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紫衣监
    马车之中突然发出声音,在场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

    方才杜鸿盛从马车之内出来,大家自然理所当然地觉得这马车里面只有郡守大人一人,好歹也是一郡之守,名义上的最高长官,自然不屑于与人共乘一车。

    这时候突然有人在车厢内说话,又怎能让人不吃惊。

    史陵一脸诧异之色,但很快沉下来,还没说话,就听车内那尖细的声音继续问道:“杜大人,要带头闯进都尉府的到底是什么人?”

    “回老大人话,是甄郡狼骑统领史陵。”杜鸿盛面朝车厢内,身子微躬:“长信老侯爷坐镇甄郡,为了防止贼寇作乱,当年向朝廷请求设立一支兵马,一旦甄郡有紧急情况,这支兵马可以随时调动用来平乱。”

    车厢内那声音道:“老夫知道,西陵总共有三支这样的兵马,朝廷将他们称为平逆军。”

    “正是。”杜鸿盛笑道:“甄郡狼骑就是平逆军的其中一支,史陵是老侯爷亲自挑选的狼骑统领,很有才干。”

    车厢内发出笑声:“行伍中人,勇往直前,性情冲动也是理所当然。”顿了顿,才道:“史陵,你不必在这边搜找了,带人去其他地方找一找。既然有谋反的刺客,自然要不惜一切代价抓捕归案。”

    他声音从容,虽然众人只听到他的声音,却感觉到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实际上史陵和其他人一样,内心充满了震惊。

    马车内还有其他人,虽然让史陵很意外,倒也不知太过惊骇,可是杜鸿盛竟然对车内那人恭敬地称呼“老大人”,这就让史陵大吃一惊。

    能让杜鸿盛都谦恭异常的人,能是一般人?

    车内那人两句话一说,意思就是让史陵不要继续在都尉府纠缠。

    史陵虽然吃惊于车内那人的身份,但这里终究是龟城,而龟城的主人是长信侯,他史陵也只有一个主人,不是朝廷,是甄家。

    “老大人,恕卑将斗胆,敢问您为何知道刺客不在都尉府?”

    史陵虽然不会因为车厢那人一句话就离开,但既然知道对方身份不简单,却也是尽量让自己显得恭敬一些,杜鸿盛称呼那人为“老大人”,自己也这样称呼,应该不会出差错。

    “因为是老夫说的。”那声音淡淡道。

    史陵一怔,想不到对方会给出这样的解释。

    杜鸿盛见史陵还在犹豫,皱眉道:“史陵,老大人说的话,你没听见?还不带人赶紧去找刺客。”

    史陵狐疑地看着车厢,嘴唇微动,没说撤走,也没有说继续留在这里,显得颇有些踌躇。

    “看来老侯爷对底下的人管束的还不够严格。”车厢内那人叹了口气:“杜大人,老夫现在明白,为何你要请老夫跟随你一起来。你说这支兵马未必能听你调动,我还不大相信,现在终于信了。”

    副统领严青当年就是四处劫掠的亡命之徒,虽然被甄家收揽,但骨子里的凶狠一如既往。

    听到车厢那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心里就老大不爽,这时候忍不住叫道:“车厢里的,你到底是什么人?要说话出来说话,别在里面装神弄鬼。”  甄郡的人们多少年来只知道有甄侯府而不知有朝廷,草寇出身的严青对甄侯府有畏惧,可是没有尝过朝廷的厉害,对于朝廷的官员,还真没有什么敬畏之心。

    他话一出口,史陵脸色一沉,心知不妙,叫道:“住口!”

    也就在这时候,本来坐在车辕头赶车的车夫,身形陡然而起,飞掠到骏马上方,足尖在马背上一点,整个人已经向严青飞过去,手中那长长的马鞭如同毒蛇般,瞬间卷住了严青的脖子,还没等四周众人反应过来,车夫一甩马鞭,竟是将严青甩飞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狼骑副统领重重地摔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一时间甚至起不来身。

    “好大胆!”狼骑之中,不少人与严青交好,狼骑兵自持是甄郡最强的兵马,素来狂妄的很,此刻严青被打,其他人都是赫然变色,随即不少人便要向那车夫冲过去。

    “住手,都不要动!”史陵厉声喝道。

    杜鸿盛也是拉下脸来,沉声道:“史统领,此人竟敢亵渎老大人装神弄鬼,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车夫教训了严青,淡定自若回到车辕头。

    “毕竟是边荒之地,不懂规矩。”老大人叹道:“出言不逊,若是在京都,这时候已经是横尸当地,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看在老侯爷的份上,从轻发落,回去告诉老侯爷一声。”

    都尉府的捕快本以为今日必有一场厮杀,不向郡守大人亲自前来。

    不过有人觉得甄侯府素来蛮横,手底下的狼骑更是狂妄的很,即使郡守大人来了,也未必能改变局面。

    却不想跟随郡守大人一起来的神秘人,竟然是个大人物,马车夫出手干脆果断,身手厉害,根本没将狼骑副统领放在眼里,而所有人也都看出来,这车夫必然是车中老大人的属下。

    郡守大人手底下没有这般厉害的角色,即使有,也不敢对狼骑的人轻易出手。

    史陵盯着车厢,脸色难看,猛然间,一丝冷汗从他额头渗出来,声音里带着一丝惊恐:“难道.....难道是紫衣监的大人?”

