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
    一百两银票亮出来,在赌坊里倒也算不得什么。

    秦逍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最多也只能亮出一百两银票,就算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甲字监牢头存有一百两银子却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甲字监有最贴心的服务,城中知道的人并不在少数。

    四周众人见秦逍不到二十岁年纪,眉清目秀,不少人顿时幸灾乐祸,暗想这小子还真是胆大包天,竟敢与赌官对赌。

    众所周知,能坐上赌官的位置,手里没有两把刷子那是万万不成。

    聚众而赌,每个人都有迷之自信,觉得自己比赌官高明,更何况一大群人,谁都觉得赌官不敢出老千,即使输的只剩裤衩,也只感叹运气不好。

    可是一对一与赌官对赌,那风险实在是太大。

    通常而言,赌坊很少出现两人对赌的情况。

    即使大家在边上围观,瞧出赌官出老千,却也不会有人揭穿,这是规矩,毕竟事不关己,一旦揭穿,那就与赌坊结下死仇,可能悄无声息就消失在人间。

    赌官胡四瞧着银票,微微一笑,瞅了小师姑一眼,笑眯眯道:“大美人,我可是瞧在你的面子上,给他一个机会,若是他这银子输了,你可千万别怨我。”

    小师姑见秦逍亲自出手,也不管这小子有没有赌技,显得十分亢奋,没好气道:“老娘怨你做什么?上了赌台,胜负天定,就看个人的运数了。”

    胡四嘿嘿一笑,吩咐帮手又拿了一副骰子过来,摆在秦逍面前。

    “小兄弟想怎么赌?”胡四盯着秦逍,宛若看到一只大肥羊,笑容可亲:“我敬你是客人,怎么个赌法你说了算?”

    秦逍有些茫然,左右看了看,问道:“我.....我该怎么赌?”

    众人闻言,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进了赌场,你不知道怎么赌,闹着玩呢?

    小师姑也是愕然,有些尴尬道:“你不懂?”

    秦逍瞪了小师姑一眼,不过小师姑脸皮厚,不以为意,笑道:“不用太复杂,你们各自摇骰子,比大小就行。”瞧了对面胡四一眼,凑近秦逍耳边道:“他很会摇大点数,你和他比小就行。”

    她虽然压着声音,但边上所有人都听见。

    胡思笑道:“那就比谁的点数小。”

    “我干嘛听她的。”秦逍任性道:“我就要比大,看看谁能摇出大点数来。”

    小师姑瞪了秦逍一眼,心里诅咒:“输死你这个小王八蛋。”不过一想这小王八蛋银子越多,自己也就越有机会揩点油水,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这小混蛋运气好点。

    “那就比大。”胡四镇定自若,所有人都看出来,赌官信心满满,那是吃定了这只小羊羔。

    “我站着赌?”秦逍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不满。

    胡四吩咐人端来一把椅子,秦逍这才与胡四面对面坐下。

    “小兄弟,你赌多大?”胡四问道:“十两银子一把,还是二十两银子?”

    秦逍直接将一百两银子丢到中间:“何必那么费事,耽误时间,一把定输赢就好。”

    小师姑拍手笑道:“对,就该这么赌。”

    胡四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这年轻人如此豪气,不过这样银子来的更快,笑道:“好!”右手一抄,已经将筛盅抄入手中,干脆利落,缓缓摇晃起来。

    秦逍也拿起筛盅,一看就是生手,慢悠悠地摇晃起来,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四周众人是瞧一下这个瞧一下那个,只从两人手法的熟练程度来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秦逍必败无疑。

    小师姑本来还很亢奋,可是瞧见秦逍十分生疏的手法,叹了口气,知道十有八九这一百两银子又丢进水里,恨不得抢过秦逍手里的筛盅自己来摇。

    “咚!”

    胡四放下筛盅,动作潇洒,似笑非笑看着秦逍,秦逍也有些笨拙地放下筛盅,冲着胡四道:“你先打开吧。”

    胡四哈哈一笑,正要打开筛盅,秦逍忽然想到什么,伸手道:“等一下。”

    众人见秦逍明显紧张起来,有人已经笑道:“小兄弟,自己认输吧,胡四,看在他还是个生手,不要赶尽杀绝,他要是主动认输,送他十两银子回家。”

    “狗嘴里吐不出好话。”沐夜姬怒道:“筛盅没打开,你又知道谁输谁赢?再胡说八道,撕烂你那张臭嘴。”

    沐夜姬方才出手踢翻一名汉子,众人也知道这女人虽然长得美,可是脾气不好,身手也不赖,倒也不敢招惹。

    “小兄弟,你的意思呢?”胡四问道。

    秦逍问道:“要是.....要是咱两点数一样大,那......那该是谁赢谁输?”

