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山魈
    秦逍躲在荆棘藤丛后面,确定这是一群猎人,这才宽心。

    只是听他们所言,似乎在山上打猎的时候,遇到了极大的麻烦,甚至出现了伤亡,那个叫羊娃的哭哭啼啼,却是因为他的父亲受了重伤。

    憨伯显然在这群人中颇有威望,指挥众人抢救羊娃他爹,伤者现在最严重的的情况,是止不了血。

    秦逍自然清楚,这些猎户靠狩猎为生,为了以防万一,身上多少也会携带一些伤药。

    但毕竟都是穷苦人,也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珍贵药物。

    如能帮助止血,这些人肯定也不会吝啬身上的药物,既然无法止血,只能证明他们身上的伤药确实起不了什么作用。

    救人如救火,耽搁不得,一旦血液流失太多,很可能再也醒转不过来。

    秦逍身上恰好有红叶给他准备的金疮药,他也知道这样的伤药定然不一般,瞧见那伤者危在旦夕,而且是贫苦猎户,便没有再犹豫,从荆棘藤丛后面站出来,取出了金疮药,走向这群猎户。

    他突然出现,猎人们有些吃惊,已经有人沉声喝问道:“是谁?”

    憨伯也站起来,抬手道:“不要乱动。”走上前来,借着月光打量几眼,才向秦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有止血的伤药。”秦逍将金疮药递过来:“你们有人受伤,拿过去试试好不好用,我也不大确定。”

    “不是坏人。”憨伯看秦逍虽然破衣烂衫,但年纪不大,语气真诚,还主动拿出伤药,自然不是坏人,上前拱手道:“娃子,谢谢你了。”

    这时候救人要紧,憨伯也不客气,接过瓶子,径自过去为伤者敷药。

    其他猎人都围拢过去,秦逍想到什么,上前道:“对了,你们可带了酒?”

    “你要饮酒?”一名猎人解下腰间的酒袋子:“这里有,不是好酒,凑合着吧。”

    “不是。”秦逍道:“伤口敷药前,最好先用酒水清洗一下,这样不会感染。”

    憨伯道:“娃子说的对,先清洗伤口,有酒的都拿过来。”

    几人花了片刻时间,终是将金疮药给伤者敷上,秦逍在旁边看得明白,伤口在腹部,一道又大又深的的伤口血肉模糊,触目惊心,但那伤口明显不是刀枪所致,也不像是野兽撕咬。

    伤口太大,整整一瓶金疮药都被敷上去,秦逍心知救命要紧,并无不舍之心。

    秦逍预料的果然没错,红叶所赠的金疮药,当真是疗效显著,敷上之后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伤口处的血液便已经凝结起来,如此便无法继续向外流血,伤者兀自在昏迷之中,不省人事。

    只是既然止住了血,就有了活命的希望。

    众人都是微松了口气,憨伯瞧见金疮药瓶内没有丝毫剩余,有些尴尬,向秦逍道:“娃子,伤药都用完了,要多少银子,你说出来,我们凑凑给你。”

    秦逍摆手笑道:“不用不用,我也是捡到的,能救命就好。”  羊娃这时候已经走过来,他二十出头年纪,有着西北人结实的身体,跪倒在秦逍面前,感激道:“多谢救命之恩,我给你叩头!”便要叩头,秦逍急忙抱住,道:“可别这样。”将羊娃抱了起来。

    “大伙儿先都歇歇。”憨伯吩咐道:“羊娃他爹伤口刚刚敷上药,不好动弹,等天亮了再说。”又吩咐人拾了柴火,就在山脚生起了篝火,羊娃照顾着父亲,其他人则是围着篝火堆吃干粮。

    秦逍拿出伤药救了羊娃他爹性命,众猎人也并不嫌弃秦逍是流浪的乞丐,反倒对他很是照顾,拿出干粮先让秦逍食用,方才清洗伤口虽然用了不少酒,却还有些剩余,秦逍也不客气,灌了两口,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娃子,你从哪里来?”憨伯递给秦逍一只烤饼:“怎么到了这里?”

    秦逍早就准备好了说辞,笑道:“前几年瘟疫,村子的人都没了,只剩我一个到处流浪,好在命大,活到现在。”

    “那年死了不少人。”憨伯叹了口气:“去年又遭了荒,乞讨为生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大伙儿都没有余粮,讨饭也不容易。”

    “憨伯,是山上遇到了野兽?”秦逍咬了一口烧饼:“怎么伤的这么重?”

