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鸡飞狗跳
    剑谷顶尖高手沐夜姬出手,莫说十几个赌坊的打手,就算是十几名禁宫中的龙鳞士,对沐夜姬来说那也不在话下。

    “砰砰砰!”

    小师姑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从来都是狠辣异常,三名打手瞬间就被打飞,桌椅砸翻,乱成一团。

    胡四眼中只有秦逍。

    他虽然是赌官,但当年是在市井中混生活,打架斗殴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去干,倒也有一股狠劲。

    冲到秦逍面前,一拳已经向秦逍打过去,拳头还没碰到秦逍,眼前一花,抬头看时,已经来不及,小师姑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瞧见秦逍这边的状况,抓起一直筛盅掷过来。

    筛盅在别人手中稀松平常,可是在小师姑手中就成了极为厉害的暗器。

    “砰!”

    筛盅正中胡四面门,胡四惨叫一声,鼻梁瞬间被砸断,哭喊着捂住鼻子。

    “又来了,小师姑,又来了!”秦逍又叫喊起来。

    胡四冲过来的时候,另外两名打手也冲上来,胡四虽倒,那两名壮汉却依然一往无前。

    “叫唤个屁啊。”沐夜姬没好气道:“自己应付。”

    秦逍叫道:“那你不要分银子了?”

    话声刚落,小师姑足尖一点,整个人如同利箭爆射过来,双掌齐出,扑上来的两名打手正撞上,一掌一个,瞬间就被拍飞,小师姑翩翩若仙,回头向秦逍抛了个媚眼,千娇百媚:“好师侄,你坐着歇息,看小师姑替你收拾这群王八蛋。”盈盈一握的腰肢一扭,娇躯拔地而起,玉腿飞出,踹中一名正如狼似虎扑过来的打手。

    小师姑听秦逍要分银子,斗志昂然,这一脚力道十足,那打手整个人竟是向后飞出,在同伴惊呼声中,飞出窗口,很快就听到街道上传来“砰”的一声响,又听到一群惊呼声。

    “出脚太重,不会摔死了吧?”小师姑有些担心,收拾这群王八蛋自然没问题    ,可是她倒不希望真的弄出人命。

    秦逍立刻安慰道:“放心,楼层不高,最多残废,死不了人。”坐在椅子上,指着胡老三道:“擒贼先擒首,将胡老三先收拾了。”

    胡老三早已经是目瞪口呆。

    他召集十几号人上来,无非是壮大声势,心里却只觉得三四个人就能收拾局面。

    秦逍一个普普通通的狱卒,沐夜姬也不过是个身材火辣的娘们,一个少年,一个女人,收拾起来轻而易举。

    但看到手底下十几号人已经有半数躺在地上惨叫连连,不是折了胳膊就是断了腿,剩下的打手更是生出恐惧之心,不敢再上,这时候胡老三终于知道今天是碰上了女阎王。

    冷汗从额头冒出。

    今天真是撞了鬼。

    一个狱卒有出神入化的赌技,一个女人竟然有骇人的武功。

    这一定是有备而来,专门来砸场子的。

    没等他多想,沐夜姬已经含笑向他勾了勾手指头,胡老三这时候连后背也冒冷汗,勉强笑道:“姑.....姑娘,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你....!”

    “让你过来,别怕。”小师姑笑起来妩媚动人,真是风情万种。

    胡老三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除了好勇斗狠,更重要的是识时务。

    会打架的很多,但会打架却识时务的无赖却并不多。

    “姑娘.....!”胡老三已经感觉冷汗浸湿了后辈,步子沉重靠近小师姑。

    小师姑笑盈盈道:“你说你多不懂事,欺负孩子倒也罢了,连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少女你也要打,你说你是不是很欠揍?”

