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击
    孟子墨落地之时,显然是腿上的剧痛让他实在有些难以忍受,发出一声闷哼。

    “咚咚咚!”

    七八名青衣刀客从楼梯冲下来,孟子墨心知以自己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与这帮人继续力拼,咬牙向后门冲了过去。

    他知道前门有楼子里的守卫,若是撞上,很有可能会被拦阻。

    潜入逍遥居之时,他就观察好后院的情状,此刻却是从后面突围出去。

    甄煜江身边的两名刀客见孟子墨要往后门跑,一人护住甄煜江,另一人则是向孟子墨冲过来,想要挡他去路。

    孟子墨脚下不停,眼见那刀客阻挡,喉咙里猛地发出一声极为恐怖的吼叫,那刀客被这一吼惊住,握刀的手竟然没敢动弹,孟子墨趁势已经从他身边窜过,此刻从楼上冲下来的青衣刀客们大叫着追上去。

    “饭桶。”甄煜江眼见侯府十几人竟然都没能拦住孟子墨,吃惊之余,愤怒无比:“一群饭桶,别让他跑了,他要是跑了,老子要活埋了你们。”

    孟子墨冲到后院,腿上那一刀让他剧痛钻心,没有机会包扎,鲜血直流。

    若是他毫发无伤,大可以趁机翻上墙头,但此刻身上受了多处刀伤,最要紧的是腿上的那一刀,实在无法翻上墙头,而且后院大门已经上了锁,根本无法从后门冲出去。

    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绝境,握着大刀回过身来,青衣刀客们迅速过来将他团团围住。

    楼上一场激斗,孟子墨固然受伤,却也手刃了三名青衣刀客,更是砍伤了数人,但这些刀客毕竟都是身手不错,缠斗小半天,孟子墨的体能大大消耗,鲜血的流失也让他渐渐虚弱。

    孟子墨自知伤势之下,再也无法突围杀出,仰首望天,一瞬间,心中念头转过。

    没能为斩杀郎申水为郑屠户一家讨还公道,他心中遗憾,而且自知死后也必然会被作为把柄向都尉府发难。

    他心下颇有些悲凉,两名刀客对视一眼,知道这正是出手的好机会,同时窜出,直往孟子墨杀去,孟子墨心中悲愤,长吼一声,宛若狼嚎,不退反进,握刀迎上去。

    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声清啸,众人都吃了一惊,循声看过去,却见到墙头不知何时冒出一道影子,那人站在墙头,人未落,手中却抛出一条绳索,伸缩宛若灵蛇出洞,直冲孟子墨飞过去,听的墙头那人用低沉的声音道:“抓牢!”

    孟子墨精神一振,拼力一个扭身,探手抓住了飞过来的绳索,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墙头那人猛地一扯绳索,绳索带着孟子墨直往墙头飞了过去。

    这时候甄煜江已经冲到后门处,瞧见墙头那道身影竟然将本已是瓮中之鳖的孟子墨救走,脸色骤变,狂叫道:“不要让他们跑了,抓住他们,抓住他们。”几近疯狂。

    今夜之局,甄煜江和郎申水花了好大精力才布下,可说谋划的万无一失。

    甄煜江如愿以偿地让孟子墨落入了陷阱,在孟子墨踏入逍遥居的那一刻,甄煜江便知道都尉府已经是大难临头。

    孟子墨无论死活,只要有他在手中,就足以对都尉府发出致命的一击,或许不足以致韩雨农于死地,却也足够将韩雨农逐出西陵。

    没有了韩雨农的龟城都尉府,瞬间就会崩塌,自今而后,都尉府又会如同当初一样,成为任由甄侯府驱使的走狗。

    甄煜江并不担心朝廷继续派人过来。

    并非所有的跑过来的都尉都能成为韩雨农,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韩雨农那般油盐不进。

    新的都尉赴任,首先要抵得住甄侯府的金钱和美人攻势,若真的油盐不进,想要在甄郡立足,还要立下赫赫功劳,如此才能让都尉府上下心服口服,甘愿听命。

    韩雨农能够成为甄侯府的眼中钉肉中刺,并非一朝一夕而成,而是花了数年的时间,才在龟城站稳脚跟。

    此人一走,至少在数年之内,甄侯府高枕无忧,一如当年可以在甄郡为所欲为,根本不用忌惮朝廷。

    甄煜江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办成了这件事情,那么自己在父亲眼中的分量将大大提高,也许父亲过世之后,长信侯的爵位就可能由自己来城西,而远在京城被当作人质的那位大公子,日后便要跪倒在自己的脚下。

    一切本来就要实现,但眼前的情形,却是要让煮熟的鸭子飞走。

    孟子墨如果真的被救走,那么自己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今晚行刺是孟子墨所为,都尉府也绝不会轻易向甄侯府让步。

    孟子墨绝对不能被救走!

