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诱敌深入
    箭矢连续不绝,后面的追兵也是越来越近。

    猛听得一声马嘶,一人座下骏马猛地一个人立,马背上的骑士猝不及备,虽然极力拉着马缰绳,却还是栽倒地上,前面众人回过头,见此情状,都是大吃一惊。

    却只见到胖子厉声道:“大公子快走!”竟然兜转马头,骏马往回跑。

    大公子脸色大变,勒住马,拔出佩刀,兜转马头便要回去救援,赵毅却已经扬起手中马鞭,狠狠抽在大公子的马臀上,叫道:“大公子快走。”

    那马吃疼,硬是继续往前奔。

    其他人都是弯弓搭箭,向追兵射了过去,掩护胖子。

    胖子回马到得摔落下马的同伴边上,伸手拽住,沉声道:“上马!”

    那人正要上马,却听得嗖嗖声响,眼角余光瞥见一支箭矢直射向胖子,胖子此时一手执马缰绳,一手拉着他手臂,腾不出手抵挡那支箭矢。

    此人倒也勇悍,足下一用力,身体向前扑出,挡住了胖子,“噗”的一声,那支箭矢直没入他后背,还没多做反应,“噗噗噗”数声,又是数支箭矢射过来,全都射中此人。

    此人拼力喝道:“快走,保护大公子!”挣开胖子的手,转过身面朝追兵,身体摇摇晃晃,却还是竭力往前冲出几步,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胖子并无耽搁,调转马头,催马疾行。

    秦逍回头看到后面情状,心下惊骇,不想这些人竟是如此仗义。

    山脚下地势开阔,最适合骑兵射手,秦逍心知这般下去,迟早要被追兵追上,对方人多势众,箭术了得,到最后只怕都要被追兵射杀。

    片刻功夫,再回头时,已经可以看到那群追兵的装束,只听有人惊呼道:“大公子,是图荪人,他奶奶的,是北方的蛮子。”

    秦逍闻言,也是吃了一惊。

    图荪人生活在北方草原,整个北部地区,分为漠北、漠南和漠西三片,漠南草原与帝国直接接壤,而帝国在边境设立四镇,统称为北郡四镇,构筑成卫戍北方的防线。

    图荪大大小小有数十个部落,分布在大漠之地,其中以漠南的部落最众,图荪最强大的六个部落,其中有四个分布在漠南草原,一度对帝国构成严重的威胁。

    十几年前,趁西陵兀陀之乱和南方慕容谋反,图荪人各部集结了二十多万人,南下劫掠,边关生灵涂炭,其中一支上万人的骑兵深入帝国境内,直接威胁到京都的安全。

    也幸好黑羽将军雪夜擒可汗,及时解决了西陵的麻烦,而帝国也集结精锐,设下埋伏,将那支万人骑兵军团予以重创,逼迫他们撤了回去。

    图荪各部本就是以利结合,若是节节胜利,自然是皆大欢喜,攻势也会越猛,可是一旦遇到挫折,内部的矛盾就会立刻显现,而帝国也抓住时机,施以收买分化策略,让兵力庞大的图荪大军短时间内便即分散瓦解,铩羽而归。

    秦逍还记得别人说过,那一年刚好漠南草原遭了大雪灾,各部牛羊牲畜死伤无数,这就让吃了败仗的图荪各部雪上加霜,接下来,为了挽回损失,各部互相攻略,自相残杀,漠南草原血雨腥风,连续攻杀多年,虽然最终平静下来,但元气大伤,直到如今也还没有完全缓过劲来。

    当年参与攻唐之战的除了漠南草原各部,漠西草原亦有不少部落加入其中。

    莫西最强大的乃颜部,便是那支深入帝国境内的万人骑兵军团的重要组成部分,损失惨重,退回漠西之后,乃颜部对帝国从骨子里发憷,再也不敢踏卷入对帝国的战事。

    而长岭北边,就是漠西草原。

    长岭是保护西陵的天然屏障,虽然并没延伸到嘉峪关,但长岭东端有一片狭窄的出入口,而且往北上百里地都是黄沙漫漫的戈壁地带,被称为塔里大戈壁,戈壁之中,又到处是沼泽,虽然不似长岭作为天然屏障,却也是骑兵难以逾越之地。

    所以西陵人并不担心漠西草原的图荪人能杀过来。

    秦逍却没有想到,今夜突然出现的追兵,竟会是图荪人。

    这群图荪人是从何而来?

    难道他们是越过了塔里大戈壁,杀进西陵劫掠?