    旁边一人道:“这还算命大,至少能活着。我们村里已经在山上死了四个人,唔,不对,今天六子也没了,还有那个姓罗的狗杂碎,这前后已经是六条人命了。”

    秦逍吃了一惊:“六条人命?”看着憨伯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山魈。”憨伯苦笑道:“山里有一头山魈,凶猛得很,你瞧羊娃他爹,只是被山魈踢了一脚,就飞出去老远,划破了肚皮,幸亏命大,遇上娃子你有药可治,否则又要死在这里了。”

    秦逍更是诧异:“山上有山魈?”

    “这几个月村里的人都从这里上山,到山脉深处狩猎。”憨伯解释道:“两个月前头一次发现了山魈,一行六个人,两个人折在了山里。一个月前,又折了一个人,半个月前,羊娃他堂兄也死在山魈的手里。”

    秦逍忍不住道:“山魈那般凶猛,就换一个地方狩猎,为何要一直往这片山岭来?”

    旁边一名猎人没好气道:“还不是为了两张熊皮。本来以前上缴赋税,都有成例,加起来整个村子交上三十张皮子就行,其中也就两张虎皮难一些,但大伙儿齐心协力,每年也能凑上。可是从去年起,上面又要让咱们多交两张熊皮。这一段山脉,只有这片才有熊瞎子出没,去年好不容易弄了一张熊皮,整个村里还欠下一张,上面发下话来,今年交不上三张皮子,不但要取消了咱们的猎户权,村里的男丁还去矿山白干三年抵税。”

    他这样一说,其他人的脸上也都显出恼怒之色,但随即有人苦笑着,又无可奈何。

    苛政猛于熊也!

    秦逍知道赋税增加,无非是甄家加重了对百姓的盘剥。

    两张熊皮价值不菲,对连吃穿都成问题的猎户来说,当然不可能有银子去购买熊皮,唯一的办法,就只能上山狩猎,找到熊瞎子获取其皮。

    常年打猎为生,对山上的情况当然也很清楚。

    在何处猎虎何处屠熊,心里都很清楚。

    虽然上山捕熊极其凶险,可是比起赋税,猎人们也只能上山拼命。

    憨伯叹道:“不能捕杀山魈,便难以在这片山域捕熊。要找到一头熊,有可能要花去两三个月时间都未必如愿,到了十月,皮子就要缴上去,我们只能想办法先将山魈杀死。”

    憨伯等人未必真的是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秦逍,只是大家为了缴纳赋税,以性命做赌注,心中难免怨怒,今晚又有人伤亡,心中憋苦,无非是说出来以解心中怨气。

    “那你们可伤了山魈?”秦逍问道。

    “狗屁。”一名猎人怨怒道:“咱们知道那山魈厉害,在山中行走,如履平地,就算人再多,那也未必能伤着山魈。大伙儿商量,找江湖游侠出手相助,我们听说那些游侠都是武功高强,山魈再厉害,也绝非游侠的敌手。只要找到游侠,让他带着我们一起围捕山魈,那山魈也就活不成了。”

    秦逍寻思如果真的有武道高手出手相助,再加上一众猎手,捕杀山魈倒还真是大有可能。

    “我们到了镇子上,打听武功高强的游侠,倒是遇见几个,但他们眼高于顶,瞧不上我们,还说他们的功夫可不是用来对付牲畜。”猎人恼道:“我们等了好几天,终于找到一个姓罗的游侠,他看上去强壮威猛,带着一把大刀,二百来斤的大石墩,他一手就能提起来。我们说明原因,还凑了二十两银子,只要他能帮助我们捕杀山魈,二十两银子便归他所有。”

    “他自然是答应了。”秦逍道。

    憨伯叹道:“我们对他寄以厚望,只以为罗游侠出手,那山魈必死无疑。他到了我们村里,我们好吃好喝招待了两天,还先付了十两银子的定金,昨天中午我们出发上山,一直深入到山魈出没的地方,设下了埋伏,等着那山魈出现。直等到今天中午,那山魈终于出现,本来大伙儿商量好,山魈出现后,我们先以弓箭射击,游侠再出手,只要伤着那山魈,大伙儿一拥而上,拼了命也要杀死山魈。”

    “那后来如何?”

    “后来?”边上猎人啐了一口,“那山魈一出来,姓罗的被吓得屁滚尿流,不仅不敢上去,还转身就跑,被那山魈瞧见,轻而易举就追上姓罗的,抓住了他的一条腿,甩了十来下,活活摔死。”

    秦逍心下愕然,暗想那山魈还真是凶猛。

    “大伙儿见势不妙,急忙撤退,山魈追过来,羊娃他爹用铁叉去扎它,被它一脚踢在肚子上,踢飞出去。”憨伯叹道:“肚子被树杈划破了,羊娃背了他爹就跑,咱们用弓箭射退了山魈,那山魈扑过去抓住了六子,大伙儿知道无法救援,趁机退下来,六子落在山魈手里,我们也才保住了性命。”苦笑道:“六子落在山魈手里,自然是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