    “按道理来说,同样的点数,庄家胜。”胡四含笑道:“不过现在只有你我对赌,我看你年轻,再加上还有这美人的面子,若是同样的点数,算你赢就好。”

    秦逍点头笑道:“那就好,多谢你了。”瞅着胡四筛盅:“你先打开!”

    胡四也不啰嗦,打开了筛盅,里面三颗骰子,两颗都是六点,只有一颗是五点。

    四周众人见到胡四的点数,知道大局已定,只差一点就是豹子,能摇出这样的点数,莫说对手是秦逍这样的嫩稚,就算是赌场老手,十有八九也已经输了。

    有人心里更清楚,以胡四的手法,要摇出豹子也并非难事,只不过若轻易摇出豹子,难免会让人怀疑,故意少一点,这戏码自然会真一些。

    小师姑看到胡四点数,意兴索然,叹了口气。

    秦逍呆了一下,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当下也将筛盅打开。

    “豹子!”有人惊呼出声。

    “妈的,真是豹子,真是走了狗屎运。”

    “这小子是不是踩了狗屎,运气这么好。”

    四周一片骚动,小师姑本来已经绝望,这时候看到秦逍的点数,先是一呆,随机双臂举起,欢呼道:“豹子,豹子。”竟是猛地抱着秦逍,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谁赢了?”秦逍一脸茫然:“是不是.....是不是我赢了?”

    胡四站起身,盯着秦逍筛盅的三个六,眼角抽动,但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瞬间恢复笑容,很痛快地推过去一百两现银,笑道:“小兄弟好运气。”

    他知道在赌场中,确实有些人走了狗屎运,莫名其妙地就摇出豹子,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而且人心不足蛇吞象,赢了过后,赌徒自以为鸿运当头,一定会接着赌,往往用不了多久,便会输的一干二净。

    这小子运气不错,但胡四知道这样的运气也就这一次,他现在只担心秦逍赢了就跑,笑着向沐夜姬道:“大美人,你可以带着他走了。”

    他当然已经看出来,这年轻人和沐夜姬的关系必定不浅,秦逍突然站出来要与自己对赌,十分突兀,如果不是为了帮沐夜姬找回场子,就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

    沐夜姬这几天经常往这里来,胡四已经认识,晓得沐夜姬嗜赌成性,眼下赢了,赌心更深。

    故意刺激秦逍留下,还不如刺激沐夜姬。

    秦逍出手,初心还真是为了将沐夜姬输掉的银子赢回来,毕竟他在甲字监辛苦两年,好不容易也才攒下二百多两银子,短短几天,就被沐夜姬输了近百两银子,心里实在是舍不得。

    温不道号称赌神,名副其实,秦逍在狱中跟他学了半年的赌术,温不道手里那点东西,在秦逍的殷勤和软磨硬泡之下,几乎都传授给了秦逍。

    秦逍深知一个道理,技多不压身,但凡有人教他东西,他从来都是用心努力去学习,即使在赌术上也是不懈怠。

    胡四虽然有几把刷子,但和温不道相比那就是天地之别,秦逍作为温不道在赌术上的亲传弟子,胡四在他面前才是真正的大肥羊。

    赢了一局,秦逍本来想要收手,但胡四出言刺激,明显是要让自己留下来。

    秦逍心下冷笑,知道胡思的心思。

    金钩赌坊如今已经易主,地契在甄侯府手里,这就已经证明,温不道出走、乔乐山死后,这赌坊已经落入了甄家之手,甄煜江实际已经成为了金钩赌坊幕后的真正主人。

    “走什么走。”秦逍故作兴奋:“我还想赌几把。”

    这话正中胡四下怀,笑道:“小兄弟要赌,我乐于奉陪。”盖上筛盅:“不知这次押多少?”

    秦逍不废话,将一百两银票和一百两现银都摆在中间。

    四周众人心想这小子还真是贪心不足,靠运气赢了一百两赶紧走就是,继续留下来,可不能再有那么好的运气。

    只是他们却忘记,自己若是鸿运当头,也断然不会离开。

    “押多少,我和你赌多少。”胡四面带微笑,抄起筛盅,再次摇晃起来,秦逍不甘人后,也盖上筛盅摇了起来。

    “砰!”

    胡四放下筛盅,并非废话,干脆利落地打开了筛盅,众人探头瞧过去,有人已经叫道:“豹子,也是豹子!”

    胡四看也不看点数,只是盯着秦逍笑道:“小兄弟,我的运气似乎也来了,除非你能再来一把豹子,否则这桌上的银子我可要笑纳了。”

    小师姑此时有些后悔,暗想秦逍将银子全都推出去,自己就该劝一劝。

    秦逍也不看筛盅,直接打开,苦笑道:“你运气真好,这把应该是你赢了。”听到小师姑惊呼一声,这才看了一眼筛盅,脸上堆笑:“不好意思,我这把也是豹子,你说过同点算我赢,我这把还是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