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六 利润算法
    大多数的所谓“恶魔”,皮肤都很坚硬,我并未见过真正的犀牛,但恶魔皮至少与犀牛皮相当。如果枪弹未命中要害,很难伤害它们。

    拉米亚声称的神剑弹却能轻易穿透皮层,杀死恶魔,这固然与她从不落空的精准枪法有关,但这神剑弹也绝非凡物。

    我又去引诱十二点的恶魔,那是个块头更大的,两米多高,也是白色。我只遇见过白色和红色的恶魔,似乎后者是前者的主人,红色恶魔是拾荒者口中的魔头,是恐怖电影中骇人的怪物,鲜有拾荒者能从红色恶魔手下全身而退。

    我将那白色恶魔引向拉米亚方向,但当我转过隔离墙时,三点钟方向的两只恶魔竟然也出现在不远处。

    我于是跑得比狗还快。

    我离拉米亚藏身的树约有三百米远,但是这该死的地形再坑人也没有,好几棵树长在道路两旁,树枝斜着伸出,形成了小树林,我看不见拉米亚,拉米亚想必也看不见我们。

    一只恶魔加速冲刺,我几乎听见它的喘息声紧贴在身后。它挥手抓我,好在恶魔的上肢比例比人类短一些,它没能抓住,但它的指甲划破了我的肌肤,我听见自己惨叫,我失去了平衡,在跌倒的一瞬间,我喝下了“阿蒙之水”,然后立即跌跌撞撞地翻滚开,几秒钟后,三只恶魔包围了我,但我已经半透明了。

    白色恶魔并不聪明,它们又愣了一小会儿,直至我完全透明。我在匕首上涂了毒蛇之血,手臂一长,刺瞎了一只恶魔,在它大吼声中,另两只不断扭动脑袋,发出威胁的叫喊。我瞄准了很久,又刺瞎了一只,剩余一只脑袋动得像拨浪鼓,我两次未能刺中,还被它乱舞的指甲擦破了皮,第三次总算得手。几分钟后,它们全都毒发身亡。

    我急忙伸出手指,搅动喉咙,把剩余的药剂全吐了出来,我停止了流汗,一天一瓶阿蒙之水剂量过度,我承受不住,心脏可能会停跳,能呕出来点儿是一点儿。

    脚步声接近,拉米亚持枪靠近,她扫视了战况,问:“是你干的?”

    我勉强让自己显得很轻松,说:“很...很简单,小菜一碟。”

    她笑道:“你越来越让人吃惊了。”

    察觉到威胁消失,乏加与老威很快来了。老威说:“啊,兄弟,你真是英勇善战。”他一边说,一边拍着手。

    我想要回答些什么,但有时候什么都不说,反而能让人更敬畏我。

    拉米亚说:“怎么干的?”说着她蹲下,去触摸那些恶魔眼睛上的伤口。

    我说:“伤口有毒。”

    拉米亚说:“原来如此。”

    在我面前又有两条路走,一条路,我可以向她隐瞒,不告诉她阿蒙之水的效果。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底牌,让别人捉摸不透,往往是最佳的威慑。另一条路,我把我的那些药水都告诉她,赢取她的信任,反正她并不知道那些药水的配方,我猜她也没法忍受药水的毒性。

    我暗中决定掷一枚拾到的硬币,如果是人头面,我就如实相告,反之则隐瞒。

    我将硬币弹上了天,落在手背上一开,是背面。

    思来想去,抛硬币也没什么用,还是坦白吧。

    我打开行囊,将我珍藏的药水陈列在她面前,这个是提神的,那个是壮...什么的。这个能用来隐形,那个是涂抹的毒药。老威说:“为什么听起来像是骗人的奸商?”

    我说:“奸商?奸商能做到吗?”手指向那三头死透的恶魔。

    老威叹息,说:“这世道,什么怪事都有。”

    拉米亚沉默了一会儿,说:“确实有用,先收起来吧。”

    靠近设施,拉米亚查看驻军的尸体,说:“是大群恶魔袭击了他们,他们几乎守住了,但最终防线崩溃。”

    拉米亚对我说:“幸亏没有拾荒者经过,把他们的武器收拾收拾,准备一齐上车。”

    我说:“我没...什么力气了。”

    拉米亚严厉地说:“这是命令。”

    怎么办呢?有求于人,岂能不低头?但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人上之人,我要爬到拉米亚头上,让她替我干那些沉重的体力活。

    我拾起六柄完好的枪,里面各有一个完整的弹夹。拉米亚指着其中一个特殊弹夹说:“这就是神剑弹,全称‘以太穿透弹’,小心使用,这种子弹是受严格管控的,我们每个月只能补充一次,所以,在我的小队里,你每落空一枚神剑弹,如果被我看见,就得自己掏腰包罚款。”

    我说:“那我还不如不用。”

    她笑道:“你的命值钱,还是你的钱值钱?”

