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谋明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末路(7)
    辽阳城外的十里长亭,显得更加破旧不堪。

    后金朝廷也举行了两次的科举考试,不过参加考试的读书人很少,满人权贵和蒙古权贵还是以武力强悍为荣,不怎么看得上读书人,尽管皇太极在这方面倾尽大量的心血,且带头示范,要求皇室子弟认真读书学习,可惜皇太极病逝之后,摄政王多尔衮没有继续下去,至于说汉人之中的读书人,辽东数量本来就不是很多,占领辽东的满人权贵对于汉人实施了无情的打压,绝大部分的读书人都逃走了,剩下的要么早早的投靠了后金,要么就彻底隐藏于集市之中。

    没有了读书人,辽阳城外的十里长亭,自然没有谁去关注,满人权贵才不会无缘无故的耗费钱财去修葺十里长亭。

    祖大寿坚持亲自到长亭,去会见郑孝孺派遣的军士。

    祖宽、祖大弼和金砺等人,一致反对,他们的理由很明确,祖大寿是军中主帅,必须指挥全军作战,其安全需要得到绝对的保证,长亭距离辽阳城只有十里地,如果八旗军在长亭一带设立了埋伏,则祖大寿很有可能陷入到危险之中。

    祖大寿不管不顾众人的反对,坚持要前往长亭。

    斥候侦查到的消息不是特别明确,他们不能够距离辽阳城太近,免得暴露行踪,至于说长亭一带,虽然他们也秘密的侦查了,但情报不一定完全准确。

    此次进攻辽阳城,最为关键的因素就是保密,决不能让驻守辽阳城的济尔哈朗等人知晓,一天之前,牛犇、李国翰和吴守进已经拿下了鞍山城池,这意味着进攻辽阳的时机完全成熟,至于说鞍山城池被攻陷的消息,完全保密,身在辽阳的济尔哈朗根本不知道。

    祖大寿在派遣斥候侦查消息方面,也是万分谨慎的,按照他的意思,就算是刺探情报失败都无所谓,但千万不要暴露了行踪,毕竟辽阳城池的周边,有后金不少的密探,这些密探可不完全是斥候,还有商贾和寻常的百姓,登莱新军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辨别,稍不小心,就很有可能暴露行踪,导致偷袭辽阳城池的计划失败。

    满八旗斥候逃离之后,成为前锋指挥官的金砺,咬牙冒险派遣斥候,前往辽阳城池侦查,斥候传回来了消息,辽阳城没有大规模的行动。

    这个消息,让祖大寿更加的担心,作为主帅,这个时候他必须弄清楚辽阳城内的情况,而郑孝孺派遣的军士,一定会详细说清楚城内的情形。

    所以祖大寿坚持前往长亭。

    “祖宽,我前往长亭的时候,你指挥中军行军,金砺将军,你跟随我前往长亭,祖大弼,你指挥前军将士行军,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子时发起对辽阳城池的进攻,不过我觉得,情况可能有所变化,所以进攻的时间需要提前,中军务必再一次加快行军的速度,亥时与前军会和,等候我的命令。。。”

    安排部署完毕,祖大寿没有耽误时间,跃马前往长亭的方向而去,金砺紧随其后,五十名亲兵左右两边散开,将祖大寿和金砺包围在了中间。

    。。。

    慢慢走进亭子的时候,祖大寿还是有些小心的,金砺更是手握刀柄,时不时的看看四周,虽然周遭有五十名亲兵护卫,可如果遭遇到满八旗的大队人马,力量明显是不足的。

    “怪了,郑将军派遣的军士,怎么还没有到啊,是不是出现什么意外了。。。”

    金砺略微的顿了顿,看着祖大寿开口了。

    “大帅,我们与郑将军约定的时间是亥时一刻到亥时二刻之间,时间还没有到啊。。。”

    祖大寿看了看金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金将军,我还是担心啊,想不到后金鞑子的斥候逃脱了,如果没有这个意外,我们完全不用那么担心。。。”

    祖大寿还没有说完,一名亲兵急匆匆的来到了长亭。

    “禀报大帅,属下发现了三名汉军军士,他们说是郑孝孺将军派遣来的,从辽阳城赶过来的,他们拿出了郑将军的玉牌。。。”

    祖大寿两眼发光,快步走到了亲兵的面前,伸手拿过了玉牌,仔细端详好一会。

    “这是郑将军的玉牌,玉牌背面镂空处有文字,好了,快请他们到亭子来。。。”

