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日月风华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坐怀不乱
    软玉温香,伊人如玉。

    虽说秦逍也曾与小师姑同床,但又何曾经过如此诱惑。

    哈尼孜牵着秦晓的手腕,带着秦逍走到后面,转过一扇屏风,一张华美的软榻就在前面,房内竟然还有一张半人多高的大木桶。

    “方才水太烫,天气热了起来,现在刚刚好。”哈尼孜牵着秦逍走到木桶边,笑颜如花,那木桶里有半桶温水,上面还漂着花瓣,哈尼孜伸手在水面划过,松开了秦逍的手,竟然抬臂将披在外面的轻纱褪下。

    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在烛光下更是炫人眼目。

    秦逍喉头微动,见到哈尼孜还要褪下肚兜,立刻道:“等一下!”

    哈尼孜转身看着秦逍,问道:“怎么了,小郎君?”

    秦逍看着烛光下姿容绝美的哈尼孜,转过身,背对哈尼孜道:“你不用如此,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小郎君是嫌我丑陋?”哈尼孜问道。

    秦逍摇头道:“你美若天仙。”

    “那小郎君为何不愿意和我一起沐浴?”哈尼孜疑惑道。

    她虽然来到西陵不久,但跳舞之时,台下的男人那炽热的目光几乎都是要将她一口吞下,她早已经习以为常,而且知道自己美丽的身体足以让天下任何一个男人垂涎三尺。

    秦逍的目光虽然比那台下男人清澈许多,但却也还是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欲望。

    秦逍心中叹气,他绝不是对美色无动于衷,当他第一眼看到哈尼孜,就被她美丽的容颜和曼妙的身材所震慑,这样的异域美人投怀送抱,只怕没有任何一个人男人能够拒绝。

    秦逍血气方刚的岁数,被哈尼孜牵着进入幔帐的时候,内心甚至泛起一阵冲动,恨不得立时将这小美人抱在怀中。

    但那种冲动一闪而过。

    他脑中依然保持着冷静。

    龟城的乐坊中,同样也有西域舞姬,虽然秦逍从不曾见过,但平日里听衙差们说起过,知道从昆仑关外带进来的西域美人全都是价格昂贵,而且也知道这些西域美人从来都是卖艺不卖身。

    至少不会对普通人卖身。

    她们最终的归宿,只能是成为富贾巨商的玩物,或者成为达官贵人豢养的宠姬。

    只是要为她们赎身,那却是天价,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些商贾,那也想都不敢想。

    宇文承朝让宁志峰带着自己来到这间屋子,等待自己的是一名西域舞姬,虽然很刺激,也很吸引人,但秦逍却不得不想,宇文承朝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

    自己已经答应跟着他,而且都已经在大公子的宅子住下,那就不存在笼络自己,毕竟自己已经算是他手底下的人。

    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要将一名身价不菲的舞姬送给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心安理得与这舞姬春风一夜,那么就等若是欠下了大公子天大的人情,又该如何偿还?

    家人在侧,虽然满是诱惑,但秦逍却不得不想想背后的原因。

    钟老头曾经再三向他嘱咐过,这世间从来没有免费的东西,一旦有好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一定要想想为何偏偏是自己,这背后到底有何缘故,在没有搞清楚真正的原因之前,千万不要心安理得的接受。

    秦逍一直将钟老头的话当做金科玉律,他敬畏钟老头,也钦佩钟老头,至少在他的心里,钟老头说的话,都有道理,必须遵守。

    天降美人,当然是好事,可是这好事背后又有什么缘故?

    听到后面传来水声,秦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到哈尼孜已经进了木桶中,捧起带着花瓣的清水,当头浇下来,微合双目。

    “小郎君,你过来!”哈尼孜伸手晶莹如玉的玉臂,一根手指勾了勾,充满挑逗。

    秦逍叹了口气,他是真的想钻进木桶,可惜他没有闹清楚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好的运气要享用这西域舞姬,所以拱了拱手,道:“姑娘洗完后,早些睡觉,我出去坐会儿。”再不多言,快步转过屏风,走出幔帐,到了房门前,盘膝坐下。

    片刻之后,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秦逍没有回头,只是冷冷道:“不要靠近过来,回去睡觉。”

    哈尼孜此时片缕不沾,美好的身体如同象牙雕塑,被秦逍这样一说,停下步子,呆了一下。

    会说话的月牙儿眼睛,饱满的雪白胸脯,不动自扭的小蛮腰,还有笔直修长充满弹性和健康之美的那双玉腿。

    无处不在诱惑,无处不是天堂。

    她显然没有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男人,自己主动投怀送抱,而且还是纯洁之身,这少年郎竟然无动于衷。

