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夜行
    秦逍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沐夜姬帮助自己突破了二品?

    她会帮自己?

    “红叶婆婆,你帮我仔细检查一下,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虽然秦逍知道红叶的年纪很轻,但她一直扮作老太婆的模样,对她的称呼也就不好改口。

    红叶冷笑道:“后遗症?你要知道,洗髓手是剑谷的独门绝技,多少人求之不得。那个女人是中天境高手,耗力用洗髓手帮你,那是真的待你不错,如果不是她,天底下应该没有人能帮你如此迅速突破到二品。”

    秦逍心内叹了口气。

    自从第一次遇见沐夜姬之后,心里对她的人品多少有些成见。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帮了自己这样的大忙。

    以后对她倒也不必太过冷嘲热讽。

    不过自己突破二品,内心还是十分兴奋,道:“我能拍碎椅子,就是因为我突破了二品是吧?”

    “否则你觉得会是什么缘故?”红叶淡淡道:“上次探你经脉,虽然修炼【太古意气诀】能在短短几天有那般的成就,却也很可能是因为你的经脉异常所致,以当时的情况来看,你要突破进入二品并不容易。”

    “二品有什么好处?”

    “二品的条件,就是全身经脉畅通,打通了经脉之中存在的桎梏。”红叶对此解释的倒也还算耐心:“只要你体内真气充盈,可以随时调运真气,你拍椅子发力之时,是否真气顺着你的心思迅速到了掌中?”

    秦逍互相刚才的感觉,点头道:“正是。”

    “比之常人,自然强了许多。”红叶平静道:“不过你才刚刚踏入二品,遇到武道中人,你还不足以应付,所以不必让别人知道你的修为。”

    秦逍知道红叶这是好心,担心自己年轻得意,进入二品后便对外招摇。

    “还有别的事?”红叶见秦逍没有离开的意思,淡淡问道。

    秦逍虽然对红叶存有无数疑问,但红叶有言在先,不该问的不要废话,所以知道自己若是问七问八,不但得不到答案,只怕还会惹怒红叶,只能笑道:“没事。”

    红叶也不说话,那意思自然是下了逐客令。

    秦逍有些尴尬,转身要走,忽地想到什么,从怀里抽出两张银票递过去:“你这油铺的生意似乎不是很好,这点银子你拿着,手头会宽裕一些。”

    “用不着。”红叶依然冷淡:“没事不要往这里来,最好有事也不要过来。”

    秦逍心下苦笑。

    他虽然对红叶存有感激,而且打内心深处充满信任,可是红叶冰冷的性格实在让他有些不适应。

    说来也怪,和自己比较近的两个女人,小师姑性格太闹,红叶又太冷,都不怎么正常。

    从巷子内出来,木头巷又是一如既往地冷清。

    他抬头看了看月色,心知沐夜姬十有八九又跑出去赌了。

    她嗜赌如命,手里只有几两银子都敢跑到赌坊去,眼下手里拽着几百两银子,更没有待在屋里的必要。

    不过小师姑帮助自己突破了二品,也算终于做了件好事。                城中的赌坊有十几家,秦逍知道刚刚大闹金钩赌坊,沐夜姬绝不可能再往那边去,要找遍城中每一个赌坊,耗时耗力,而且自己也没有必要去找,毕竟以小师姑的身手,龟城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对付得了她。

    没有直接回屋,秦逍心想白天一直在家里沉睡,甲字监那边自有牛志照应,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却不知道孟子墨现在如何。

    孟子墨脱离都尉府,随时都要回关内,秦逍知道孟子墨平日里为人豪爽,马快之中但有谁遇到难处,孟子墨从来都是慷慨出手,他的薪俸虽然比普通衙差要多,但花起来却比谁都快,身上也根本留不下银子。

    此番他准备入关,身上若没有盘缠,自然是十分辛苦,秦逍本就打定主意要送孟子墨一些银两,让他入关后不至于处处受难,此时怀里揣着上千两银票,更是有了十足的底气,寻思是否将银票都交给韩雨农先且不说,但孟子墨那边,自己必须送几百两银子过去。

    他唯恐孟子墨不辞而别,自己还不能送他,也不耽搁,径自往孟子墨的住出去。

    天色已晚,街道上行人稀疏。

    秦逍快到孟子墨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到了亥时时分,而龟城在这个时辰,除了乐坊和赌坊,大部分都已经关门歇息,街道上也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从巷子传过来,斜对面就是孟子墨住处,秦逍正要过去,却听得“嘎吱”一声响,孟子墨竟然刚巧从屋里出来,秦逍心下欢喜,暗想自己在家里昏睡一天,幸好没有耽误事情,正要上前,却忽然发现孟子墨的衣着不似往常,一身黑色劲衣,竟然还将脑袋裹得严严实实,只留一对眼睛在外面。