    在场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紫衣监是什么所在,但其中自然也有少数人听说过,“紫衣监”三字入耳,听过的人身体一震,眼中立时显出恐惧之色。

    杜鸿盛冷哼一声,道:“萧老大人宅心仁厚,已经饶他一命,史陵,你是不是还要抗命?”

    史陵额头冷汗直冒,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得马蹄声响,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马上骑士的装束正是一名狼骑兵。

    到了近处,狼骑兵翻身下马,迅速跑到史陵身边,附耳低语两句。

    史陵眉头一紧,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上前两步,对这车厢躬身行礼道:“卑将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失礼,还请老大人降罪!”

    “都是为了抓捕刺客,此番就恕你无罪了。”萧老大人轻叹道:“史陵,听从老侯爷的吩咐,维护甄郡太平,这自然是理所当然,不过也莫忘记,你们和老侯爷一样,吃的都是朝廷的饭,心里要有朝廷才是。”

    “卑将明白。”史陵恭敬道。

    萧老大人不再多言,只是咳嗽了一声,杜鸿盛这才向一直没有吭声的韩雨农道:“韩都尉,既然老侯爷吩咐狼骑搜找刺客,你们都尉府就不要添乱了,吩咐所有人不要轻举妄动,只等史统领抓住刺客再说。”回到了车厢内,车夫一抖马缰绳,马鞭在空中甩了一下,发出一声脆响,马车便即缓缓向前驶去,自始至终萧老大人都不曾露面。

    韩雨农冷冷看了史陵一眼,并不废话,转身回到府内,捕快们立时将都尉府大门紧紧关上。

    史陵深吸一口气,瞧见严青已经被人扶起来,这才吩咐道:“传令下去,留下一百骑,封住都尉府四周所有路口,路口设障,没我命令,任何人不得通过。安排二十名弓手登上屋顶,居高监视.....!”瞥了一眼被人扶过来的严青,问道:“你怎样?”

    “无妨。”车夫手下留情,严青虽然当众失了颜面,但却也并无大碍。

    “你留在这边,监视都尉府,不必与他们冲突,可是也不许他们一人离开。”史陵冷冷道:“老侯爷回头自有吩咐。”

    严青拱手道:“遵令。”

    “陈鹤,刘影,你二人各带一百骑兵,全城搜找。”史陵沉声道:“药铺、医馆、客栈都要仔细找,只要右腿有伤,立刻拘押,若是反抗,当场格杀。”

    安排妥当,严青才轻声问道:“大人,出了什么事?”

    方才一名骑兵过来向史陵附耳禀报,史陵听后脸色有变,严青瞧出情况不对,他平日里与史陵关系极好,称兄道弟,此时忍不住低声询问。

    “木头巷。”史陵轻声道:“秦姓狱卒的住处在木头巷,老侯爷天亮之前就已经安排人手过去,那边.....出事了!”不多解释,过去翻身上马,吩咐道:“宋闯,带二十人随我来。”一抖马缰绳,飞驰而去,一名部下领着二十名骑兵,紧随其后,片刻间就不见踪迹。

    韩雨农回到厅内,众捕快却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慌张,不少人脸上反倒显出欢喜之色,有人已经道:“瞧瞧那帮狗东西,听到那位老大人的声音,都不敢动弹,就像耗子见了猫。”

    “开玩笑,你以为那位老大人是谁?”一名年长的捕快流露出几分得意之色:“那是紫衣监的人?你们知道紫衣监是什么所在?嘿嘿,告诉你们,今天那位老大人真要杀了姓严的,甄侯府那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紫衣监到底是什么所在?”有人立刻道:“听着好像是宫中十六监......1”

    年长捕快瞥了他一眼,道:“宫中十六监?嘿嘿,十六监里有紫衣监?告诉你们,宫中十六监加起来,那也抵不上紫衣监一个衙门......!”

    “都别多说了。”不等年长捕快说完,韩雨农已经皱眉道:“派人守着府中各门,其他人老实待着,莫要在这里胡说八道,祸从口出的道理,难道你们不懂?。”

    众人顿时不敢多言,韩雨农也不废话,丢下众人,径自而去。

    -----------------------------------------------------------------

    ps:线索一点点抛,伏笔一点点埋,故事一点点讲,精彩一点点来,弟兄们,月票呢?收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