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兄弟阋墙
    宇文承朝回过头,向秦逍招手,示意秦逍过去。

    秦逍上前去,宇文承朝这才向他介绍道:“这是庞师傅,是我的老师。”又向庞师傅道:“这是我在外面结识的小兄弟,王逍。”

    庞师傅上下看了看,也没有多问,显然他也习惯了宇文承朝结朋交友,上前拉过宇文承朝的手臂,低声道:“这段日子,绝不可再触怒老侯爷,还要想办法让老侯爷原谅你,你可明白?”

    宇文承朝却似乎并不在意,冷笑道:“师父,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为了取悦于他,我何时懈怠过?该做的,不该做的,只要能让他高兴的事儿,我都是拼了命去做。”摊开手,道:“结果如何?”

    庞师傅皱起眉头,见赵毅还在那边呆呆不动,怒道:“赵毅,你不想干了吗?吩咐你的事情,你没有听见?”

    赵毅忙道:“不敢,庞师傅,我.....我这就去。”向庞师傅身后几人招呼道:“都过来帮忙,愣着做什么。”

    那几人忙上前来,赵毅向宇文承朝问道:“大公子,是不是就这样用马驮着将他们送回去?”

    “你不能用用脑子?”宇文承朝心中憋火:“套两辆马车,用马车送过去。庞师傅交代的事情,不要忘了,去账房拿银子。”

    赵毅忙带人从侧门绕过去套马车。

    宇文承朝知道不好在门外争论,走到门前,才发现忘了秦逍,招手让秦逍上前,想了一下,才向边上一名守门的护卫道:“费凉,你带王兄弟去后援安排一下,腾出个地方。”又向秦逍道:“王兄弟,你跟着费凉先去后院安顿,我这边将事情忙完,回头找你说话。”

    秦逍忙拱手道:“大公子先忙。”

    “对了,王兄弟还没有吃东西,费凉,让后厨做些酒菜。”宇文承朝简单吩咐了一下,便与庞师傅匆匆进了府内。

    费凉见秦逍一身破衣烂衫,一开始骨子里还有些瞧不上,可是大公子似乎对这位小乞丐十分看重,还亲自吩咐要准备酒菜,倒也不敢轻视,拱手道:“小兄弟,你跟我来。”

    秦逍跟着费凉进了宅子,发现宅子里面倒也很普通,并不如何奢贵,但却也是古色古香。

    费凉并不是带着秦逍直接穿堂过院,而是绕到边上的侧廊,很快便到了后院,左右两排房子,中间却是摆放着兵器架,正后院靠墙的地方竖着几只草人,显然是当做箭靶子。

    兵器架上有刀有枪,还有长棍等不少兵器,看来这里平日里是用来练武之地。

    左右两排房舍,各有八间房,费凉领着秦逍进了一间屋里,里面陈设简单,摆着两张木床,费凉指着里面的一张木床道:“王兄弟,你就睡那张床吧,刚好空着。”

    秦逍笑着拱手道:“有劳费大哥了。”

    “不用客气,这是大公子吩咐的。”费凉笑道:“对了,王兄弟,你怎么认识大公子?”

    “大公子狩猎的时候,恰好遇上,他宅心仁厚,见我无家可归,所以收留我,让我跟着一起回来。”秦逍含笑道:“是了,费大哥,这是大公子的宅子?”

    费凉点头道:“那是自然。”

    “恕我冒昧,大公子是侯府公子,怎么......?”秦逍低声询问,还没说完,费凉便已经打断道:“王兄弟,你刚来,有许多事情不懂,那就慢慢看慢慢学,不该问的话,尽量不要问。这里不是寻常地方,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小弟失言了。”秦逍在甲字监混了多年,察言观色本事自然是了得,立刻化解尴尬:“费大哥是这里的老人,见多识广,能担任大公子的护卫,看守正门,自然是深得大公子的信任和器重,以后还要费大哥多多关照。”

    他心里却清楚,宇文承朝真正器重的只能是胖鱼那伙人,这费凉在这宅子里没什么地位,否则也不会派去看门。

    回来的时候,费凉抢上前去给赵毅牵马,可见地位连赵毅都是远远不如。

    不过秦逍左一声大哥右一声大哥,还是让费凉十分受用,走到门前,环顾一圈,这才关上门,走进来在木床上坐下,低声道:“都是自家兄弟,谈不上关照,互相提携。”顿了一下,才道:“大公子已经从侯府搬出来两年了,你有所不知,自从大夫人过世后,老侯爷宠爱琼夫人,再加上孟舅爷推波助澜,老侯爷对大公子日益不满,而少公子逐渐得宠,那帮人联手排挤大公子,大公子在侯府都没了立足之地。”

    秦逍一怔,心想原来是兄弟相争,看来宇文承朝在兄弟之争中大大落了下风,甚至在侯府都没了席位,难怪会单独在外面有宅子。

    “本来嘛,如果有朝一日老侯爷不在了,宇文家主的位置定然是由大公子继承,甚至长义候的爵位也该归于大公子。”费凉轻叹一声:“不过以现在的情势看,莫说爵位,大公子恐怕连家主的继承权都没了。”

    秦逍低声道:“那庞师傅又是何方高人?”