    这是个难题,我竟不知道答案。

    我说:“我只留一柄枪,其余几柄扔掉吧,反正枪的型号是一样的,子弹都通用。”

    拉米亚回答:“目前枪械紧缺,得设法带回去,军需处给予补偿的。”

    我问:“游骑兵算账都算得这么细吗?”

    拉米亚说:“我们军官和执政官是半雇佣半官方的合作方式,有时得自负盈亏。你目前算是我的人,记住别让我亏钱。”

    乏加找到了车库的控制台,她伸出手,我见她的手掌像是金属的鹰爪,只有三根手指,其中一根手指变化形状,成了个与控制台相匹配的插头,她插入连接口,于是控制台的屏幕亮了,大量文字从屏幕上掠过。

    大门轰轰地向上升,像是个咳嗽严重的巨人。

    我见到了尤涅。

    它长约25米,宽11米,高10米,遍体银黑色,是个泰坦般的庞然大物。它的每一个组件都像是久经锻炼、精雕细琢的肌肉,显示出钢铁的美感,阳刚的力量,粗犷而美丽。在它表面布着楼道和管道,另有巨大的货舱,似乎是可以开闭的。我猜它的钢铁甲板般至少有20厘米厚,连恶魔的长角只怕也撞不掉它的油漆。

    老威哈哈大笑,还带吹口哨,说:“就是他,传说中的卡车之王!可惜没有威士忌,不然倒可以来一杯。”

    拉米亚说:“乏加,开门。我们准备冲进去。”

    我意识到开门声可能会引起恶魔的注意。

    乏加下了指令,拉米亚抱起乏加,举起老威,喊:“冲刺!”

    她直接从控制台窗口往下跳,这控制台有三米高,她平稳落地,我背着枪械,也跟着她跳落,险些断了腿。我一瘸一拐地紧追不舍,总算在关门前的一刹那钻入了车库,我见到有恶魔从大门朝此冲来,但它们赶不上了。

    我说:“长官,你险些把我关在外头。”

    拉米亚说:“你可以把枪扔了呀,你应该学会随机应变。”

    我问:“扔了枪,你是不是会罚我钱?”

    拉米亚瞪大晶莹的双眼,显得很清纯无辜,说:“你怎么知道?”

    我竟无言以对。

    老威看着尤涅,热泪盈眶,他就像是一辈子为上帝效劳的牧师,在临终之前,得到了上帝允许他放纵的启示,决定快乐而荒唐地渡过余生。他抱着尤涅,亲一口,喊:“啊,这机油味儿!这是最上等的别思机油味儿,宝贝儿,我的天使,我的宝贝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当梦想实现的刹那,谁能不激动地忘情?

    我踏入摩天楼时,我知道我会哭的,谁也不能阻止我。

    我们得以详实地审视这车库,除了尤涅,以及尤涅的保养设施,里面别无一物。但我见到车库的一面内墙上有个敞开的门,门里的走廊似乎是往下延伸的。

    这车库通往地下?

    拉米亚也注意到了这一隐患,她说:“其他都不要管了,老威,上去启动尤涅!”

    我们爬向驾驶舱,透过小玻璃窗口,可见这驾驶舱很宽敞,我见到过上纪元的房车,这驾驶舱的空间与房车类似,我甚至有可能独占一个座位,横着睡觉。但目前,门是紧闭的。

    拉米亚拉了门把手,门纹丝不动,她说:“钥匙!”

    老威说:“我看过操作手册,可以远程开启。”

    拉米亚说:“乏加!”

    万能的乏加,她机械的眼球发射出红光,眼珠中似漩涡转动,似乎发出了某种信号。咔嚓一声,门开了,老威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年轻,身影一晃,已经入座,我怀疑他新婚那天都没这么雄起过。

    我们关上了门,老威喊:“摇滚开始了!”

    他用不可思议地手速开启了如星象般复杂的按钮,尤涅开始发光,我听见层层递进,愈发响亮的引擎声,就像炸弹倒计时一般令人心跳加速。

    灯暗了,声音停了,什么反应都没了。

    拉米亚喊:“又是什么幺蛾子?你把它弄坏了?”

    老威傻愣着,表现得像是新婚之夜发现新娘是个伪娘,他走歪了人生的道路,迷茫得无以复加。

    乏加说:“初次启动,需要大电流充电。”

    拉米亚说:“什么意思?它不是几乎永动的吗?”

    乏加说:“一百年不曾充电,需要第一次充电。”

    这道理倒也简单,它是太阳能与核能混合动力,但太久没照太阳,也太久没启动,就好比长久禁欲之人,需要莫大的刺激才可能重振雄风,我们也得给它来个醍醐灌顶、当头棒喝什么的。

    拉米亚问:“该怎么做?”

    乏加说:“在地下有个电流反应器,能够提供初次启动需要的电量,但那需要手工开启。”

    拉米亚说:“如何开启?需要你吗?”

    乏加说:“只需要打开电闸。”

    拉米亚看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