上金声桓和王杂毛将他杀掉之后,其麾下立刻就同金盛恒干了起来,而且打的异常惨烈,拼了两天直至巷战,若非群龙无首加上王杂毛招诱,谁生谁死还不好说呢。

    所以综合考虑后,杀他不如招降他然后为己所用去打白旺。

    “你就是常宇?”王体中虽从王杂毛那得知大太监其实很年轻,但见了真人后还是很震惊。

    常宇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大喇喇的走到他五步之外挎刀而立嘿嘿一笑道:“不像么?”

    “如何证明?”王体中看了眼前这人的架势,心中一紧也将手放到了腰间刀柄上。

    “你倒是很谨慎”常宇掏出腰牌再他眼前晃了一下:“这玩意做不了假”王体中眯着眼瞧了表情略为一松,不过嘴上却道:“这玩意做不了假,但人可以假”。

    “你要这么说的话,本督倒要问问你是不是王体中了?”常宇嘿嘿一笑,王体中盯着他不说话然后也嘿嘿笑了。

    “说吧,你能给我什么?”半响王体中收起笑意淡淡问道,常宇弯腰拽了根草叶叼在嘴里:“倒不如你先说说能给本督些什么”。

    “万余精兵另加池州府!这份量足吧”。王体中冷笑,常宇微微点了点头:“价值数千性命,够足的了”。

    王体中一怔随后才反应过来这太监的意思是说若是收复池州府将他击退至少要付出数千士兵的代价。

    “你真的这么有自信,仅凭数千性命便可击败我?”王体中眉头一挑:“听过你的威名,连闯王都被你重创,但我有些不服……”

    “本督没必要然给你服”常宇打断他的话:“要么你投降,要么咱们开战,不分胜负只分生死”。

    王体中的脸色阴了下去,这小子年纪轻轻不管气场大说话还特别硬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那种!

    “既要我降,说说你的条件吧”王体中决定先问问价。

    “三品武将,挂总兵衔驻防池州如何?”常宇正色道,王体中笑了:“驻防池州?嘿嘿,这叫什么来着,以毒攻毒还是以夷制夷?”

    常宇也不否认:“你若将白旺端了,本督保你封爵如何?”

    “封爵?”王体中一怔:“你是要诓我么?”

    常宇苦笑:“看来你听到本督的传闻还是太少了,跟着本督征战的封爵的可不少,就连李岩如今都是柱国了”。

    “李岩何在?”王体中听到李岩的名字果然好奇心来了。

    “具体何在本督亦不知,但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常宇脸上有些不耐烦:“今儿就说你投诚之事,给个爽快的话,降还是打?”

    这话说的有些盛气凌人,以王体中这种骄横的性子面子就挂不住了,冷冷一笑:“年轻人,不要以为打过几场胜仗便自以为天下无敌目空一切,老子在南边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左良玉那老儿”。

    常宇笑了:“本督就纳闷了,你想降本督也开价了,觉得合适咱们就一拍即合,为何你总要比个谁厉害”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王体中就是个好战之人,如同吴中一样,这种人你想让他跟你手下做事就要让他见见真本事,最好将他揍服了才会死心塌地跟着你。

    果不其然王体中冷笑不已:“不打过怎么能服,不服为何要降”。

    “但你可知道这一来你我又要死伤多少兵马,值得么,有必要么?”常宇冷哼,王体中耸耸肩:“打仗总归要死人的!”

    “所以说即便本督保你封爵,你亦要和同本督扳这个手腕了?”常宇一脸无奈,王体中则点了点头道:“若连我都打不过,我又何必降你,你又有什么本事保我封爵”

    <font color="blue">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