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嗜赌成性
    西陵最大的钱庄并非本土钱庄,而是天下皆知的宝丰隆。

    宝丰隆自大唐开国就已经存在,遍布大唐帝国,财力雄厚,据传大唐开国皇帝当年开创帝业之际,宝丰隆就曾在幕后提供了大量的金钱,事实证明宝丰隆的眼光确实独到,大唐开国之后,宝丰隆蒸蒸日上。

    西陵虽然实际上被三大门阀所控制,但宝丰隆还是很顺利地在西陵各地开设了钱庄。

    这倒不是西陵门阀不想做这种生意,而是即使以西陵门阀的实力,也无法达成宝丰隆的规模。

    汇通天下,宝丰隆付出了无数人力物力和财力才能达成,绝非一般的巨贾富商能够染指。

    也正是百年钱庄的信誉,让宝丰隆的银票可以流通天下,手里只要拿着宝丰隆的银票,随时都可以在任意一处宝丰隆钱庄提到银子。

    龟城有五六家钱庄,但其他几家加起来也及不上宝丰隆的生意。

    宝丰隆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是开着门,日夜不息。

    沐夜姬从宝丰隆出来的时候,天色尚早,距离天亮还有些时候。

    小师姑精神抖擞,走过一条街,钻进一条小巷子,见到秦逍正在等候,从怀里取出一叠子银票,冲着秦逍晃了晃:“大功告成!”

    秦逍让小师姑答应一件事情,当然不是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千两白银,倒地放在哪里,对秦逍来说真是个问题。

    每天拎着包裹自然是不可能,可是将包裹放在家里,他也不放心,毕竟曾有过鬼手三的事情,家里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龟城本就是个鱼龙混杂之城,三教九流无所不有,窃贼没有五百也有三百,一千两白花花的银子放在屋里,秦逍当然不放心。

    思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将现银换成银票,而最好的银票,当然是宝丰隆的银票。

    兑换银票自然不是难事,提着现银进宝丰隆,里面定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帮你把事情办的妥妥善善。

    只是秦逍自知不能由自己亲自去换银票。

    他也算是宝丰隆的常客,宝丰隆每日里人来人往,里面的认为比认识自己,但如果有人认识,自己提着千两银锭子进去兑换银票,此时传扬出去,必然会惹来大麻烦。

    他可没忘记甄侯府的眼睛一直盯着都尉府。

    如果是以前,甄侯府自然不会将一个小小的狱卒放在眼里。

    但御赐佛像事件后,自己已然成了甄侯府眼中一根刺,若是被甄侯府知道自己在宝丰隆存了千两白银,那就不是小事情了。

    由沐夜姬去兑银票,那是再合适不过。

    “自己数一数,一共九百两。”沐夜姬将银票递过来,却还是有些不甘心道:“少年,你是不是太抠门了,我好歹也是剑谷高手,你让我给你跑腿,只留给我一百两,良心疼不疼?”

    秦逍翻了个白眼,低声道:“小师姑,你自己去打听,看看能不能找到跑一次腿一百两银子的活计,要是有,你立刻介绍我去。”

    沐夜姬还是不开心道:“你独占九成,就给我一成,我总觉得亏大了。”

    “青楼搔首弄姿一个月,也挣不了一百两。”秦逍将银票揣好:“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小师姑的份上,一两银子打发你都绰绰有余。”想到什么,伸手道:“你现在发达了,先前欠我的银子是不是该还我了?”

    沐夜姬上下打量秦逍一番,叹道:“你是第一天认识我?想从我身上拿银子,除非杀了我。”挥手道:“你先回去吧。”

    “你呢?”

    “一晚上被你气的心情不好,我四处逛逛。”沐夜姬转身便走:“别占我的床,我回去还要睡呢。”

    秦逍看着沐夜姬扭着腰肢花枝招展离去,吐了口口水,骂道:“贪财好赌,欺压弱小,迟早要遭报应。”心里晓得沐夜姬手里有了银子,自然不甘心窝在屋里,这会子必定是往赌场去。

    金钩赌坊正好就在附近的街上,秦逍寻思难道沐夜姬是往金钩赌坊去?

    金钩赌坊是荒西死翼的据点,不过正主温不道已经回到了荒西死翼,鸠占鹊巢的乔乐山也已经被割了脑袋,赌坊的地契却偏偏落在了甄侯府的手里,如今那金钩赌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还真是让秦逍很是好奇。

    此刻他还真是睡意全无,一来想瞧瞧沐夜姬是不是真的跑去赌,二来也想看看金钩赌坊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当下抄了近路,到了赌坊那条街,远远就见到赌坊门头悬挂着两盏大灯笼。

    龟城之内,除了宝丰隆,另一处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关门的地方就是各家赌坊。

    青楼乐坊白天还会歇着,但赌坊日夜不歇,东来西往的商旅在赌坊中乐此不彼。

    他没有急着靠近赌坊,他拆了近路过来,若是沐夜姬真的是到赌坊来,马上就会到,果然,还没多想,就瞧见沐夜姬从一条巷子钻出来,贼兮兮地左右瞧了瞧,加快步子,一头钻进了赌坊里。

