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 古代美食
    天黑了,外面更加危险,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我也不知这一趟自己能不能活命。

    我们默不作声,因为声音会引起注意,夜晚是恶魔的时间,它们比强盗可糟糕得多。

    我带她到偶遇的地方,她的护目镜闪着微弱的光,俯身去看脚印,她看到了,低声自言自语:“真的,他们从这儿经过。”

    我注意到一根银发垂落在她额头,那是从她头盔中落下的,问:“你年纪很大了吗?”

    她说:“是又怎样?”

    我说:“瞧身手不像,听声音也不像。”

    她说:“快找到他们,然后找地方躲起来,遇上恶魔就麻烦了。”

    我说:“不消你多说,我对地狱比你更熟。”

    她问:“地狱?”

    我说:“摩天楼是天堂,此外皆是地狱。”

    她说:“算是吧,但别报太大希望。”

    我以为她要反悔,说:“你答应过的。”

    拉米亚说:“但你也答应过,会让我见到他们,活生生的他们。”

    我知道争辩无益,唯有尽量顺从她。我说:“走这边,我看见他们走这个方向了。”

    我们朝前走了几公里路,我的运气爆棚,总在关键时候找到脚印。即使在悲伤的纪元,倒霉如我,也会偶尔走运。拉米亚突然叫停,我问:“又怎么了?”

    她说:“你并没有夜视镜。”

    我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她说:“为何你看得比我更清楚?”

    我说:“我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所以....”

    她问:“变异?”

    答对了。

    这时,我们都听见脚步声响起,于是躲在树后,屏住呼吸,是那些怪物,或者说恶魔。

    月光在晴朗的夜空中,照耀着那恶魔,它算是个矮个子,一米九左右,银白色的肌肤,壮硕肥胖的身躯,透过肌肤,可以见到它的血管与内脏。它身体像是无毛的熊,脸像狮子,头上长着牛的角,却如人般直立行走。

    他在我们五十米远之外,风吹过这广场,它听不见我们的声音。

    拉米亚低声说:“周围没有他的同伴。”

    我问:“你能确定?”

    拉米亚说:“确定。”她手腕上有一块手表,手表上的屏幕显示着唯一的圆点,就是前面那个白化恶魔。

    我的目光被她的腕表吸引住了,问:“你能侦测恶魔?这是摩天楼里的东西?”

    拉米亚说:“对,但仅限于侦测恶魔,而且还在测试阶段。”

    真是天堂的造物,超乎想象的杰作。

    她取出那手枪,拨弄两下,无声无息地开了一枪,我从未想到枪击竟能如此安静,那子弹射穿了恶魔的脑袋,恶魔重重地倒下。

    有句老话说得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我的破枪,就算贴到恶魔脑门子上,也未必能一枪解决恶魔,别说一枪,两三枪都够呛。

    我由是更羡慕,更向往,我也认定拉米亚在摩天楼里的地位只怕不低。游骑兵,游骑兵,我进入摩天楼后,能不能也当个游骑兵呢?我对荒土很熟悉,而且我也很能吃苦,我和她会是很好的搭档。

    我决定调整我的目标,略微高一些,进入摩天楼后,我要很快地往上爬,至少先得到拉米亚的赏识。

    拉米亚走到恶魔身边,用匕首把恶魔的两根角全割了,熟练地取出包装袋包上,她说:“本来还得割些肉,但可惜顾不上。”

    我问:“恶魔的角是全身最硬的地方,你的刀这么锋利?”

    她说:“是,所以你的喉咙也够硬的。”

    连我也没料到那硬化药水的效果这么好,但仔细一想,以往确实没被割破过。

    拉米亚看了看腕表,说:“快些离开,更多的恶魔正离近。”

    我们开始冲刺,跑向一个植物疯长的花坛背后,到这里,地面是大理石的,我找了半天,暂时没见到脚印。这儿是一间废弃的办公园区,门口写着思凯福德有限公司,拉米亚说:“思凯福德?”

    我问:“这地方也荒废了百年,无论曾经怎样,现在都已破败了。”

    她在腕表屏幕上点了几下,说:“末世之前,思凯福德曾经是大军火商。”

    这么一说,我确实可以换把好点的武器。

    她闻言摇头,说:“这里是办公区,你别抱太大指望。”

    我其实别无所求,只要进入摩天楼,什么就都有了。

    拉米亚的掩住腹部,她似乎是饿了,她说:“就在这儿等到天亮,明天继续找他们。”

    黎明确实已经不远,我已经见到了未来的曙光。那不仅仅是一缕晨曦,而是我人生转折的契机。

    但为了讨好拉米亚,我必须表现得更殷勤。我走在前头,推开半掩的门,用枪左指右指,确认安全,示意她跟上。拉米亚向我略一点头,我的希望便增加了一分。

    我们到了楼上,桌椅将大房间切割成一个个方形区域,各处长出一棵棵小树。我清空了一个方格,拾起一堆木柴,生了堆火。方形区域完美地挡住了火光,从外面不太容易发觉我们。

    我取出两块野狗的肉,说:“拉米亚,两块都给你。”

    拉米亚说:“你自己不吃吗?”

