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马场
    秦逍跟着宁志峰进了揽月坊,才发现这里面比外面更为华美。

    从外面看,揽月坊已经很是气派,进了里面,就只能用奢华来形容。

    大堂正中间,两名身着华丽飞天服的舞姬正在一座圆形木台上翩翩起舞,四周一圈都是桌子,所有桌子都坐满了人,觥筹交错,男人们的眼睛都盯在舞姬身上,半刻都不舍离开。

    在桌上陪客的姑娘们争奇斗艳,不过在那两名飞天舞女的光彩下,却都黯然失色。

    西陵虽然名义上是大唐疆域,但在这片土地上有着从各方来的人们。

    作为西陵第一雄城,除了从关内而来的唐人,也有许多从西域诸国而来的商旅,此外在城中不乏兀陀人和图荪人的身影,甚至于遥远东北方渤海国的商旅也有出现。

    西域的商人不但会带来许多异域特产与唐人交易,甚至有一些人还会带来西域的美女,当做货品卖给各家乐坊作为舞姬。

    西域舞女有着过人的舞蹈天赋,充满异域风情的舞蹈以及魅惑众生的容颜,让西域舞姬深受达官贵人们的喜欢,不过这些舞姬的身价昂贵,没有实力的乐坊,很难买下西域舞姬作为乐坊的台柱子。

    奉甘府城是西陵第一雄城,而揽月坊是城中第一乐坊,实力雄厚,据说背后有数大门阀世家作为靠山,所以西域商人一旦有舞姬在手,来到奉甘府城,第一时间便会送到揽月坊。

    揽月坊若是买下自然更好,若是觉得不够出众,西域商人才会想办法卖给其他的乐坊。

    进了揽月坊的西域舞姬,通常也只会在里面待上三五个月,等客人们觉得有些腻味了,就会有新来的舞姬顶替上来,而原来的舞姬,要么以天价卖给富贾巨商,要么就会被西陵门阀带走,成为私房玩物。

    西域舞姬在乐坊是真正的卖艺不卖身,再多银子,也不会陪客共度春宵。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也正因如此,西域舞姬就成了揽月坊日进斗金的保证,也让揽月坊始终屹立于乐坊首位而不动。

    秦逍跟着宁志峰从廊下走过,远远看着台上妖艳性感的西域舞姬,心下却也是砰砰直跳,一瞬间,脑中竟是想起小师姑,不知道若是小师姑在这台上扭腰摆臀是否也会吸引这么多人?

    这念头刚刚闪过,不自禁打了个喷嚏,心下骇然,暗想难道自己在脑中亵渎小师姑竟然被小师姑感应到?

    宁志峰显然对这些太过习惯,一眼也没看到台上的舞姬,带着秦逍上了二楼,到了最靠左首里间的一处屋内,刚一进去,便觉里面十分宽敞,中间摆着一张极大地案子,几人席地而坐,桌上酒菜丰盛,居中而坐的正是宇文承朝。

    宁志峰领着秦逍进来时,众人的目光立时都瞧过来,宇文承朝面色泛红,一看便是已经饮了不少,瞧见秦逍,立刻笑着招手道:“王兄弟,快过来,快过来,大伙儿正等着你。”

    秦逍向众人一拱手,目光扫过,围桌一圈的几人中,胖鱼、赵毅秦逍自然认得,还有一人昨晚也见过,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大鹏。

    大鹏瘦长脸,皮肤略有些发黑,抬头看了秦逍一眼,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胖鱼也是向秦逍笑了笑,赵毅倒是热情一些,开口道:“王兄弟,大公子等着你过来,可是给你准备了好酒,今晚不醉不休。”

    宁志峰过去在大鹏边上席地坐下,秦逍也过去,在宇文承朝右手边坐了,见到桌上酒倒是喝了不少,不过菜肴却没动多少,一桌加上自己,共有六人,但却摆着九只酒碗,这桌案极大,围坐十人都不嫌拥挤,所以空出不少地方。

    秦逍看在眼里,心知虽然是在乐坊买醉,但宇文承朝显然不是过来寻欢作乐,多出的那就只碗,自然是当作其他几位兄弟还在。

    宇文承朝在长义候府遭受排挤,不受待见,感受不到家人的亲情,是以将感情寄托在兄弟之情上,与胖鱼这些部下称兄道弟相处融洽,此番折损两名亲信,还有一人生死未卜,自然是心情不好。

    秦逍刚刚坐下,还没拿起酒碗,就听外面传来声音道:“大.....大公子!”一人畏畏缩缩出现在门前,正是那马公子。

    宇文承朝皱起眉头,宁志峰过去在宇文承朝耳边低语几句,宇文承朝脸色更加难看,看了秦逍一眼,这才向马公子招招手,马公子忙躬着身子进了屋里,赔笑道:“大公子在饮酒?大公子若是不嫌弃,给我个面子,今晚这里的开销我来请客,我......!”