    秦逍叹了口气,心想小师姑好赌成性倒也罢了,关键是赌技一定烂到极点,否则也不会有多少银子就输多少。

    今晚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分了一百两银子给她,这一脚踏进赌坊,出来的时候,只怕又是身无分文。

    温不道和乔乐山都已经不在赌坊,不过金钩赌坊一如既往地热闹非常,远远就听到里面穿来的叫嚷声。

    秦逍走到赌坊门前,一左一右两名大汉守在门外,也不阻拦,进到里面,一股子混杂着各种气味的酸臭扑面而来,让秦逍忍不住捂住鼻子。

    赌坊有上下两层,虽然气味难闻,但里面却是装饰的富丽堂皇,而且场地开阔。

    秦逍虽然跟着温不道学了不少赌术,但今天是第一次真正地进入赌坊。

    赌法其实很简单,除了推牌九,就是押大小,楼下都是在推牌九,要赌大小则要上到二楼。

    除了赌坊里的伙计守着四周,防止有人生事,亦有人在各桌之间走动,眼睛灵活,显然是提防有赌徒在这里面出老千。

    秦逍在楼下转了一圈,也没人在意他,并不见沐夜姬身影,上了二楼,扫了一眼,二楼从左到右有三张赌台,正是用来押大小,这是最简单粗暴的赌法,赌官摇好骰子,赌徒们押大押小,点数一开,胜负已分。

    这时候倒是瞧见沐夜姬在靠左首的那张赌台边,赌台四周围着十来人,并不算太多。

    赌坊里倒也不只是沐夜姬一个女人,楼上楼下加起来秦逍也瞧见了十来个,看来赌博是从不分男女。  不过沐夜姬这一桌,却只有她一个女人,嘈杂声中,沐夜姬竟然卷起了衣袖,露出白腻的小胳膊,依芙豪迈洒脱的江湖气息。

    秦逍也不靠近,靠近中间一桌,只是远远看着沐夜姬。

    “哈哈,大美人,对不住了,你又输了。”只听沐夜姬那边的赌官笑道:“看来你这几天运气真的不是很好,没关系,输光了叫我一声亲哥哥,我借银子给你。”

    沐夜姬并不恼怒,腻声道:“那可说好了,真要是输得分文不剩,你可要帮我。”

    “好说好说。”赌官调笑道:“你这种大美人,只要开口,还能没银子?”

    边上不少人都笑起来,有人已经道:“美人,胡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借给你银子,那可是要让你肉偿,别上了他的当。你要缺银子,我这里有,只要陪我吃顿饭就行。”

    四周一阵哄笑。

    沐夜姬混迹江湖,这点小场面自然不在话下,骂道:“你们要是想女人,直接去窑子,要是赌钱,都给我闭嘴。”

    “你要在窑子里,我天天.....!”边上一人还要挑逗沐夜姬,话没说完,沐夜姬已经抬起一脚,踹在那人腹间,那人哎哟一声,被踢倒在地,四周又是一片哄笑。

    秦逍看见沐夜姬这般模样,无可奈何。

    连续赌了几把,或许是沐夜姬的运气太差,一把也没赢过,秦逍更怀疑是那赌官做了手脚,只听那赌官又道:“美人,你可是发了大财,这几把都已经输了六十两,身上还有没有银子?”

    秦逍心下恼怒,再也忍不住,凑了过去,挤在沐夜姬身边,沐夜姬虽然不羁,但自始至终却不让靠近她身体,秦逍凑过来,沐夜姬脸色一沉,扭过头来,见秦逍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她,怔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竟是扭过头,就像是不认识秦逍。

    其他人自然不知道沐夜姬与秦逍的关系,见沐夜姬没下注,赌官催了两句,沐夜姬手里握着一锭银子,不好意思放上去。

    “赶紧赶紧,大美人,是不是没银子了?”赌官催道:“人生得意须尽欢,你要真没银子,我借给你?要是不愿意借,将你自己押上也行,我收。”

    秦逍忍不住骂道:“押你娘个头。”

    赌官脸色一沉,冷笑道:“这位兄弟怎么骂人?这里是赌坊,不赌钱就滚出去,在这里闹事,可没你好果子吃。”

    秦逍见他一副臭嘴脸,想到沐夜姬几十两银子丢进水里,心中恼怒,指着赌官道:“我和你一对一赌,你敢不敢?”

    “哦?”赌官失声笑道:“你要和我一对一赌?”身体微微前倾,似笑非笑:“凭什么?”

    沐夜姬见到秦逍来抓赌,再加上自己已经输了几十两银子,心里还是有些发虚,这时候见秦逍竟然要赌,顿时来了精神,道:“凭什么?凭我在这里,你要是不答应,我烧了你这赌坊。”

    赌官当然不知道沐夜姬说得出做得到,只以为开玩笑,却还是笑道:“既然大美人都开口了,我给美人一个面子。”盯着秦逍道:“只不过要和我赌,一把一百两,你有银子?”

    秦逍伸手入怀,从那叠银票之中抽出一张,拍在桌子上,正是一百两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