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
    秦逍刚一踏进土地庙门,又生后悔之心。

    今夜有雨,天上无月,天地间本就昏暗一片,这里面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只往前走出两步,就听得脚边有东西跑过,秦逍吓了一跳,随即听到“吱吱吱”的声音    ,知道是耗子。

    他心中只为这耗子感到可悲。

    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栖息在这里,估计这里的耗子就从来没有吃饱过。

    摘下斗笠,深吸两口气,等到眼睛适应了里面的环境,秦逍这才四下里看了看。

    在温宅饮下狗血之后,到现在还没有过两个时辰,狗血所带来的效能虽然不似一开始那般强烈,却还没有完全消失,因此虽然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秦逍的视力还是十分的强悍,虽然不能完全看得清清楚楚,但土地庙内大概的情景还是尽收眼中。

    其实这土地庙内是理所当然的简陋。

    居中供着土地老爷的泥塑雕像,因为太久没人照顾,已经十分破败,甚至有多处残缺,塑像前倒有一张用来供奉的案桌,但上面空空如也,连供桌也早已经破烂不堪。

    除此之外,左边有一条长凳,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秦逍也见过东城的观音庙,那可是香火不绝,比起观音庙,这里已经不能只用寒酸来形容。

    好在地上还有一只蒲团,秦逍过去先向土地老爷拜了几拜,这才在蒲团坐下。

    按照老酒鬼的说法,欠债人要在半夜子时才会过来,这会儿距离自是少说也还有个把时辰,秦逍寻思着总不能坐在这里无所事事地登上一个时辰。

    当下也不犹豫,在蒲团上盘膝而坐,想着昨晚修习的【太古意气诀】,双臂呈环抱状,按照昨晚的方法呼吸吐纳。

    如同昨晚一样,只是片刻间,胸腔处便有一股暖意升起,随着呼吸吐纳,那股暖意顺着经络向周身各处蔓延。

    雨夜本有些凉意,这股暖意弥散之后,秦逍仿若坐在火炉子边上,全身上下十分舒坦。

    这一次倒不敢像昨夜那般不知时辰一直沉醉其中,估摸着有个把时辰,秦逍这才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浑身一片通泰,整个人也神清气爽。

    他记着那神秘老太婆说过,这【太古意气诀】乃是低阶的入门功夫,习练个一年半载会有小成。

    自己只练了两个晚上,就觉得周身舒坦,若真的有小成,却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

    而且这还只是低阶功法,若有高阶功法修习,自己还不要飞起来啊?

    起身来,走到土地庙门前,感觉绵绵细雨似乎已经停了下来,但道路上却是泥泞不堪,寻思着今夜有雨,那欠债人是否真的会如约而至?毕竟债主急着让人还银子,可是欠债的人能找理由拖三天就绝不会拖两天。

    自己冒雨跑到这阴森森的地方取银子,如果欠债人没有如约而至,明天一大早,自己回去就要将老酒鬼赶出甲字监。

    探头向路上望过去,赫然见到夜色之中一道人影正向这边过来。

    秦逍心下欢喜,暗想这欠债的还真是信守承诺,便要迎上去,还没抬步子,却忽地想到龟城鱼龙混杂,其中还真有不少凶恶之辈,自己还没能确定对方是欠债人,这般贸然上前,如果对方是恶徒,瞧见自己年纪轻轻,身在荒僻之处,未必不会动恶念。

    就算对方真的是欠债人,倒也不急着抢上前,当下退回到庙内,迅速躲到了泥塑雕像后面。

    刚掩好身体,一道身影已经走进庙内,秦逍透过泥朔雕像残破之间的缝隙瞧过去,看到那人也戴着一只斗笠,披着一件到膝盖处的褙子,褙子敞开着,里面是麻布衫,腰间系着一根带子,下面则是一条最常见的袄裙。

    这身打扮,分明是一个女人。

    秦逍诧异之间,却看到那人的腰间挂着一只酒葫芦,比自己的酒葫芦还要大一些。

    原来是酒道中人。

    难道前来还债的是一个女人?

    还没多想,就听一个婉转悦耳的声音没好气道:“这里还躲了一个?无聊。”说话间,已经摘下了斗笠丢在一边,又从腰间摘下酒葫芦仰首灌了一口。

    秦逍在后面看得清楚,这打扮和声音分明是一个女人,可是喝酒的动作,却不逊色于山里的大王。

    收起酒葫芦,女人似乎有些不耐烦道:“我都知道你躲在那里,还不出来?”

    秦逍一怔,心想老子躲得这般严实,她怎么这么快就看到?

