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七 雇佣协议
    我表示不知门下的走道里有什么,我表示我不想送命。

    拉米亚说:“我和你一起下去。”

    我问乏加她们怎么办。

    拉米亚说:“她们留在尤涅里很安全,反坦克炮都未必能穿透这铁门。”

    我认为这决定很英明,当先走出舱门,拉米亚说:“笨蛋。”

    我瞪着她,无声地抗议这突如其来,毫无理由的责骂。拉米亚说:“你挂着六柄枪去做什么呀?把其余五柄留在舱里,真是的。”

    好像很有道理,不过这是她的错,是她让我习惯于服从命令,从而忘记了思考。

    乏加在我和拉米亚手里塞了件东西,那是个小黑球。乏加说:“这是耳机,请带上,方便我与你们联络。”

    我说:“乏加牌耳机吗?”乏加并没有笑,我讨了个没趣。

    拉米亚苦笑道:“你该早些把这好东西给我们。”

    乏加点点头,正常的那只眼睛看了我一眼,我不知她有何深意,但却觉得她智慧深湛。

    拉米亚通过腕表,查知这附近并没有恶魔,下方也应该并无强盗,否则车库里不会如此干净。

    行走过程中,我问:“这么说,如果把车开回去,酬劳很高咯?”

    拉米亚回答:“不,只能小赚一笔。拉米亚与老威不是我的属下,所以算租借的,执政官那里要抽成。而我那些在风暴中走失的属下如果回不到城里,我还得发放抚恤金。”

    我旁敲侧击地问她我能分得多少,拉米亚说:“我引荐你进入黑棺,这件事本身就是大恩。”

    我心知人不能太贪心,但如果能得寸进尺,自然最好不过了。我说:“亲爱的长官,我愿意永远追随您,可在摩天楼里,我只怕并没有住处,您如果能安排,那可就太.....”

    拉米亚说:“那你得自己挣房租,好了,别废话。”

    唉,失败了,不过若不争取,怎知不能成功呢?

    就在这时候,乏加牌耳机中传来乏加的声音:“鱼骨,别回话,别做出任何反应,只有你能听见我,我想与你做一笔交易。”

    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我一直以为乏加并无自主意识,看来并非实情。

    乏加牌耳机又说:“发动机在地下深处,我要你替我取一个独立插件,如果你能成功,当你抵达摩天楼时,我会为你开一个秘密账户,账户中打入一千万信用额,那足够你在摩天楼第三十层以上付十年房租。”

    我又开始咳嗽,咳嗽声中,我说:“两千....咳咳....两千万。”

    拉米亚问:“什么两千万?”

    我说:“我听人说世界上有两千万只恶魔,你觉得呢?不对,我记得好像是三千万。”

    乏加说:“如果你不答应,这耳机是个炸弹,当你伸手把它拿出时,你就会死。”

    我不慎咬破了嘴唇,开始吐血。

    拉米亚说:“你身体不舒服?”

    我说:“很好,不错,再好不过了。”

    乏加牌耳机,你未来永远失去了一位潜在的客户。

    前方是一扇钢铁门,通过轮盘开启,拉米亚说:“乏加已经把这铁门解锁了,你把它转开。”

    我说:“我觉得长官您的力气甚至可以搬动一头牛。”

    拉米亚说:“但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力气活该由谁来干?”

    公平的观点。

    轮盘很重,但没有生锈,我几乎把吃鱼的力气都使出来,门朝里开了,又是钢铁的楼梯,通往钢铁的房间。

    拉米亚说:“这里...是一个庇护所,他们在这儿建了个庇护所。”

    我问:“庇护所?防护什么的?”

    拉米亚说:“我不知道,但百年前,有些人总认为某天会发生世界末日,所以花钱造秘密设施,以便未来藏身。他们是对的。”

    我又问:“乏加她....她到底是怎么来的?好像很了不起。”

    拉米亚说:“她是执政官在黑棺某处发现的,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她似乎负责黑棺的一部分管理工作。”

    我问:“她到底是人还是机器?”

    拉米亚说:“是人,但与机器也差不多了,她是个小可怜,真不知是谁将她改造成这样。她服从执政官们的命令,决不能违抗。”

    我对这最后一部分深表怀疑。

    乏加牌耳机说:“如果多问一个字,我将终止交易。”

    我心想:“她外表是个小女孩儿,不超过七岁,那些人将她大卸八块,只留下她一只眼睛,小半边身体。她失去了自我,被囚禁在这金属驱壳之内,不得自由。这么做的人,简直灭绝人性。”

    但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至少她还留得性命,现在还把我吃得死死的。

    悲伤的纪元,能活命就是福气。

    拉米亚喊:“停!是恶魔!”

    万万没想到,但已经太迟了,两头白色恶魔顺着长廊朝我们跑近,拉米亚开枪杀死一只,我开了一枪,打歪了,拉米亚替我补上了一枪。她喊:“罚你一千!”

