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夺命
    温不道摇头道:“别的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行,这是规矩。”

    “我只要你答应这件事情。”秦逍坚定道:“鲁捕头是都尉府的人,无论犯了什么罪责,只有都尉府能惩处他,这也是规矩。”

    温不道脸色沉下来,盯着秦逍的眼睛。

    秦逍却并不畏惧,与温不道四目对视。

    空气顿时凝固起来。

    片刻之后,温不道才转身向面具人问道:“我能不能放了他?”

    面具人摇头道:“赌坊暴露,再不能为我们所用,卷入此事的罪魁,只能处死,否则无法向弟兄们交代,更无法向主公交代!”

    温不道微微点头,叹道:“秦兄弟,你也听到了,鲁宏的生死,不是我说了算。”

    “我也知道了你们的存在,是否也要将我杀了灭口?”秦逍问道。

    温不道若有所思,再次向面具人问道:“有没有办法成全秦兄弟?”

    面具人声音没有丝毫波动,平静道:“如果秦兄弟坚持如此,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秦逍立刻问道。

    面具人吐出两个字:“夺命!”

    “夺命?”秦逍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面具人抬手指向手底下的骑士:“你从中选一人,如果你能取胜甚至杀了他,姓鲁的你便可以带走,可是你若死在他的刀下,姓鲁的还是活不了,而且你还要搭上一条性命。”

    秦逍心下一凛,暗想这不就是乔乐山方才的取死之道吗?

    温不道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凝视秦逍道:“秦兄弟,你对我有恩,按理来说,为了报答你的恩惠,我也不该拒绝你的要求。但恩惠和规矩从来都不是一回事,你的恩惠,我可以用性命偿还,但死翼的规矩,谁都不能破坏。”瞥了鲁宏一眼,接着道:“你没有必要为了这样一个人以身犯险。”

    秦逍叹了口气道:“赌神叔,其实我也很怕死,但有些事情不能因为害怕就不去做。”抬手随意一直:“就他了!”

    被指中的那名骑士却没有继续骑在马背上,翻身下马来,摘下长弓箭盒放在马背上,这才缓步走到秦逍面前,拔出了佩刀。

    秦逍见到这人身材高大,脸上带着厉鬼面具,手中还有那锋利的马刀,心下还是有些发憷。

    “秦兄弟,这里的每一名死翼骑士,都是经过多年的严酷训练,战斗力不会在守卫京都皇宫的龙鳞士之下。”温不道提醒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不想让此事给都尉府带去麻烦。不过以韩雨农的能耐,即使会给他带去麻烦,他也能够化解,否则他就不配继续留在那个位置上。”

    他显然还是担心秦逍自寻死路。

    秦逍当然明白,从身份上来说,自己只是一个年轻的狱卒,而对方则是经过严酷训练的死翼骑士。

    温不道提及的龙鳞士,秦逍还真是听说过。

    据说在皇宫里,有一群强悍无比的武士,他们拥有保护圣人的最高荣耀,每一个都像一头猛虎,就如同包裹着真龙天子的鳞甲,因此被称为龙鳞士。

    大唐帝国的每一位军人,都以能够成为龙鳞士为至高荣耀。

    温不道提醒死翼骑士的能力不在龙鳞士之下,显然不会是夸大其词。

    秦逍的处境,就宛若一个蝼蚁般的小狱卒与帝国最强悍的龙鳞士对决,没有开始,似乎就已经结束。

    死翼骑士握着刀,刀尖指地,没有轻易出手,这自然也是看在了温不道的面子上。

    秦逍要求温不道放过鲁宏,当然不是怜悯鲁宏的妇人之仁。

    鲁宏先前存了杀人灭口之心,若以私而论,秦逍还真不在意荒西死翼一刀砍了他脑袋。

    但鲁宏的生死,已经直接牵涉到都尉府。

    荒西死翼出现,温不道身份暴露,自然也就不可能再回到龟城,秦逍自问也不可能有能耐将温不道带回去,如此一来,囚犯被劫的罪责自然就落在了都尉府的头上。

    几日之前,甄侯府设下圈套,想利用孟子墨向都尉府发难,虽然阴谋落空,但甄侯府的獠牙已经显露出来。

    如果这次囚犯被劫事件都尉府没能拿出一个交代,甄侯府当然会借题发挥,从而直接威胁到韩雨农的安全。

    秦逍自然明白,只有将鲁宏押回龟城交给韩雨农,韩雨农才能从容应对这次事件。

    他敢接受夺命,倒也不是真的一时冲动。

    秦逍承认,荒西死翼骑士能骑善射,那绝对是精兵,如果比及冲锋陷阵,自己和荒西死翼相比就是天地之别。

    但如果是比试拳脚功夫,自己却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赌神叔,你这些兄弟都是一等一的斗士。”秦逍苦笑道:“刚才那一刀,竟然砍断了乔乐山的大刀,我真不知道是马刀太锋利,还是他的力气太大。”

    温不道含笑道:“这些马刀,是用精铁矿开采出来的矿石锻造,打造这样一把刀,过程极其复杂。这样说吧,就算是龙鳞士的龙鳞宝刃,也未必胜得过死翼的风翼刀!”

