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一阵风
    房门被踢开,众人瞧过去,只见数人簇拥着一名锦衣贵公子站在门外,那贵公子也就二十岁上下年纪,面如冠玉,十分俊俏。

    瞧见屋内一片混乱,贵公子皱起眉头,胖鱼等人见到贵公子,都是停下手来。

    宇文承朝只是看了一眼,也不理会,抬起一脚,将衣襟上都沾满鲜血的孟布居再次踢翻在地。

    贵公子进了屋里,却是向宇文承朝拱手行礼道:“大哥!”

    秦逍也停下手,听贵公子称呼宇文承朝为大哥,心下一凛,暗想难道这位就是长义候府的少公子。

    看来这揽月阁还真是城中纨绔公子们心仪之地,最先来了个马公子,接着来了个表少爷,如今却连宇文少公子也出现,还真是宾朋满座。

    “你来做什么?”宇文承朝看也不看一眼,十分冷淡。

    “大哥,求你高抬贵手,饶了表兄。”少公子再次一礼:“我不知他为何招惹了大哥,但他今天在这里呆了很久,早就醉了,就算说的不对,那也是口不择言的醉话,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宇文承朝没有继续打,过去拿了一只毛巾在手中,擦了擦手,道:“你可以带他走了,让孟舅爷在父亲那边告我一状,我等着受罚就是。”

    少公子回头使了个眼色,身后几人迅速上前,将被打伤的几人搀扶出去,孟布居全身上下都沾了血,十分恐怖,到了门前,挣扎回头,拼力叫道:“宇文承朝,你.....你给我等着......!”

    他还没说完,宇文承朝一脚踢在一只酒碗上,那酒碗呼呼向孟布居飞过去,孟布居吓了一跳,急忙缩头,酒碗堪堪从孟布居头顶飞过。

    “还不快走。”少公子回头冷声道:“带去看大夫,以后别在外面丢人现眼。”

    众人搀扶了孟布居等人下去,少公子这才向宇文承朝道:“大哥,表兄扰了你酒兴,我代他向你道歉。我让人马上重新备一桌。”

    “不必了。”宇文承朝淡淡道:“也差不多了。”

    “大哥放心,回去之后,我会向父亲说明白,这事儿是因表兄而起,与你无关。”少公子含笑道:“有些日子没瞧见大哥了,这一向可好?”

    秦逍看在眼里,心想不管怎么说,这少公子在表面上倒是做得很好,彬彬有礼,并不是很惹人讨厌。

    “还成。”宇文承朝在乱作一团的桌边坐下,问道:“父亲身体如何?”

    少公子走过去,也在桌边坐下,道:“前几日略染上风寒,不过已经没什么大事。母亲一直在照顾,大哥不用担心。”看了看胖鱼几人,挥手道:“你们先下去,我有话和大哥说。”

    胖鱼等人在少公子面前倒也不好失了礼数,俱都行了一礼,正要退下,宇文承朝已经淡淡道:“用不着,都留下。”看了少公子一眼,才道:“承陵,你有什么要说的,不用避讳他们,都是我的弟兄。”

    “我一直羡慕大哥,身边有这些好兄弟。”少公子宇文承陵轻叹道:“我一直说,待人接物,我和大哥相去甚远,大哥能将他们当兄弟相待,相处融洽,有烦恼的时候可以和他们喝酒说话,我却没有一个真正的知心人,便是受了再大的委屈,也只能自己忍着。”凝视着宇文承朝,缓缓道:“其实我更怀念小时候,那时候和大哥在一起,无论到哪里,都有大哥护着,便是第一次骑马,我不敢上去,是大哥在旁鼓励。”  宇文承朝沉默了一下,才道:“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都回不去。”

    “大哥错了。”少公子摇头道:“我知道这些年你我之间有很多误会,大哥心里甚至对我有很大的不满。但兄弟就是兄弟,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只要你我愿意,我们还是好兄弟,还能回到以前。大哥带着我出去骑马狩猎,咱们一起喝酒吃肉。”

    宇文承朝露出一丝笑容,道:“承陵,你愿意,可是有些人不愿意。你说的不错,你我是兄弟,即使有分歧,但终有一日会散去,我只希望无论发生什么,都要记着我们流着一样的血,千万不要刀锋相向。”

    “刀锋相向?”少公子一怔:“大哥为何这样说?”

    宇文承朝盯着少公子眼睛,犀利非常,并不移开。

    秦逍看在眼里,心想虽然都是门阀子弟,可是龟城那位少公子甄煜江和眼前这两位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

    “没有什么。”宇文承朝终于道:“你先去吧。”

    宇文承陵犹豫了一下,才道:“大哥这一次出去狩猎,数日未归,有一件事情,你或许还不知道。”

    “什么?”

    “大哥出城当天,马场那边有急报传来。”少公子道:“头天晚上,马场被劫,马场那边死了好几个人,不过却也杀了他们两个,但被那帮人劫走了好几十匹骏马。”

    此言一出,包括秦逍在内,都是微微变色。

    “少公子,马场被劫了?”胖鱼立刻问道:“可知道是谁下的手?”