    唉,真是不做不错,多做多错。

    一只红色恶魔出现在那两只白色恶魔之后,即使它弯着腰,也占据了整个长廊,它两只手各提起白色恶魔,拉米亚朝它开火,但红色恶魔用白色恶魔的尸体当挡箭牌,拉米亚开了两枪,都没中。

    我说:“这不是两千?”

    拉米亚的神剑弹用完了,她喊:“把你的枪给我。”

    红色恶魔一甩手,把一具尸体扔向我们。我们同时扑倒,那尸体在墙上撞得断骨断筋。红色恶魔把另一只也扔了过来,拉米亚站起身,发出大叫,她一脚踢出,竟把那白色恶魔尸体弹开了。

    我早知道她有这样的力气。

    红色恶魔嗷嗷直叫,我把枪递给拉米亚,拉米亚抬手,但红色恶魔一个猛冲,将拉米亚撞飞。

    我喊:“长官!”红色恶魔回过身,一爪子抓我,真是可笑,我怎能让它命中?它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从鱼的嘴下存活的男人。

    我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等我回过神,我已躺在走廊的一边了。我见到鲜血从我伤口处像泉水一般流出。

    红色恶魔正朝拉米亚那边跑,我紧张极了,她可不能死,她如果死了,我该怎么进摩天楼?

    我喊:“喂!喂!来我这儿!我这儿没枪,她那里有!你可以拿我做盾牌使唤。”

    红色恶魔有低微的智力,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因此却反而更容易上当。它上钩了,转身面向我,一双邪恶的眼睛闪着鄙夷的光。我知道,它看见我受伤,而且手无寸铁。它迈了一步,然后开始加速。

    我知道唯有豁出去了。

    我摸出毒蛇之血,倒入自己嘴里,毒液会顺着我的肠胃进入造血系统。这毒液能毒死恶魔,却毒不死我,我有抗体。

    红色恶魔很快已离我不到五米远,我一挥手,鲜血落在恶魔眼睛上,它叫毒蛇之血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涂抹在刀上,与包含在血液里,一样能杀人。

    红色恶魔发出令人心慌的吼声,它掩住自己眼睛,身子来回摇晃,撞得长廊两边的钢铁都有些变形。它撞了好几回,开始用拳乱砸,真是离我差之毫厘。我蜷缩起身子,喊道:“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

    几声轻响,恶魔身躯抽动了几下,我见它脑门开了花,一张凶恶的脸恰好落在我面前。

    拉米亚持枪走来,鲜血从她额头流下,白发披肩,肤色雪白,容貌美艳,像是冰雪中的一朵红色玫瑰。

    她低头看着我,我抬头看着她。

    她的衣服破了,我见到她的肌肤,反射金属的光。

    我问:“你和...乏加一样?”

    拉米亚说:“我只改造了躯体肌肉、四肢骨骼与小部分神经元,我本质与你无异。乏加不同,运转她的并非大脑,而是一颗多核处理器。”

    她将自己的腕表扯下,说:“这里有干扰,探测器不能用了。”

    她向我伸出手,我摇了摇头,自己站起,指出我血里的毒还未失效。

    拉米亚说:“何时失效?”

    我说:“如果大量饮水,大概...大概半天左右。”

    拉米亚把枪抛开,说:“但愿下面没有了。”

    我说:“是啊。但你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拉米亚说:“不要开这种下三路的玩笑。”

    我表示我也不想。

    拉米亚戴上一副手套,从行囊中取出一根针剂,刺入我手臂,说:“这是治疗针,能加速伤势愈合。”

    我说:“你自己呢?”

    拉米亚说:“我受伤不重,我的手臂是我唯一的弱点,那长角顶在我腹部,反而不是。”

    走过长廊,是一个很乱的大厅,但可以看出,这地方原本是个挺奢华舒适的地方,一圈弹性良好的沙发环绕着这圆形房间,当中有个吧台,里面全是酒水,只有几瓶完好。

    拉米亚说:“看来不知哪里有个漏洞,恶魔闯进来没多久,这些恶魔竟也是酒鬼?”她拿起一瓶香槟,看出是2058年的。我推测那是在130年前,离浩劫发生只有很短的空档期。

    我说:“你未成年,不能饮酒吧。”

    她看我一眼,说:“你在开玩笑?”喝了一大口,把瓶子递给我,说:“你全喝光了,把毒血稀释。”

    我摇头说:“我滴酒不沾。”

    她自己开喝,问:“为什么?”

    我说:“鱼,鱼会嗅到我的软弱,我的精神不能有动摇,酒精会毁了一切的。”

    她说:“鱼?又是鱼?你能不能详细说说那鱼究竟是怎样的?”

    我认为最好不要。

    她笑道:“你这是精神创伤,对这鱼怕得近乎迷信了。”

    她跳到柜台之后,翻出一些纯净水,她笑道:“都是过期的,你要不要?”

    我说:“这倒不要紧,我的肠胃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