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
    夏侯倾城突然出现,让在场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更让众人吃惊的却是夏侯倾城对杜鸿盛说话的语气。

    本来大家还以为夏侯倾城只是杜鸿盛的家眷或者属下,但夏侯倾城对杜鸿盛说话的语气,却颇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倒似乎杜鸿盛是她的属下一般。

    更让众人惊讶的是,杜鸿盛竟似乎觉得是理所当然,尴尬道:“这......!”

    “这桩案子由杜大人审讯,你们赶紧滚。”夏侯倾城似乎有些不耐烦,指着甄煜江道:“还有你,赶紧向杜大人赔罪。”

    甄煜江在甄郡的地位,和太子没什么两样,平日里又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堂堂郡守,在他面前都要让三分,眼下被一个少年郎在众目睽睽之下指着鼻子,顿时火冒三丈,怒道:“你找死。”

    夏侯倾城毫不退让,柳眉竖起,指着甄煜江怒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甄煜江没想到还有比自己嚣张的人,他绝不允许龟城有比他更嚣张的人存在,抄起椅子,直向夏侯倾城砸了过去。

    “住手!”杜鸿盛大叫出声。

    但少公子出手干脆利落,杜鸿盛叫出声的时候,椅子已经呼呼带风直朝夏侯倾城飞去。

    “咔嚓嚓嚓!”

    椅子还没碰到夏侯倾城,便见到一道黑影从夏侯倾城身后如同鬼魅般钻出来,又见剑光匹练,一张椅子在剑光之中瞬间就碎裂成无数块,那道身影穿过散开的椅子,宛若流星般直冲到甄煜江面前,还没等甄煜江反应过来,冰冷的剑尖已经顶在了甄煜江的喉头。

    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等到大堂内众人回过神之时,才发现甄煜江已经是吓得脸色惨白,动也不敢动,身体如同筛糠般在颤抖。

    这时候众人也看清楚,那如同幽灵般突然出现的黑影,身着黑衣,套一件麻布外坎,头戴斗笠,竟然用黑布蒙着脸,只留一双如同刀锋一般的眼睛,那眼眸中的寒光,如同刀锋,又似毒蛇。

    “有刺客!”郎申水终于反应过来,大叫出声。

    甄侯府的青衣刀客们在斗笠人出手之际,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把长剑是如何到了少公子的咽喉。

    甄侯府的少公子被刺客挟持,众人当然不敢轻举妄动。

    甄煜江脸色惨白,瞳孔收缩,剑尖顶着他喉咙,虽然剑锋距离他的肌肤还有寸许,但他可以感觉到从剑锋泛出的寒意钻进他的喉咙里,尔后向全身的每一寸肌肤蔓延。

    他都不敢呼吸太深,唯恐咽喉蠕动的时候碰到剑锋,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把剑定然锋利异常。

    “你让谁死?”斗笠人毫无感情问道。

    甄煜江知道自己遇上了硬茬子。

    在甄郡,甚至在西陵,知道自己身份还敢对自己动手的几乎没有,对方却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份,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出剑,可见此人还真是没什么顾忌。

    他既然敢出剑,那就有足够的胆量刺穿自己的喉咙。

    郎申水叫喊是刺客,但甄煜江却知道眼前这人绝非刺客,而且这剑客出现一定是因为那个俊俏的少年郎。

    他们既然出现在郡守府,定然与杜鸿盛有关系。

    虽然身体不能动弹,甄煜江却还是将眼珠子斜过去,看向杜鸿盛,希望郡守大人能够出面化解这场危机。  可是杜鸿盛就像没看见一样,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要谁死?”斗笠人重复问了一句。

    甄煜江无奈道:“我一时.....一时失言,谁.....谁都不会死!”

    “我知道你是甄侯府少公子。”斗笠人冷冷道:“可是我的剑并不认识。”

    “我知道。”甄煜江不得不屈服。

    斗笠人握剑的手稳如泰山,声音也低沉:“郡守府代表的是朝廷,任何人在这里舞刀弄枪,那就是亵渎朝廷。念你初犯,带着你的人,滚出郡守府,千万不要有第二次。”

    甄煜江心中虽然恨不得将眼前这剑客千刀万剐,但这时候只能乖乖道:“不会有第二次,我立刻带人离开,这桩案子,我不会多管。”

    “很好。”斗笠人收回剑,凑近甄煜江耳边,低言两语,甄煜江脸色更加惨白,退后两步,竟然向斗笠人行了一礼,这才回身道:“走!”竟是不敢多停留半步,几乎是小跑着离开大堂,郎申水有些诧异,却也还是带着青衣刀客们迅速离去。

    本来剑拨弩张的大堂,瞬间变得云淡风轻。

    秦逍当然已经认出来,斗笠人正是自己那晚所见过的“文叔”,只是他万没有想到此人竟然是一位深藏不漏的剑客。

    他忍不住看向夏侯倾城,见到夏侯倾城也正望着自己,四目对接,夏侯倾城展颜一笑,秀美不可方物。

    只是没多看了眼,斗笠人已经走过去挡在夏侯倾城身前,挡住了秦逍的视线,随即见到夏侯倾城低着头,退回到后堂,斗笠人回头看了秦逍一眼,也不多言,径自离开。

    韩雨农何其精明,看在眼中,心下奇怪,但此时却又不好多言,收起佩刀,向杜鸿盛拱手道:“大人,卑职失态,还请责罚。”