    “你是什么东西?”宇文承朝冷冷道:“你有什么面子,老子为何要给你面子?”

    马公子额头冷汗如雨,尴尬道:“大公子,是我的错,我......!”

    “你刚才在乐坊大门外说,这揽月坊不许野狗进来?”宇文承朝盯着马公子的眼睛,目光如刀。

    马公子普通已经跪倒在地,声音发抖:“大公子,我胡说八道,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是我瞎了眼.....!”

    秦逍看在眼里,也不说话,心中却是感叹。

    龟城的时候,他与孟子墨面对的是甄煜江这位少公子,心里对门阀子弟满是厌恶,只是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与宇文家大公子走在一起,而且这位门阀子弟竟然是为了自己对另一名纨绔子弟发难。

    “今天我没心情打你。”宇文承朝寒声道:“不过从今往后,不许你再踏入揽月坊一步,你既然说过野狗不得入内,那么你就没有资格进来。”

    马公子一怔。

    这揽月坊是他拥抱青春和梦想的地方,所有的欢乐几乎都在这里,如果再无法踏进揽月坊,那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以后莫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一次,你可听明白了?”宇文承朝心情本就十分低落,再加上几杯酒下肚,火气正盛。

    马公子心知不进揽月坊,自己可能没了半条命,可是现在若不滚出揽月坊,只怕这条命真的要永远留在这里。

    “还不滚。”赵毅大喝一声。

    马公子再不敢多留,慌慌张张爬起身,狼狈而去。

    马公子看起来十分滑稽可笑,但宇文承朝等人却都没有发笑,屋里先是一阵趁机,宁志峰却终于拿起酒坛,给秦逍倒上酒,打破沉寂道:“王兄弟,我给你满上,听说昨晚是你救了大公子,大伙儿都很感激,这杯酒我先敬你。”

    端起自己的酒碗,仰首一干二净。

    秦逍也端起酒碗,他瞧见下面那些客人都是用酒杯吃酒,但大公子这边一只酒杯都没有,就是用酒碗大口喝酒,有些尴尬道:“诸位大哥,这一碗酒下去,我只怕就要倒下去了。”

    “这酒量也是要练的。”赵毅笑道:“以后跟着大公子,就要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否则就是娘们。”

    宇文承朝却是轻拍了一下秦逍肩头,含笑道:“莫要听他胡说,能喝多少喝多少,慢慢来,不必着急。今晚都不要走,咱们喝个通宵。”

    宁志峰也笑道:“王兄弟,大公子都发话了,你就不用怕。酒嘛,慢慢喝,要真是醉了,揽月坊有的是睡觉的地方,你要是喜欢哪个姑娘,只要开口,今晚就可以搂着她睡一宿。”

    赵毅忍不住道:“疯子,你以为是个人都和你一样,看到女人就走不动道啊?王兄弟还年轻,可别带坏了他。”

    “赵毅,你是不是羡慕了?”宁志峰哈哈笑道:“你有老婆孩子,可是我浪子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可以找女人,但是你若眠花宿柳,回去之后,你老婆不打断你的腿才怪。”

    “她敢?”赵毅一翻白眼:“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家里说一不二,想干什么,她屁都不敢放一个。”

    胖鱼端着酒碗,慢悠悠道:“可是我记得去年某人想要娶个小妾,说是回家商量,第二天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此后再也不提小妾的事儿,不知这又是何故?”

    众人顿时都大笑起来,赵毅脸一红,嘟囔道:“是我自己打消了主意,和我家那位没关系。”

    “西陵马。”

    众人大笑之间,却听得一个声音道:“他们不是突然出现,是早就谋划好。”

    众人循声开去,说话的是一直没有吭声的大鹏。

    大鹏从外面看上去是个老实人,进来之后,秦逍也没听他说一句话,便是其他人大笑之时,他也不苟言笑,显然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这一句话一说,众人的笑声顿时静下来,宁志峰十分乖巧,过去关上了房门,回到位子坐下,才听大鹏道:“那都不是普通的西陵马,是照着官马所配,要找到这匹马源,其实并不算太困难。”

    “应该是出自马场。”胖鱼也肃然道:“能够一次调拨几十匹这样官配的好马,只能出自祁连山下的三大马场。马场都要造册,仔细查找马场的马册,就可以查出那几十匹马出自哪处。”

    宁志峰摇头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如果能拿到三大马场的真实马册,自然一目了然,三四十匹马并不是小数目,在马册上当然有记载。只不过......三大马场,另外两家马场在甄家和樊家的手里,他们不可能将马册交给我们,就算咱们的马场,也一直归孟舅爷管理,马册在孟舅爷手里,没有老侯爷的吩咐,他也绝不可能将马册让我们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