    秦逍一怔,心下诧异。

    自打认识孟子墨至今,几乎都是看他穿着差服,连便服的样子也很少看见,更莫说眼下这奇怪的打扮。

    这明显是一身夜行衣的打扮,秦逍当然也知道,以这身打扮出门,那自然是希望真面目不被人瞧见。

    孟子墨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出门之后,迅速离开。

    秦逍心下惊诧,如果孟子墨是不辞而别要离开龟城,当然不可能是这身打扮,即使他有什么要事去办,也根本用不上夜行衣遮挡真容,这样做,当然是要去做不想为人所知的事情。

    眼见得孟子墨的身影便要消失,秦逍也不多想,迅速跟了上去。

    他刚刚得到小师姑的帮助,武道修为突破二品,虽然还只是个小天境,但对普通人来说,无论是无感还是速度力量,那都是远远超出。

    孟子墨的实战经验很丰富,刀法也很了得,但毕竟没有练过武功,一身功夫乃是行伍战阵练出来,上阵杀敌自然是勇士,但与武道中人相比,那就弱了不少。

    秦逍不敢跟得太紧,唯恐被孟子墨发现。

    为了不至于跟丢,取出红叶为自己配制的血丸,服下了一颗。

    血丸以狗血制成,自然可以大大增强秦逍的嗅觉以及在夜色之中的视觉。

    他只是远远盯着孟子墨,不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而孟子墨一路都是从偏僻之处而行,好在这时候街上也没什么人,无人注意。

    其实就算真的被人瞅见,在龟城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有人夜行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瞧见也只当没瞧见,谁也不想惹祸上身自找麻烦。

    穿街过巷,秦逍尾随在孟子墨身后,越发奇怪,不知道孟子墨深更半夜穿着夜行衣到底意欲何为。

    好一阵子,却是来到了玉带河边。

    玉带河是长岭山脉过来的支流,穿城而过,将龟城一分为二,分为东西两部分。

    玉带河两岸,自然是城中最繁华之地,多有青楼乐坊座落其中。

    西陵民风剽悍,不似关内江南附庸风雅,江南内河多有画舫穿梭其上,但玉带河上却从没有画舫出现,而且作为城中的主要水源,甄侯府对玉带河的管理一直以来都是十分严格,并不让人在河中嬉戏,而且玉带河日夜流动,所以河水清澈。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河岸两边纸醉金迷莺歌燕舞,乐声传出老远,不过一旦进入亥时,曲息人静,毕竟除了听曲品舞,客人们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携美共赴巫山。

    春宵一刻值千金。

    秦逍跟着孟子墨来到玉带河边时,有些诧异,他虽然从来不曾走进那些地方,但在衙门里也时常听说过,知道玉带河边主要就是寻欢作乐之所。

    难道孟子墨跑到玉带河,是要寻欢作乐?

    如果当真如此,也没必要那身打扮吧。

    但最重要的是,秦逍知道这些青楼乐坊很费银子,以孟子墨的财力,似乎也没有实力走进这些乐坊的大门。

    不过这时候青楼乐坊也都几乎关上了门,毕竟已经深夜,客人们还是希望抓紧事情办正事,所以整条河两边,也不再有曲声传出。

    秦逍眼瞧见孟子墨到了河边,借着河边的大树掩饰着,猫着身子缓缓前行,只走到一座乐坊前,这才贴着一棵大树不再动弹。

    秦逍远远跟着,比孟子墨更小心,自始至终都没被孟子墨发现。

    他也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与孟子墨中间隔着四五棵树,虽然依稀有乐坊的灯火照过来,但毕竟很暗,秦逍看孟子墨一清二楚,但这样的距离,孟子墨却很难发现秦逍。

    秦逍远远望去,见到孟子墨听在一家叫做“逍遥坊”的乐坊前,暗想难道孟子墨的目标是逍遥坊?

    他既然不可能是前来逍遥快活,那么以逍遥坊为目标的目的又是什么?

    逍遥坊内还隐隐约约传来欢声笑语之声,但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秦逍瞧见逍遥坊内的灯火熄灭了不少,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小,到最后再无声息。

    孟子墨很沉得住气,以大树为掩饰,自始至终紧贴着那棵大树,一动不动。

    秦逍等的都差点要困了,终于瞧见孟子墨从大树后面走出来,盯住了逍遥坊,随即四周环顾一圈,似乎是确定没有被人发现,这才直往逍遥坊迅速跑过去。

    ----------------------------------------------------

    PS:这个月争下榜,还请大家多支持,有月票就集中在这个月顶一下老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