    杜鸿盛摆摆手,向刑曹曹官吕思远问道:“吕曹官,这件案子,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甄煜江都带人跑了,吕思远哪里还敢在郡守府装腔作势,急忙躬身道:“全凭大人定夺。”

    “韩都尉,此事还要细细调查。”杜鸿盛道:“不过鲁宏身为都尉府的捕头,竟然与人串通,心存歹念,这都尉府他是不能留了,至若要定什么罪,你们都尉府自有惩处,你就看着办吧。”

    韩雨农拱手道:“卑职定当从重惩处。”

    “还有这秦逍,擅离职守,虽然是为了送提押文书,但毕竟涉及此案,你自己回头也要好好训诫。”杜鸿盛再次转向吕思远,含笑问道:“吕曹官,你看这样处理是否合适?”

    吕思远尴尬笑道:“大人英明,就.....就这样处理吧。”

    “没有本官的命令,你们刑曹的人竟然带刀冲进来,实在是目无法纪。”杜鸿盛皱眉道:“你看是你自己好好整顿一下刑曹,还是本官向朝廷上一道折子,让朝廷派人来整顿?”

    吕思远脸色微变,冲到门前,见到刑曹的十几名官差还站在院子里,左看右看,一时不知道拿什么,竟是抬腿脱下自己的官靴,照着刑曹的官差砸了过去,破口骂道:“谁让你们闯进来的?这是郡守府,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胆大包天,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滚,还不给老子滚出去。”

    刑曹官差都是转身便跑,瞬间便作鸟兽散。

    吕思远单腿跳到院里,拾起官靴穿上,这才转身向杜鸿盛恭敬道:“大人,下官先行告退!”见杜鸿盛挥挥手,不敢多留,迅速退了下去。 韩雨农看了鲁宏一眼,沉声道:“孟子墨,将秦逍和鲁宏带回都尉府,等候我的发落。”

    秦逍和鲁宏都是行了一礼,退到门外,孟子墨低声道:“先回都尉府,等着都尉大人。”

    事情如此结果,倒是秦逍没有想到的。

    甄煜江终究不是讲道理的人,今日带人过来,本就不在意鲁宏会说出怎样的实情,打定了主意是要将二人带回甄侯府。

    秦逍心里很清楚,如果这次真的落入甄侯府的手里,严刑逼供自然是不可少,甚至没有活着走出来的可能。

    韩雨农当然不会坐视麾下被带走,如果不是夏侯倾城及时出现,今日很可能会出现流血事件。

    不过夏侯倾城竟然出现在郡守府,还真是让秦逍万万没想到。

    他前几日认识夏侯倾城的时候,还只以为她是关内富贾小姐,但今日她能在郡守府里出现,那就当然不是普通的巨贾小姐,而且那斗笠人的剑法当真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恐怕一般的富商巨贾也雇佣不起如此了得的剑客。

    “小哥哥!”

    秦逍跟在鲁宏身后,还没有走到郡守府大门,就听到旁边传来清脆的叫声,扭头望过去,只见夏侯倾城正向自己招手。

    秦逍一愣,但今日如果不是夏侯倾城,后果必然不堪设想,自己甚至是都尉府还真是欠了这姑娘一个大大的人情。

    他向前面转过身来的孟子墨拱了拱手,又指了指夏侯倾城,孟子墨看了夏侯倾城一眼,也没说什么。

    秦逍知道孟子墨的意思,忙小跑过去,夏侯倾城见他过来,清秀的脸上立时显出欢喜的笑容,轻声道:“你没事吧?不要怕那伙坏人,他们要是找你麻烦,我一定帮你。”

    秦逍也笑道:“今天可真是多谢你了,这份人情我记着。”

    “不用谢。”夏侯倾城笑的更是欢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上次你也不是帮过我吗?”想到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只钱袋子递过来:“这里面都是金子,你上次帮了我,我还你银钱。”

    “金子?”秦逍摇头笑道:“我上次只是帮你付了两钱银子,不值一提,你用不着这样。”

    夏侯倾城忙道:“你说过咱们再见面,我便亲手还你银子。”

    “你今天帮了我,咱们就算是朋友。”秦逍道:“既然是朋友,就不用这么见外,上次就当是我请你吃顿饭。”

    夏侯倾城一愣,看着秦逍道:“你当我是朋友?”

    “当然。”秦逍道:“你这人挺仗义的,和我意气相投,自然是朋友。”

    夏侯倾城笑颜如花,连连点头:“不错,咱们是朋友,好朋友就是要讲义气。”拿着钱袋子,想了一下,才道:“也好,上次就算你请我吃饭,等下次我请你吃饭,你说好不好?”

    夏侯倾城虽然行事虽然有些天真,但秦逍看出她秉性纯良,对她很有好感,含笑道:“那自然是极好。对了,你住在郡守府吗?”

    “暂时住在这里,不过可能这两天就要走了。”夏侯倾城有些不舍道:“要找机会请你吃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实现。”

    孟子墨那边咳嗽两声,秦逍知道这里是郡守府,自己不好在这边耽搁,低声道:“肯定有机会,我还要回衙门,你自己多保重。”不好多留,冲着夏侯倾城一笑,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