    人家都把话都说到这份上,秦逍也没必要躲躲闪闪,只能走出去,露出职业微笑道:“我在这里等了好久,你可终于来了。”

    “你等多久,关我屁事!”眼前这女人人没有丝毫矜持,反而伸了个懒腰,懒洋洋道:“你是等他们到了一起打,还是现在先打?”

    秦逍见她伸懒腰的时候,衣衫绷紧,杨柳细腰,丰韵娉婷,身材竟是出乎意料的好。

    最要命的是,她里面的麻布衫显得有些小,两臂伸起展开,茁挺的胸脯裂衣欲出,那是秦逍从未见过的丰满。

    秦逍几乎是在瞬间就判定,整个龟城只怕没有比她身材更好的女人。

    “好看不?”丰腴美人见秦逍看着自己胸脯,却是“噗嗤”一笑,有意无意挺了挺,“好看就看个够,再过会儿想看也看不到了。”

    秦逍心想老子可不是见到女人人就走不动道,无非是你的太过丰硕特殊,自己以前从未见过,乍一见到,难免有些惊讶。

    忽地想到腴美人问的话,有些奇怪,问道:“等谁一起?”

    腴美人白了他一眼,道:“明知故问,你要不敢打,就在这老实等着,不用装模作样。”

    秦逍越发的糊涂,这时候依稀看到腴美人的脸庞,虽然不是十分清楚,但可以确定样貌绝对不差。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秦逍道:“我是受人之托,前来赴约的。请问你认识沈药师吗?”

    腴美人“咦”了一声,上下打量秦逍一番,身形忽地一闪,还没等秦逍反应过来,一只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只手虽然不大,却掐得恰到好处,力道也是不小。

    “你是什么人,怎会知道沈药师?”腴美人的声音冷厉起来。

    秦逍被掐住喉咙,呼吸困难,抬手抓住腴美人的手腕子,可对方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力道惊人,一只手臂宛若钢铁一般,难以撼动分毫。

    秦逍今晚前来取银子,不成想对方竟然下次狠手,心下又气又急,呼吸不畅,一张脸憋红,心知这腴美人要是不松手,自己只怕要被活活掐死,情急之下,伸出舌头,竭力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舌头。

    腴美人似乎明白过来,松开手,秦逍立时咳嗽起来,那腴美人却已经催问道:“沈药师在哪里?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等一等......!”秦逍顺了顺气,心中虽然恼怒,但知道自己绝不是眼前这恶妇的对手,鸡蛋还是不要去碰石头。

    “顺过气来没?”腴美人毫无负罪心理,摘下酒葫芦又灌了一口才道:“赶紧说,赶紧说。”

    秦逍心中无言,暗想这腴美人的言行和她诱人的腴美身材实在不相称,只能道:“我是受他嘱托,过来.....过来拿银子的。他说你今晚会来土地庙,见到你之后,只要提他的名字,你就会把欠银交给我。”

    腴美人睁大眼睛,向秦逍走近一步,秦逍立马后退两步,叫道:“你别过来,有话好好说,你.....你要是没银子,我就当没来过。”

    “你说沈药师让你来拿银子?”腴美人以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道:“他让你找我要银子?”

    秦逍只怕这腴美人又要对自己下手,两只手横架在身前,防备道:“是他说的,我.....我就是个跑腿的,你要不想给,我也不要,一切和我无关。”

    腴美人忽然“噗嗤”笑起来,捂着嘴,笑的摇曳生姿胸脯荡漾,随即一手捻着一边褙子衣边,展开来吃吃笑道:“来来来,你好好找一找,从上到下找一找,看看能不能从我身上找到一枚铜钱?你要是不相信,把我衣服全都脱了也没关系,我看你能不能变戏法变出银子来。”

    这腴美人说话毫无顾忌,秦逍无奈道:“我是受人之托,你.....你没有也没关系,我回去和他说就好。”不敢靠近,小心翼翼绕过那腴美人想要离开。

    “这就走了?”腴美人斜睨了秦逍一眼,“你信不信,你还没走出大门,腿就断了?”

    秦逍心下一凛,扭头看腴美人一副慵懒模样,心中直骂,但两条腿却不敢再往前迈出一步。

    “这才乖。”腴美人笑盈盈道:“我问你,他除了让你过来拿银子,有没有别的事情?”

    秦逍摇摇头:“没有,就是来拿银子。”

    “老混蛋。”腴美人轻骂一声,又问道:“他现在在哪里?他自己为什么不过来,要让你过来?”

    秦逍正要说明,却见腴美人猛地转身,面朝门外,轻声道:“你先躲起来,他们追过来了,不想死就老实呆着别动。”不多废话,身形如魅,已经出了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