    秦逍心中却是祈祷着:“别靠近,别靠近,你再靠近,我可是在顶不住。算了,她要真过来,我就从了她,反正终究有一天要做男人,把第一次给了这样一位小美人,真的不亏。”

    他心里在挣扎。

    他只盼哈尼孜不要再靠近过来,否则自己实在坚持不住,但内心却又期待哈尼孜走到自己身边,握着自己的手,将自己再次带进去。

    面对这样的美人,自己无动于衷,实在不算是个男人。

    秦逍尽量让自己的气息均匀,心跳的厉害,想着如果哈尼孜真的过来牵自己的手,自己若还要拒绝,那实在有违人性,连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认命般地决定,只要她牵自己手,自己立刻抱起她,管宇文承朝有什么目的,先把事情办了再说。

    哈尼孜犹豫着,往前走了两步,见到秦逍背对自己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冷若石头,低下头沉思了一下,终是轻声道:“小郎君要是改变主意,我在里面等你。”转身进了去。

    秦逍听到哈尼孜脚步离开,长出一口气,却又心头沮丧。

    果然,接下来哈尼孜那边一直没有动静,秦逍的心跳也缓了下来,盘坐闭目。

    宁志峰一脸沮丧地走进二楼房里,一屁股坐下,恼道:“那小子是不是不中用?那么漂亮的小妞,他竟然无动于衷,还做起和尚来,真是见了鬼。”

    赵毅睁大眼睛:“疯子,你说什么?他没动?”

    “动个屁啊。”宁志峰预感到自己的银子恐怕要付诸东流,恨恨道:“坐在房里,像老和尚坐禅一样,真是想不通,那个西域小妞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那都是万里挑一,没有男人能顶得住。”

    胖鱼露出笑容:“可是他顶住了。”  “不对,不对。”赵毅连连摆手:“一定有原因,疯子,你真的看清楚了?是不是......那小子太快,早就把事情办完了。”

    “我一直躲在外面偷听。”宁志峰道:“一开始那小子还真被带进去了,我以为事儿成了,谁知道他不知道发什么疯,又跑出来,坐在外面,后来一直没动,都快一个时辰,我都等得累死了。”

    大鹏也狐疑道:“他是不是有病在身?”

    “有没有病,那不要紧。”胖鱼悠然道:“咱们赌的他是不是会上那舞姬的床,看来你们都输了。”

    “他还没出来,要不再等等?”赵毅心有不甘:“也许晚一点他经受不住,摸上床也未可知。”

    宁志峰道:“他要真的想上床,不可能等到后半夜,刚才就应该急急跑上去了。”叹了口气,看向淡定自若的宇文承朝:“大公子,你真是神机妙算,那小子真的不一般。”

    宇文承朝脸色却凝重起来。

    胖鱼轻声道:“他不到二十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莫说那样一位绝色美人,就算一个普通的少女,主动投怀送抱,一般的少年也不可能忍得住。他能够忍住,秋毫无犯,此人的忍耐力之强,恐怕我们没有一个及得上。”

    “他为什么要忍?”赵毅急道:“有什么好忍的?”

    “如果是因为考虑为何有这样一个绝色美人送给他,而不敢轻举妄动,那么他的心思更是冷静的可怕。”大鹏开口道:“在如此美色的诱惑下,他还能保持冷静......!”扫过在座几位,一字一句道:“你们是否做得到?”

    宁志峰苦笑道:“我做不到。就算真的是陷阱,我也先上了床再说。”

    “我也做不到。”赵毅叹道:“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胖鱼沉默了一下,才道:“我也会想为什么这样的好事会落在我身上,但我只会想一想,该办的事情,我也会办完。”

    “所以咱们这位小兄弟,可不是你们看起来的那般简单。”宇文承朝终于道:“昨晚他徒手夺箭,无论是速度还是手法,甚至是力道,那都是无懈可击,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昨晚厮杀的时候,他故意掩饰身手。”胖鱼道:“他视力惊人,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看的一清二楚,而且动作灵敏。我们经常在山上活动,动作快一些很正常。可是他很少在山上活动,在山里还能那样灵活,就很奇怪了。”

    “死胖子,你怎么知道他很少在山里活动?”

    “看他的手。”胖鱼道:“如果经常上山狩猎甚至是采药,手上的茧子会很重,但他手上应该有老茧的地方并没有。”

    “这也不能代表他不经常在山上。”赵毅抬杠般道。

    胖鱼瞥了他一眼:“上山不采药、不狩猎,也不是山贼,那么我请问,跑到深山老林是要散心吗?”

    赵毅顿时语塞。

    “你们还要记得,他出现的时机。”大鹏忽然道:“我们在那片山林狩猎数日,他一直没有出现,恰好在昨天黄昏出现,刚刚出现不久,图荪人就杀过来。”

    赵毅吃惊道:“大鹏,你该不会是说,这小子和图荪人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