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
    秦逍讶然道:“红叶婆婆,你不是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

    “天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红叶道:“你体内的气息,确实是【太古意气诀】凝气而成。【太古意气诀】是道家吐纳法门,如果你此前没有练过其他的道门内功,就只能是修炼【太古意气诀】所致。”

    秦逍只觉得不可思议。

    短短几天,就能够达到别人半年的境界,这种事情想想都会很兴奋,却恰恰落在自己身上。

    就像是走了狗屎运得到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秦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想让红叶再确定一下,伸手道:“红叶婆婆,要不你再摸摸,可别弄错了。”

    “这点小事,有什么好弄错的。”红叶道。

    秦逍兴奋道:“这是不是代表,我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习武天才?”

    “不是。”红叶干脆果断:“你这种情况,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几十年前,就有一位绝世天才,他只用了三天,就突破了别人十年才能达到的境界,你比起他还差得远。”

    秦逍愕然道:“还有这样的奇才?红叶婆婆,你不是说笑吧?”

    “我没有心情和你说笑。”

    “那你说的那人是谁?”秦逍立刻道:“如此奇才,我怎么没听说过?”

    红叶好笑道:“就你窝在这座小城,又能知道什么?我说的那个人,虽然天纵奇才,却是个大魔头,当年他自封剑圣,统领一群旁门左道四处为害,后来被朝廷铲除,用他的首级修了一座墓,朝廷下旨让当时名满天下的大学士黄启坤写了两个字刻在墓碑上。”

    “哪两个字?”

    “魔塚!”

    秦逍无语道:“你说的那天纵奇才,最后还被砍了脑袋?”

    红叶道:“别胡思乱想,我是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微微顿了顿,才道:“虽然不知你为何会如此,不过应该和你之前患有的寒症有关系。寒症让你的经脉一度收缩,服用血液后,经脉开始扩展,或许秘密就藏在这中间。”

    秦逍笑道:“不管怎样说,这是好事。”掐指算道:“我就练了三四天,就比得上普通人半年,顺利进入一品,照这样算来,我练上一个月,就能抵得上.....嗯,抵得上别人四五年,嘿嘿,如果一直如此,练上十年八载,应该就可以成为大天境高手了。”

    “痴心妄想。”红叶冷哼一声,打破秦逍好梦:“武道进阶,从来不是这样算,你这次机缘巧合进了一品,以后修炼就未必这样顺利。而且就算真的如此顺利,也并非内力深厚就能突破。”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太多,道:“不说了,你自己多修炼就是,我要歇了,你从后门回去。”

    红叶语气虽然一直都很冷淡,但秦逍知道她就是神秘老太婆之后,对她满是亲切之感。

    这就像一头孤单走在草原上的独狼,忽然间遇到了自己的同类。

    秦逍虽然知道红叶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却并不知道她的真正来历,更不知道她为何会三番四次出手相救。

    而且自己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她却了若指掌。

    这一切本来会生出距离感,但秦逍此时却只觉得似乎有了依靠,那是自从老头子过世之后,秦逍已经丢失了好久的感觉。

    这与他对孟子墨的感情不同。

    在他心中,孟子墨虽然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甚至可以为他去拼命,但那是一种感激,对韩雨农则是一种敬畏。

    唯独对眼前的红叶,竟似乎是承袭着从老头子身上过来的亲情。

    秦逍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但这种情绪十分的强烈,红叶语气再冷漠,他也感觉不到丝毫的距离感。

    “红叶婆婆,你.....认不认识钟老头?”秦逍终于问出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

    钟老头就是自由将自己抚养长大的老头子,直到现在,秦逍也只知道老头子姓钟,他的名字叫什么,秦逍一无所知。

    如果红叶认识钟老头,那么很多事情就会得到解释,自己的寒症,她出手相救,这些就有了合理的理由。

    虽然如此一来,会生出红叶为何会认识钟老头这样新的疑问。

    红叶道:“我最后再说一次,你不该知道的,就不要说废话。”抬手指着房门:“滚!”语气之中,竟似乎带着一丝嫌弃。

    秦逍不以为意,今夜的收获已经让他心满意足。

    红叶在这里住了多年,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就搬家走人,大家是邻居,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还没出门,听到红叶在身后道:“不必我提醒你吧?”

    “我知道。”秦逍回头笑道:“今晚发生的一切,只当没发生,我是我,你还是麻婆。”

    红叶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秦逍从后门悄无声息离开,回到自家院子,这时候再去看红叶屋子那扇窗户,已经瞧不见灯火。

    不过秦逍的心情却很好。

    毕竟就在自己的对门,有一位高手随时保护自己的安危,这让此前还担心剑谷崔京甲派人来找麻烦的秦逍顿时觉得心里很踏实。

    崔京甲真要派人来,就算沐夜姬无法应付,危难时候,红叶也一定会出手,这两大高手一起保护自己,秦逍想想心理都觉得美滋滋的。

    回到屋里,没有点灯,一片漆黑,寻思着那女神经是不是已经离开,推开房门,脚还没踏进去,就听沐夜姬声音传过来:“哟,回来了啊?几天没看你回来,是被别的女人勾搭了?”

    秦逍没好气道:“就算全城的女人勾搭我,与你有关系?”