    亲兵转身离开的时候,祖大寿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看着金砺开口了。

    “金将军,还好,看样子一切都还好,郑将军能够派遣军士来到长亭,就说明他没有什么危险,埋伏在辽阳城内的登莱新军将士也是安全的,我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一些了。。。”

    金砺点点头,对着祖大寿抱拳开口了。

    “大帅,属下觉得,情况瞬息万变,如果郑将军在辽阳城内一切都好,那我大军进攻辽阳城的时间可以提前,避免出现其他的变故。。。”

    祖大寿点点头。

    “金将军,我们想到一起了,进攻辽阳城的时间必须要提前,原来定的时间是子时,我觉得提前到亥时三刻,这样前军和中军都来得及发起对辽阳城的进攻。。。”

    三名军士进入长亭的时候,祖大寿和金砺同时看过去。

    祖大寿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看着三名军士开口了。

    “我是祖大寿,这位是金砺将军,你们这是怎么了,脸上和身上都有血渍,是不是遇见什么麻烦事情了。。。”

    一名军士上前去,对着祖大寿和金砺抱拳行礼。

    “见过大帅,见过金将军,我们一行有四个人,从南门出发前往长亭的时候,遭遇到两名满八旗的斥候,展开了厮杀,两名斥候被我们杀死,不过我们也损失了一名兄弟。。。”

    祖大寿点点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我听闻,辽阳城外,有后金鞑子不少的斥候和探子,你们从辽阳城来到长亭,不担心彻底暴露,引发城内后金鞑子的警觉吗。。。”

    军士笑了笑,再次对着祖大寿和金砺抱拳。

    “禀报大帅,金将军,今夜南门全部由郑将军掌控,前去报信的五名八旗军斥候,全部被郑大人斩杀了,就算是有人想着进入到辽阳城去报信,也不可能将消息送给济尔哈朗。。。”

    祖大寿咧开嘴笑了,这一次是真正放心了,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

    “不对啊,辽阳城还有北门、东门和西门,如果后金鞑子从这些地方进入辽阳城,我大军夜间进攻辽阳城的作战计划,岂不是也要暴露吗。。。”

    “禀报大帅,郑将军知晓大帅的担心,北门、东门和西门,白日都是关闭的,不允许任何人出入,南门成为辽阳城内外唯一的通道,这是济尔哈朗亲自下的命令,所以不管是斥候,还是八旗军的密探,只能选择从南门进入到辽阳城。。。”

    祖大寿哈哈一笑。

    “这个济尔哈朗,有些意思啊,居然彻底关闭了东门、西门和北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要是遇见紧急情况,他又该怎么应对。。。”

    一边的金砺平静的开口了。

    “大帅,济尔哈朗这样做,就是断定我登莱新军进攻的方向是南门,再说了,北门、东门和西门守卫的,都是满八旗和蒙八旗的军士,没有汉军军士,所以这三处的城门,全部都是以彻底防御为主,数日前,我们不是得到了消息,东门和西门的甬道,都被巨石堵死,留下的也就是南门和北门,这也看出了济尔哈朗的决定,死守南门,万一出现不测,则大军从北门撤离,直接朝着沈阳的方向而去。。。”

    祖大寿点点头,看着面前的三名军士开口了。

    “我已经做出决定,将进攻辽阳城池的时间,由子时提前到亥时三刻,不知道郑将军是不是能够做好一切的准备。。。”

    三名军士脸上都露出了略微紧张的神情。

    “禀报大帅,将军大人也想着将进攻辽阳城的时间提前,免得出现意外,今夜后金的敬谨郡王尼堪,饶余贝勒岳东,全部都到了南门,如果不是将军大人机智应对,可能早就出现意外了,守卫南门城墙和甬道的一百名满八旗军士,全部都歇息了,将军大人计划在亥时二刻动手,除掉这一名满八旗的军士,亥时三刻左右打开城门,如果大帅提前发起进攻,将军大人也完全能够应对。。。”

    祖大寿在长亭里面来回踱步足足半分钟的时间。

    “好,很好,传令兵,马上前去传达我的命令,前军中军亥时一刻左右合兵一处,亥时三刻进入辽阳城,发起对后金鞑子的进攻,你们三人跟随大军一同行动,这个时候你们就不要回去了,免得被后金鞑子发现了,再次出现意外。。。”

    三名军士离开长亭,祖大寿也大踏步的朝着长亭外面而去。

    “金将军,这是天助我们啊,想不到今夜郑将军完全控制了南门,杀死了报信的斥候,我们务必要抓住时机,亥时三刻进入辽阳城,发起对城内后金鞑子的进攻,这夜间作战,我们手中有撞击式燧发枪,这可是黑夜进攻的最好利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