    “风翼刀?”秦逍道:“刀是好刀,名字也好。只是......我手无寸铁,他手里拿着能与宫廷禁卫兵器相媲美的宝刀,这场比试不打就有了结果。”

    “你觉得不公平?”

    秦逍笑道:“当然不公平。”

    “风翼刀本来只能是死翼的兵器,不过我可以破例给你一把刀。”温不道笑道。

    秦逍摆手道:“算了算了,你也知道,我刀法稀松平常。如果要打,咱们赤手空拳比试比试。”看了温不道一眼,苦笑道:“赌神叔总不会真的想让我死在马刀之下吧?”

    温不道想了一下,点头道:“如此也好,分出胜负,但尽量不要伤到性命。”

    鲁宏虽然知道秦逍力保自己,并不是因为对自己有什么感情,但蝼蚁尚且偷生,他上有老下有小,在这绝境之中,自然也希望能够有机会活下去。

    秦逍成了他唯一的希望,但却是极其渺茫的希望。

    他自然知道,秦逍虽然有都尉府的编制,却只是一名狱卒,都尉府的衙差之中,两班捕快还能舞刀弄枪,但狱卒无论是刀法还是拳脚都是稀松平常。

    秦逍是都尉府最年轻的衙差,在鲁宏眼中,这小子的身手肯定也是整个都尉府最弱的。

    荒西死翼骑士的战斗力,他亲眼所见,即使自己亲自出手,只怕也不是任意一名死翼骑士的敌手,就更不必提秦逍能够取胜。

    眼瞧见与秦逍对战的那名骑士已经收起风翼刀,往前两步走到秦逍身前,鲁宏心里更是生出一丝绝望。

    秦逍在那名魁梧健壮的骑士面前,显得十分单薄,而且秦逍的个头也只到那人的肩头。

    这倒不是因为秦逍年轻矮小,而是这些死翼骑士的个头都实在太过高大魁梧。

    两人对面一战,还未动手,死翼骑士的气势明显就大占上风。

    “呼!”

    骑士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很礼貌地等待秦逍率先出手,显然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简单的事情就要用最简单的方法迅速解决,所以骑士很干脆地一拳冲着秦逍直接打了过去。

    这一拳劲风呼呼,速度虽然不算很快,却势大力沉。

    鲁宏见秦逍并没有闪躲的意思,忍不住叫道:“快躲开!”心知这一拳若是真的打中秦逍,秦逍恐怕要被打飞出去,自己的性命,也就在这一拳之间。

    眼见一拳就要打在秦逍面门,却见秦逍身子猛地向下一矮,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只手向上探出,从底下抓住了那骑士的手腕子。

    鲁宏心下焦急,暗想这小子真是胡来。

    那骑士的气力明显不弱,你就算抓住了他的手腕,又能如何?面对这样的对手,只能是拉开距离,闪躲对方的攻击,消耗对方的体力。

    但他心里却也明白,真要和死翼骑士玩消耗战,对方的体力没有耗尽,秦逍只怕已经累瘫在地上。

    左思右想,横开竖开,秦逍都是必败无疑,而明年此时,恐怕已经无法避免成为自己的忌日。

    其实一只手腕被抓,低喝一声,想要挣脱开,但让他感到惊骇的是,秦逍那只手竟然像铁箍一般牢牢攥着自己的手腕,自己竟然无法挣脱开去,他面具下的眼睛划过一丝异色,但却没有丝毫的犹豫,被抓的是右手,左手却已经握成拳头,向下往秦逍的头顶上砸了下去。

    秦逍依然没有任何的花架子,其实的左拳砸下来,他的右手再次迎上去,没等那拳头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已经如法炮制,用右手抓住了骑士的左腕。

    于是很奇怪的一幕出现在众人面前。

    死翼骑士如同铁塔般站在秦逍身前,秦逍则是半蹲着身子,两只手向上各抓住死翼骑士的手腕,死翼骑士两臂微微抖动,明显是在用力挣脱,但让所有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魁梧强悍的死翼骑士两只手臂被秦逍死死抓着,静似乎根本无法挣脱开去。

    这怎么可能?

    鲁宏睁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单薄的少年,怎能有这样强悍的气力?

    要控制骑士的双臂让他无法挣脱,自然需要极其恐怖的力量,秦逍单薄之躯,体内又怎可能拥有那般强悍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