    “小伙子,你太自信了。”沐夜姬笑道:“你要貌没貌,要钱没钱,一间破房子还漏风,哪个女人会勾搭你?还全城的女人,就这条巷子,只怕也没人看得上。”

    秦逍怒道:“沐夜姬,这是我家,我的房子,你吃我的住我的,我没赶你走就算不错了,你要是惹急了我,我.....!”

    “怎样?”沐夜姬挑衅道:“是要杀我还是要扒了我的衣服将我丢出去?”

    秦逍无话可说。

    “几天不回来,我知道你嫌弃我。”沐夜姬叹道:“可是你别忘记了,我是你小师姑,住在你这里天经地义,你真要是赶我走,就是剑谷叛逆,别怪我不客气。”

    “那你干脆将我逐出剑谷好了。”秦逍满不在乎。

    “小伙子,看来给你几个好脸色,你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沐夜姬冷笑道:“有你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以下犯上,在剑谷可是大罪,我大人大量饶你几次,你还得寸进尺了,你要再敢和我没大没小,信不信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秦逍心里想骂,但嘴里却还是不敢发出声音。

    他知道沐夜姬的手段,也知道这神经病真要恼怒起来,那真的够自己吃一壶的,干脆不说话。

    “干嘛不说话?心里在骂我?”沐夜姬问道。

    秦逍站在房门前,笑道:“哪敢骂你,我心里正在给你烧香,希望你长命百岁,青春永驻。”

    “这才是乖孩子嘛。”沐夜姬噗嗤一笑:“对了,这两天干嘛不回来?不会是真的嫌弃我吧?这么大一个美女在你屋里,换成别人恨不得天天坐在我边上看,你倒好,有机会不知道把握,我瞧你这蠢货注定孤独终老。”

    秦逍心里嘟囔道:“就算孤独终老也瞧不上你这女神经。”但嘴里自然不敢说出来,只能道:“小师姑,你早点睡吧,我在外面睡。”话声刚落,就听院内传来“砰”的一声响,似乎有什么重物砸下来,又听老黑狗吠了几声。

    秦逍心下一紧,暗想难道又有刺客?

    自从上次鬼手三潜入屋里要杀自己之后,秦逍变得警觉许多,凑到门边,透过门缝向外张望。

    明月幽幽,院子里的情状倒也看得清楚,并无人的踪迹,他不敢掉以轻心,暗想难道是剑谷的人追杀过来?

    不过屋里有沐夜姬,小师姑武功高强,真要有刺客,自然有小师姑顶着。

    院墙下面,却有一只包裹,秦逍对院子里的情况自然清楚,方才进院的时候,并不曾见到那包裹,显然是刚刚从院墙外面丢进来。

    这半夜三更的,是谁往自己院里丢东西?

    他趴在门上不敢轻举妄动,忽然感觉背后有人贴过来,两团软软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背上,那两团触碰的一瞬间,虽然隔着衣物,却依然让秦逍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舒适,恨不得往后挤一挤,一股气息从后面传过来,带着淡淡幽香,却是沐夜姬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他身后,此时正趴在他的身上,也正从门缝里向外望。

    虽然秦逍不耻小师姑的人品,但他不得不承认,小师姑的身材实在是万里挑一,特别是那两团傲人峰峦,也不知道是怎么长成的。

    “什么情况?”小师姑看着外面问道。

    秦逍有些尴尬,微微扭了扭身体,那两团就在自己背上揉动,弹性惊人,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低声道:“有人丢了东西到院子里。”

    “那只包裹?”沐夜姬显然也看到了包裹。

    “嗯。”

    “有人送货上门,你还不去拿过来。”沐夜姬气息如兰:“说不定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

    秦逍微扭头,小师姑的脸颊近在咫尺,他知道小师姑作风洒脱,不在意这些,低声道:“小师姑,你要是有金银珠宝,会半夜送给别人,还不被别人知道是你送的?”

    “那倒不会。”沐夜姬很干脆道:“我这辈子,就你师父那老混蛋从我手里骗了点银子,其他人想要从我手里拿一枚铜钱,我都要以命相搏。”

    秦逍心想你也知道天下没这好事,寻思那包裹里到底是很么东西,小师姑却有些着急,催道:“赶紧去啊,还等什么。”

    “万一有埋伏呢?”

    “埋你个大头鬼,我把你埋了信不信?”小师姑翻了个白眼:“我在这里,牛鬼蛇神不敢招惹,小师侄,快去快去,就算不是金银珠宝,也可能是吃的,正好我肚子有些饿了。”

    “你是饿死鬼投胎啊,总是半夜饿。”秦逍实在忍不住:“你怎么不去拿?”

    “这是你家,你的院子,人家将东西丢到你院里,当然是送给你,和我有什么关系?”沐夜姬站直身子,似乎对外面的包裹不再感兴趣,伸了个懒腰,酥胸怒挺:“你爱去不去,我才懒得管。”

    秦逍见她回到房里,也翻了个白眼,瞧见院内一片死寂,终是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出门,到了院内,老黑狗已经继续睡它的觉,不再发出声音。

    秦逍知道这老黑狗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很灵性,如果院里真有人,它不会这么消停,走到包裹边上,发现这包裹是一只黑色的皮袋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制,伸手在袋子上摸了摸,硬梆梆的,里面似乎是装着石头。

    袋口用绳子系着,秦逍解开袋口,打开来,借着月光往里面瞧,瞧清楚里面的东西,脸色大变,目瞪口呆。

    -------------------------------------------------------------

    ps:求下月票,继续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