    在少公子的狂叫声中,孟子墨已经被绳索扯上墙头,高墙上那人远远瞥了甄煜江一眼,并不耽搁,带着孟子墨从高墙向外跃下,很快,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马蹄声。

    青衣刀客们当然知道被孟子墨逃脱的后果。

    十几号人,而且早早埋伏,设下圈套等鱼儿上钩,鱼儿也不负期望地上了钩,本该是瓮中捉鳖十拿九稳的小事情。

    可现在自己这边不但死伤数人,要紧的是孟子墨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救走,这事情要是传扬开去,甄侯府的护卫们不用做人,甄侯府更是没了脸面。

    以少公子的性格,要是不能将孟子墨抓住,在场所有人只怕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所以不用少公子再疯狂叫喊,有人迅速冲到后门,砍断了铁锁,冲出门去,有个别身手不错的则是直接冲到高墙边上,攀上墙头。

    甄煜江气的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发现一直护着自己的两名护卫还呆呆站着,破口骂道:“你们愣着做什么?去追,赶紧去追。”一脚踹在一名护卫的腰间,那护卫被踹的差点摔倒,哪敢再耽搁,和另一名护卫迅速跟着其他人追了出去。

    刀客们追出去之后,甄煜江忽然想到什么,立时道:“快,都尉府,赶紧找人去围住都尉府。”

    “少公子,你是说刚才救走孟子墨的是都尉府的人?”郎申水此时也慌了手脚,没想到万无一失的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一定是。”甄煜江道:“围住都尉府,让他们的人无法进出,立刻.....立刻派人去调狼骑,连夜入城,全程搜找,张贴告示,谁要是找到孟子墨的下落,赏.....赏黄金千两。”

    郎申水正要答应,身侧昏暗之处忽然一道身影窜出来,速度快极,郎申水吃了一惊,没看清楚来者到底是何人,便觉喉咙一阵剧疼,一把锋利的匕首竟然没入了他的喉咙。

    匕首锋锐异常,穿透了郎申水的脖子,锋刃自郎申水后脖子冒出。

    郎申水喉咙发出“格格”之声,眼珠子暴突,眸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甄煜江也呆住,瞧见那匕首从郎申水喉咙拔出,血水喷溅,终是回过神来,惊骇之下,已经看到那身影也是蒙着脑袋,看不清面孔,没等他多想,那人手中的匕首已经向他直刺过来。

    甄煜江万没有想到,孟子墨被救,这逍遥居里竟然还藏着一名刺客。

    毫无疑问,这名刺客一直都躲在昏暗的角落,自始至终都没有轻举妄动,如同毒蛇一般,找到机会,发出了致命一击。

    甄煜江虽然纨绔,但出身于西陵门阀,本身的身体也是颇为强壮,再加上也练过些拳脚功夫,见到对方匕首刺来,不及多想,抬起右臂想要阻挡。

    “噗!”

    对方的匕首十分奇怪,宛若一条鱼,却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甄煜江抬臂阻拦,对方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匕首自下向上一撩,少公子右手自手腕处立时被切断,右手飞了出去,断手处鲜血喷涌而出。

    甄煜江剧痛钻心,但生死攸关,顾不得断手,脚下一用力,整个人向后退去,放声叫道:“救命,救命!”

    那身影斩断甄煜江的右手,并没有放弃,如豹子般扑上来,再次刺出匕首,甄煜江虽然竭力闪躲,但那匕首还是从他脸颊划过,自左边嘴角至耳根处,划开一刀深深的刀口,皮肉翻开,鲜血淋漓,异常可怖。

    甄煜江惨叫一声,向后连退两步,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倒在地。

    身影本待再次出手取了甄煜江的性命,却听得“呼呼”风声起,抬头看时,只见一把椅子向自己飞过来,数名逍遥阁的打手正向这里冲过来,有人已经大喊道:“抓住此刻,保护少公子。”

    这些人虽然不是侯府的侍卫,但都认得甄煜江,也知道甄煜江如果真的死在逍遥居,整个逍遥居上上下下到时候肯定一个也活不了。

    此刻就算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甄煜江。

    那身影明显是知道一旦被这些青楼打手纠缠,未必能走脱,不再去管甄煜江,转身便走,速度快极,眨眼间就冲出了楼子,冲到后院后,后院的门刚才已经被青衣刀客们打开,此时无人拦阻,那身影轻而易举从后门走脱。

    甄煜江坐在地上,有两名打手装模作样去追那刺客,剩下的人则是围在甄煜江身边,看到甄煜江断手处依然鲜血直喷,而他脸上那一道刀口,血肉模糊,当真是狰狞可怖,本来长相还算不错的少公子,此时面相就如同恶鬼一般。

    郎申水的尸首躺倒在地上,喉咙处一道血孔,鲜血兀自从血孔泊泊向外流,一双眼睛未闭,睁的老大,死不瞑目。

    ----------------------------------------------------------

    ps:大家要是觉得写的还行,还请帮忙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