    秦逍心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要攻入西陵,若没有实力强大的骑兵军团,那就是羊入虎口,需知西陵门阀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有上千骑兵杀进来,西陵门阀也足以在短时间内将他们一网打尽。

    更何况有塔里大戈壁作为屏障,根本不可能有大兵团能越过。

    图荪人不是傻子,真要是数千骑兵耗尽心力从塔里大戈壁进入西陵,那么嘉峪关内的唐军必然迅速出击,后勤无力的图荪骑兵,就只能成为唐军和西陵门阀联手攻伐的箭靶子。

    所以秦逍实在河南想象,这几十名图荪骑兵到底从何而来?而他们又为何非要对大公子穷追不舍?

    那些人的角弓长矛已经清晰可见,如狼似虎,除了“嗖嗖嗖”箭矢之声,更有他们发出的呼喝之声。

    后面传来一声惨叫,众人回过头,只见大公子又一名手下被射翻在地,此时那群图荪骑兵越来越近,大公子等人都清楚,这时候若是回救,不但绝无可能救出同伴,反倒必定要死在乱箭之下。

    “不要在一起,分开!”大公子忽然高声道。

    他这一说,手下众人立刻明白,当下便有三骑往南边飞驰而去,胖子和赵毅则紧随着大公子继续往西边走。

    果然,大公子兵分两路,图荪人立时也分出一队人马,向驰往南边的那三骑追过去。

    只是身后兀自有二三十名骑兵紧追不舍。

    “大公子,这样他们迟早要追上来。”秦逍在后面抱着大公子的腰:“而且他们箭法了得,我们不能这样一直跑下去,往山上去,到了山里,他们就不好追我们了。”

    大公子闻言,竟也不犹豫,当机立断,大声道:“胖鱼,赵毅,上山!”一车马缰绳,果真驰马向山上奔去。

    胖鱼和赵毅立刻明白过来,也都扯马往山上去,很快三匹马就冲入到山林之中。

    图荪人哇啦哇啦大叫起来,也都纷纷转马往山上追去。  长岭山林不但陡峭,而且林中藤蔓丛生,骏马在山林里自然不可能,进了山林,大公子等人立刻翻身下马,这时候也顾不得马匹的死活,迅速往山上跑。

    图荪人那边人叫马嘶,显然没有想到大公子一行人会躲进山里,阵脚有些乱,但很快也都静下来,所有图荪骑兵全都下马来,拔出马刀,分散开来,迅速向山上追过来。

    大公子三人却都收起刀,长弓在手,躲在树后,秦逍紧跟在大公子身边,也取了鱼肠刺在手中。

    大公子瞧见秦逍竟然取了一把异样的短刃在手,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大公子,右边十五步左右。”秦逍压低声音道。

    天早已经黑下来,山林之中一片漆黑,要面对野兽般的图荪人,秦逍知道这种情况下,五感必须足够敏锐才能占得先机,所以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趁机吞服了一颗血丸。

    这时候他视力惊人,大公子尚未发现情况,他已经瞧见一名图荪兵冒出头来。

    他这一提醒,大公子立刻警觉,弯弓搭箭,顺着秦逍指明的地方瞧过去,果然见到那图荪兵正鬼鬼祟祟上来,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根本不犹豫,“嗖”的一声,利箭刺破空气,迅疾无比,“噗”的一声,正中那图荪兵的眉心,箭法也着实精准了得。

    附近顿时响起图荪兵的惊呼声,那边胖鱼听声辨位,当机立断,也射出一箭,听得一声惨叫,也是射杀了一人。

    秦逍心下暗自赞叹,心想这大公子和手底下的人还真不是一群酒囊饭袋,手里的功夫还真是不赖。

    大公子得到得到秦逍的提醒,射杀一人,精神一振,拍了拍秦逍肩头,低声道:“往山上去。”带着秦逍继续往山上走。

    图荪兵的射术也极其了得,似乎察觉到动静,立时便有两支箭矢射过来,好在大公子和秦逍走位风骚,俱都躲过。

    一开始双方以弓箭为武器,大公子依仗着秦逍惊人的视力,但凡秦逍指明方位,立刻出手,前后竟然有四名图荪兵丧生在大公子箭下,只是图荪人逼得越来越紧,越到林子深处,树多枝茂,弓箭已经很难派上用场。

    大公子又连出数箭,却都有树木挡住,而且那些图荪兵更加小心,再无射中一人。

    胖鱼和赵毅一左一右距离大公子几步之遥,慢慢后撤,将图荪兵引入到了茂林深处,这时候也都知道弓箭效用太弱,俱都是拔出马刀在手。

    图荪兵分散在林中,但显然也知道大公子等人不好对付,三人作为一队,互相掩护。

    大公子以一颗大树作为掩护,秦逍探头向前看了一眼,低声道:“大公子,那边有三个人正向这边靠近,距离我们还有十步之遥,他们都是拿刀,没有弓箭。”

    大公子微微颔首,左右看了看,赵毅和胖鱼也都看着大公子这边,大公子简单明了地做了一个手势,几人平日里显然是经常训练,两人立时懂得大公子手势的意思,都是点了点头,猫着身子从树后移动出去,左右包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