    我说:“我的肠胃很耐饿的。”

    拉米亚笑了笑,说:“不必,我吃不惯外面的东西。”

    我突然意识到了,在摩天楼里,她们吃的一定是清洁而美味的食物,是我从古代的那些杂志中读到的各种美食,那些洋溢着脂肪与热油、鲜红脆嫩的上等牛肉羊肉,还有香甜的水果,比我摘的那些无花果甜美百倍。

    她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卷锡纸包裹的食品,我认得,书上说这是三明治。她取下头盔与护目镜,她的脸完全显露出来,她看来很年轻,不超过十八岁,却是一头银发,宛如瀑布,她的眼睛很明亮,大而清澈,五官都很精致,秀美灵动,不像我见惯了的那些穷苦人与强盗,她的肌肤恰似杂志中那些模特般滑嫩。

    我认为天堂里的人,本就该像她这样,或许一个个儿都像她这样,不,必定全无例外。

    她两口就把三明治吃了,我甚至连向她讨食的机会都没有。

    她的包里一定还有,还有许多,美味可口的,来自摩天楼的三明治肉卷。

    我认为她心情不错,可以问她些摩天楼的事,毕竟那事关我的前程。

    我问:“游骑兵是做什么的?”

    拉米亚说:“其实很像你们这种拾荒者,我们拥有一些权力,还有最好的装备,待遇也很好,但如果完不成配额,也会被赶走。”

    我问:“什么?还有可能被赶走?”

    拉米亚说:“不,不可能,我从来没有过,我是最出色的。”

    我很高兴,因为她越出色,就越能照应我,提拔我。

    我说:“我们拾荒者也有那种配额,像我每次外出,要么捡到食物,要么捡到些物资、药品什么的。如果捡不够,回去就吃不饱饭。”

    拉米亚说:“你的那个‘无水村’在哪儿?是在地下吗?”

    我回答:“这是当然,现在哪有住在地面的人?”但我立即又补上一句:“除非是天堂或强盗。”

    拉米亚笑道:“或许差不多。你从无水村叛逃了?”

    我说:“那地方没已经没有了希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现在只想着天堂。”

    拉米亚说:“你很了得,你那一拳打伤了我,我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类打伤了。”

    我突然万分过意不去——我怎能打伤救我逃离苦海的天堂使者?但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我说:“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男有失手,女有失足...”

    拉米亚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一走,无水村会失去一个好猎手,一个值得依赖的人。他们很可能因此覆灭?”

    我想了想,说:“无水村已经覆灭了。”

    她说:“怎么回事?”

    我说:“一个恶魔毁灭了村子,我是唯一的幸存者,时至今日,我仍预感到那个恶魔在追踪着我。我唯一的出路,就是连恶魔也无法踏入的天堂。”

    拉米亚表情中暗含着悲伤,她叹道:“这样的事,如今实在太多了。那是怎样的恶魔?”

    我沉默了片刻,说:“那是一条鱼。”

    其实我不想说,但拉米亚问,我不能不回答,我有求于她,因此低人一等。

    拉米亚问:“鱼?怎样的...鱼?我从未见过像鱼的恶魔。”

    我双手比划,说:“无水村有一个鱼缸,大约有四个洗澡盆那么大,他们曾经崇拜那鱼缸,崇拜鱼缸里的鱼。他们宁愿自己喝不上水,也要保证鱼缸里的水新鲜,可后来他们不再信了。”

    拉米亚说:“这鱼缸里的鱼似乎也没多大,如何能毁灭村庄?”

    我说:“你难道不明白?因为那鱼...那鱼是恶魔,是一种超自然的邪恶力量。它不仅毁灭村庄,一切阻挡它的人,都会被它杀死。”

    拉米亚似乎很感兴趣,她说:“再多说一些情报,它是如何杀人的?”

    我说:“不能再多说了,鱼能察觉到我在谈论它,说得越多,它就越容易找到我。鱼不允许有人逃过它的追杀。”我的声音在发颤,但我止不住。

    拉米亚说:“你如何知道它在找你?”

    我说:“当它靠近时,我能感觉得到,那就像是....像是溺水,令人很痛苦。我真的不能再继续了,朋友,我真得住嘴了。”

    拉米亚仰起脑袋,她的眼睛像星星一样眨着闪着,说:“像鱼的恶魔,嗯...有趣,执政官或许会很关注。”

    我疑惑地“嗯”了一声,拉米亚解释说:“我们游骑兵很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就是收集世界上各种恶魔的样本,如果能捕捉到活体,那样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