    “一阵风丁子修。少公子道:“他们袭击马场的时候,留下两具尸首,从他们身上的物事判断,应该就是丁子修那伙人。”

    宇文承朝皱眉道:“是他?”

    “大哥应该记得他。”少公子道:“那年官府剿匪,摸清楚了一阵风的巢穴,大哥带人协助官府抓捕,那一役重挫了一阵风,虽然被丁子修逃脱,但他两个弟弟都是被大哥亲手斩杀。”

    宇文承朝道:“自然记得,他对我恨之入骨。那年他带着寥寥数人逃脱,几年没有消息,想不到死灰复燃,如今又回来,竟然还敢袭击马场。”

    “马场被劫,此事还没有对外张扬。”少公子道:“不过父亲已经和都护大人商议过,这伙人胆大包天,连官马都敢抢夺,必须要铲除。那几十匹马被夺走,他们又可以招揽人手,用不了多久便会为祸一方。”

    “为何要告诉我这个?”宇文承朝问道。

    少公子叹道:“大哥杀了他的兄弟,如果他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出来,苟且偷生倒也罢了。可是他这次竟然敢抢夺马场,卷土重来,那胆子可就不小。他与大哥有仇,我是担心他会找机会谋害大哥,所以在抓到丁子修之前,大哥要多多小心。”

    “区区逆寇,不值一提。”宇文承朝淡淡道。

    少公子道:“那是我多虑了。不过.....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是否查清楚?”

    “正在调查。”少公子道:“都护府派人查找,父亲也派了人寻摸他们的下落,只要找到巢穴,这一次便要将他们杀个干净,永绝后患。”

    宇文承朝点点头,也不多言,少公子见宇文承朝不再说话,犹豫一下,还是起身道:“大哥,那我先走了,你若有时间,过去看看父亲,父亲有两个多月没见到你,心中想念。”

    宇文承朝不冷不淡地答应一声,宇文承陵这才拱拱手,转身离开。

    胖鱼等人等到少公子去的远了,这才凑近过来,宁志峰迅速关上门,凑到桌边,赵毅已经道:“大公子,一阵风......!”

    还没说完,宇文承朝已经冷笑道:“他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

    “大公子,马场遭劫,应该不会有假。”胖鱼道:“只要一查,就会一清二楚。”

    宇文承朝道:“马场确实遭劫,这个不会有假,不过他说是一阵风所为,那就不一定了。”冷冷一笑:“还有,就算真的是一阵风那伙人所为,丁子修为何这样做,那也要斟酌斟酌。”

    “事情很凑巧。”大鹏开口道:“大公子刚刚被袭击,发现图荪人的马匹都是出自马场的官马,这边就有消息,马场遭劫,而且是与大公子有深仇的丁子修所为,前后配合的真是默契。”

    赵毅眼珠子转了转,也道:“如果给图荪人配上普通马匹,一旦被我们发现,根本追不上我们,所以他们只有配马场的官马。可是官马总有出处,于是盗寇劫马场,被一阵风抢走了几十匹马,这样一来,雇佣图荪人的幕后真凶就是丁子修了。刚好丁子修与大公子有深仇大恨,雇凶杀人,就很容易让人信服了。”

    “就算以后真的抓住了丁子修,审问此事,丁子修否认,那也没人会相信,一个贼寇的话,谁会相信?”宁志峰冷笑道:“这手嫁祸于人的戏码,还真是漂亮。”

    “罢了,不说这些。”宇文承朝忽然笑道:“王兄弟,刚才你出手倒是挺狠啊,不怕他们报复?”

    几人立时都看向秦逍。

    宇文承朝几人说话的时候,秦逍自知自己与宇文承朝的关系还没有到亲密无间的份上,并不插嘴,这时候听宇文承朝和自己说话,笑道:“有大公子护着,我谁也不怕。”

    宇文承朝大笑起来,道:“不要被他们扫了兴,疯子,叫人过来收拾一下,再重新备席,咱们接着喝。”

    等揽月坊的伙计进来收拾的时候,秦逍几人出了门,站在二楼栏杆处,居高临下看着楼下的大木圆台,见到西域舞姬依然在翩翩起舞,秦逍寻思进来这么久,应该已经换了两个舞姬,否则一直跳下来,岂不累死。

    宁志峰似乎看穿秦逍心思,凑近低声道:“这里的西域舞姬,不但舞技了得,而且体力惊人,就算跳上一两个时辰,那也不在话下。王兄弟,一般的男人,那可是顶不住这等尤物,和她们待一晚上,第二天起不来的不是她们,而是男人。”

    秦逍脸一红,羞赧道:“宁大哥别这么说,怪不好意思的。”眼睛看着西域舞姬如同水蛇般扭动的腰肢,心想宁志峰这话估计不假,谁要是和这样的尤物待一晚上,第二天起得来才见鬼。

    宁志峰嘿嘿一笑,还要说什么,却听宇文承朝道:“疯子,你进来一下。”

    宁志峰忙过去,跟着宇文承朝进了屋内,进去一瞬间,秦逍发现宇文承朝似有若无地瞥了自己一眼,那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

    ---------------------------------------------------------------

    ps:没收藏的好朋友请将本书加入您的暑假,方便以后阅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