    “那是大公子的师傅。”费凉对大公子的情况显然一清二楚:“据我所知,庞师傅是京都人士,曾是京都一座书院的夫子,饱读诗书,那可是真正的读书人。听说他在京都得罪了人,卷入了案子,说是被冤枉了,后来定罪发配到了西陵来,一家老小都跟着到了这边。庞渊.....唔,就是庞师傅在城里一开始开了家私塾,不过他名声在外,老侯爷知道他来了西陵,竟是亲自前往,将他请回了侯府。”

    秦逍道:“看来老侯爷很重贤。”

    费凉叹道:“那时候大夫人还在世,老侯爷对大公子也是十分的喜爱,请了庞师傅回府,就是要让庞师傅给大公子做师傅。”

    “原来如此。”

    “大公子聪颖好学,庞师傅自然也很喜欢,自那以后,就一直护着大公子。”费凉道:“大公子从侯府搬出来,费师傅也就跟着一起出来。大公子平时为人和善,可是发起脾气来,那可是吓得紧,也只有庞师傅能劝得住,他对庞师傅那是真正的敬重,我觉着除了庞师傅,就算是老侯爷也管不住大公子。”说到这里,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起身道:“你赶路辛苦,先歇一歇吧,我去给你弄吃的。”

    秦逍忙道:“有劳费大哥。”

    费凉走到门前,想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笑道:“王兄弟,大公子收留你,以后你是大公子的人,这一身衣衫可不成,走出去那可是要给大公子丢人。你等着,我去帮你弄一套衣裳过来。”

    “那可真是太谢谢费大哥了。”

    “用不着谢。”费凉往回走了两步,低声道:“大公子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可是对咱们下人那是没话说,出手阔绰。虽说大公子如今不受老侯爷的宠爱,但应得的例银一点也不少,而且大公子的外公也是豪门世家,有的是银子,跟着大公子,不愁吃穿。”嘿嘿轻笑道:“咱们给大公子当差,不就是为了吃饱肚子,只要有银子,大公子能不能继承爵位,那也不是我们去操心的。”

    秦逍连连称是,费凉这才出了门去。

    走到里面的木床边,秦逍向后躺倒,展开双臂,舒展身体,一阵轻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豪门世家深宅大院的争斗,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秦逍反倒觉得这对自己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如果身处侯府,人多眼杂,自己要掩饰身份反倒十分困难,大公子这宅子里人不多,比侯府要简单太多,如此栖身于此,反倒更加安全。

    在这里呆上几个月,再找机会离开,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昨天白天走了一天路,昨晚在山林之中又是一场搏杀,直至来到奉甘府城,从头至尾还没有好好歇息,此时感觉颇有些疲惫,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

    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瞧见床边的椅子上放着一套衣衫,看来费凉之后将衣服送来,却没有打扰自己。

    秦逍心知自己一身破衣烂衫在外流浪自然是毫不起眼,可是若跟着大公子,这一身衣衫反倒最是显眼。

    将旧衣衫脱下来,里面只留了乌色软甲,正要将手中的破衣烂衫丢到一旁,却忽然停下手,看着手里的衣衫,心中却想起了红叶。

    数月过去,不知红叶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还是守着那间油铺。

    孟子墨情况如何?

    还有小师姑,如今又是身在何方?

    秦逍沉默片刻,忽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立刻问道:“谁?”

    “王兄弟,你醒了?”费凉声音传过来:“正好,大公子他们刚刚离开,让我等你醒过来。”

    秦逍担心被对方看到自己里面的乌色软甲,说话之间,迅速穿上衣衫,好在费凉也没推门进来,只是道:“大公子有吩咐,若是王兄弟你醒了,让你去临泉街揽月坊找他们。”

    “揽月坊?”秦逍收拾整理了一下,这才过去打开门。

    费凉一见秦逍,身子竟是情不自禁躬了两分,赔笑道:“先前弄好了酒菜送进来,发现你已经睡着,所以没好叫醒你。咦,王兄弟,这一身衣衫真是合适,你身材好,穿什么衣服都潇洒。”言辞之中,满是谄媚。

    秦逍这一身衣衫也不算十分合身,略显大了一些,不过大公子宅子里的东西自然讲究,质料很好,这套衣衫是宅内下人的便装,谈不上气派,却干干净净,走出去也足以见人。

    -------------------------------------------------------------------

    ps:再谢心泪亦静兄弟赏盟主,感谢中天地小涛涛好兄弟成为舵主,感谢书友58475961、魔主云澈、水水李、当代晕车、书友56688635、书友58475961等兄弟的破费,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