    “是,我.....我下次不敢了。”

    “我这人有底线,讲道理。”小师姑一本正经道:“我小师侄最后一把是赢了,所以除了台面上的八百两,你还要拿八百两出来。”

    胡老三连连点头,台面上只剩下不到八百两,他先赔付了,又让人下楼取了银子,将剩下的也都付了。

    秦逍手里拿着一叠子银票,眉开眼笑,又让人找了个包裹过来,将一百两现银也都装进包裹里。

    “你人挺好。”见秦逍收了银子,小师姑笑的更媚:“你们打不过我,所以咱们也不用再打了。”指了指窗户:“你自己跳下去,这事儿就算完了。”

    胡老三骇然道:“跳......跳下去?”

    “怎么,要我帮忙?”小师姑叹道:“我心地善良,最喜欢助人为乐,来,我帮你......!”刚抬起手,胡老三不再废话,转身冲到窗边,探头向下看了一眼,只见街道上黑压压一群人。

    赌坊大动干戈,楼下的客人们方才仓皇而逃,楼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都跟着跑出赌坊,全都站在大街上,听到楼上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还有人从楼上被丢下去,就知道上面战况激烈,更不敢再踏进赌坊内,又都想着看热闹,所以将赌坊门前挤得水泄不通。

    胡老三自诩在这龟城也有些脸面,街道上又不少数人,当着这些人的面跳下去,颜面无存,以后实在不好见人,回头看向小师姑,眼中流露出乞求的神色。

    秦逍似乎有些不耐烦,叫道:“小师姑,他不听话,不想跳!”

    沐夜姬赫然抬手,胡老三没等她出手,雄鹰展翅般跳了下去,很快就听到“哎哟”惨叫。

    这楼层虽然不算高,但也不算低矮,摔不死人,但没有练过轻功就跳下去,想要安然无恙绝不可能。

    胡老三落地之时,腿骨“嘎吱”一声响,随即一阵钻心剧痛从腿上蔓延开来,躺倒在地上,惨叫不止,四周众人面面相觑,又不少见惯了胡老三平日耀武扬威的模样,此时看到他腿折了,幸灾乐祸,暗自发笑。

    一时间也没人敢上去帮扶。

    没过多久,就见秦逍拎着一只袋子,从赌坊正门走出来,身后跟着一名打扮普通的身材火辣样貌出众的美人。

    “金钩赌坊信誉了得。”秦逍冲着胡老三竖起大拇指,“大家以后要赌钱,一定要选金钩赌坊,只要你有本事,赢多少他们都会如数奉上,绝不拖欠。”将装着银子的包裹扛在肩上,向胡老三挥挥手:“三爷,今天先到这里,过两天我们再来,告辞告辞。”

    众目睽睽之下,秦逍携着沐夜姬飘然而去,只留下一地鸡毛。

    人群中,一名黑衣人望着秦逍和沐夜姬远去的身影,目光深邃,随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群。

    黑衣人身法轻盈,此时天已经蒙蒙亮,此人穿街过巷,一路上行踪小心,时不时地观察四周,以免被人跟踪。

    黑衣人直走到郡守府侧门,拍了拍门,侧门打开之后,闪身而入,随即穿庭过院,郡守府的护卫瞧见他,都不阻拦,任他再府内畅通无阻,直到了东厢院外这才停下了脚步。

    院门前站着一名褐色劲衣人守卫,与郡守府的护卫装束完全不同。

    “老大人还没起身?”黑衣人恭敬问道。

    守卫道:“老大人素来起得很早,半个时辰前就已经起来,正在院内活动。”知道黑衣人在这个时辰过来,必然是有紧急事情禀报,转身推门而入,进去过后,很快就出来道:“老大人让你进去。”

    黑衣人进了院内,只见到一身灰衣的老者正在院内打着慢拳,速度虽然极为缓慢,却行云流水,宛若神仙,在边上不远处,静静站着一名紫衣人,宛若雕塑,一动不动。

    黑衣人上前跪倒在地,老者并没有停下,只是道:“怎么了?”

    “大人吩咐我们最近除了暗中打听天钺的下落,也要留意一下都尉府的那个小狱卒。”黑衣人恭敬道:“方才凑巧看到那个叫做秦逍的狱卒出现在赌坊,而且大闹一场。”

    灰衣老者依然是淡定自若,气息平稳:“大闹赌坊?”

    “他不是一个人,身边有一位高手,而且是一个女人。”黑衣人道:“属下看她的身法,至少也是中天境高手。”

    “龟城之内,中天境高手不多。”老者道:“她和秦逍是什么关系?”

    黑衣人低着头,异常恭敬:“秦逍称呼她为小师姑,而且属下确定,她是剑谷六绝之一的沐夜姬。”

    老大人动作顿了一下,缓缓收势,紫衣人已经拿着一只干净的毛巾上前,老大人接过,擦了擦手,递还给紫衣人,道:“陈曦,你对剑谷比较熟悉,沐夜姬你应该知道。”

    紫衣人陈曦含笑道:“沐夜姬是剑谷六绝之一,至少是六品,不过此人好酒嗜赌,否则要突破进入大天境不是没有可能。剑谷六绝之中,论起天赋,其他五人都无法与她相提并论。”

    “秦逍称呼她为小师姑,难道那孩子也是剑谷的人?”老大人若有所思。

    陈曦道:“倾城小姐与他有过交往,所以我们对他留了心。档案之中,他今年才年满十六,但据我们所查,三年前甄郡发生疫情,许多人被感染,死伤不少,秦逍也是其中之一,在路边差点死去,恰好被都尉府的捕头孟子墨碰上,救回一命,此后一直在都尉府当差。都尉府中并无他被救之前的档案,据秦逍自己对都尉府说,他跟随父母逃荒,父母感染疫病都已经过世,临死之前,父母交代他往龟城求救。”

    “那年甄郡因为疫情死了上万人,无数村落人畜无存,他父母感染疫情而亡,自然无法查证。”老大人叹道:“这孩子倒是很会编故事。”

    “所以他说自己十六岁,真假未可确知。”陈曦道:“而且秦逍特别喜欢饮酒,年纪轻轻,酒不离身。”

    老大人笑道:“西陵苦寒之地,气候不好,年轻人饮酒的多如牛毛。”看向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想了一下,才问道:“秦逍和沐夜姬关系如何?”

    “十分亲密。”

    “陈曦,你怎么看?”

    “属下不敢确定,但秦逍既然和剑谷的人在一起,而且关系亲密,那么无论他是否真的是剑谷门人,应该不会是天钺,可以将他排除。”陈曦轻声道:“剑谷的人绝不可能与天钺走得这么近,一旦发现天钺,剑谷的人不会手下留情。”

    晨曦的曙光布满天地,老大人抬头望向晨曦苍穹,喃喃道:“这世间万物,真真假假,没有过人慧眼,总是很难看破。”微一沉吟,才道:“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剑谷的人若是发现天钺,绝不会手下留情,必然是杀之而后快。”

    “老大人,是否继续留意秦逍?”黑衣人问道。

    老大人犹豫了一下,才道:“不必将过多精力放在他身上,但也不要完全不留意。沐夜姬来了龟城,而且和秦逍在一起,剑谷的人又是想做什么?”

    “那属下分派人手监视沐夜姬?”黑衣人立刻道。

    老大人摇头笑道:“你们都不是她的对手,监视她,很容易就被她发现,暂时我们没必要和剑谷的人发生冲突。”眼神变的阴鸷起来:“而且我们过问剑谷之事,一旦被罗睺知晓,少不得又要参我一本,罢了,剑谷丢给罗睺去管,我们只要一心找寻天钺就是。”

    话声刚落,忽听得鸡鸣声响起,老大人笑道:“这郡守府的公鸡活的太舒坦,打鸣都比别的鸡慢一步,陈曦,你和杜大人说一声,那只公鸡不能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