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 死亡之海
    如果细思,这仍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难道我会眼睁睁看着公爵得到那所谓的终极武器吗?不,不能,我始终不放心她的意图。与其落到她手里,不如落入我掌握。在这荒乱的年代,力量高于一切。我坚信我比公爵更适合揭开这海底的秘密。

    因为我见过奥奇德的失败,我不会重蹈奥奇德的覆辙,我会更准确快速地判断形势,不会有片刻犹豫。

    但我们势单力薄,萨尔瓦多和贝蒂等同于累赘,拉米亚也不肯协助我。公爵的实力几何,令我无法估测,我甚至连弥尔塞都胜不了。

    更糟糕的是,公爵听见我说的话,她现在知道我有隐形之水了。

    走着走着,我们仿佛一下子从无声电影踏入了立体声影院(这比喻的灵感来自百年前的杂志),巨大的海浪声震耳欲聋,寒冷的海风将黑色的巨浪推向岸边。在多年拾荒的旅途中,我曾经到达过金门大桥,见过海洋,但那却远不如此地的海洋那样雄强有力,每一个浪头似乎都直入云霄。

    公爵说:“与虫洞同步完成,我们现在完全处于异世界了。”

    我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我只见到红色和白色的恶魔包围了我们,就像我们突然闯入了他们的狂欢节一样。这儿有四十头、五十头,我数不清,因为也许海岩的背后还藏着一些。

    拉米亚喊:“萨米!贝蒂!到我身后!用神剑弹射击!不要落空!”

    狼甲伯爵喊:“为了人类而战!”拔出长剑。

    弥尔塞喊:“为了荣耀而战!”他一剑将一头白色恶魔砍倒。

    恶魔们似乎完全被我们震惊了,在最初的几秒钟内,它们并未进攻,这给了我们喘息之机。我持枪射击,自觉枪法准了很多,尤其是恶魔们站着当靶子时,我弹无虚发,不久弹药告罄。

    然后恶魔们发怒了,几头红色恶魔像是突然变活了的大石头,朝我们迅速冲来,我脚下的海滩为之震颤。拉米亚、萨尔瓦多、贝蒂用光了神剑弹,三头红色恶魔倒下。而凶神恶煞的恶魔们踏着同类的尸体前仆后继而至。

    拉米亚把枪扔向一头恶魔,那恶魔强壮得如牦牛,却被她砸了个跟头。她开始用剑战斗,坦白的说,她的剑法不及我和弥尔塞高明,看得出她只经受过最基础的训练,没有花招,然而她动作很快,力气十足,而且头脑清醒,善于应变,这四点足以保证她能战胜绝大多数的敌人。

    我顾不得她,因为有一头巨型的红色恶魔盯上了我,对我穷追不舍,好像我杀了它的家人还是什么。我在匕首上涂了毒蛇之血,一瞬间,它的爪子整个儿笼罩了我。我宛如游鱼,钻入了剑盾会的铜墙铁壁中,这红色恶魔一拳砸开了盾牌组成的墙,剑盾会的人朝后摔倒。弥尔塞踏上一步,使出“石杉”,念刃劈中了红色恶魔,令它脑袋开花。

    这红色恶魔并没有死,相反,它的怒气沸腾了。它几下砸穿地面,搬起铁一样的石头,朝弥尔塞扔了过来。弥尔塞再用“铁莲”,防守严密,把大石头像棒球一般打偏。红色恶魔并未罢休,它找到更大的石块,用更大的力气朝我们猛掷,弥尔塞寸步不让,坚守阵地。他的战友们都为弥尔塞的剑法与力气喝彩。

    我敢肯定,单论剑术,他们之中没人能比得上弥尔塞,连狼甲伯爵都不行。

    不知公爵是否可以,因为传说中,九隐士皆为古代流派的剑术大师,但她看起来就不像是擅长作战的料。

    我看着这暴怒的怪物,忽然觉得也许错的是我们——是我们打开了异界的虫洞,来到它的家园,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戮了它的亲人。而在一百年前,也可能是我们人类把它们召唤到地球为奴,所以它们才会报复。它们有十足的理由生气,因为人类就是这样不知轻重的混蛋。

    我悲叹着命运的不公,匕首从它脑门背后刺入,毒素立刻损坏了它的大脑,这肆虐的巨人就这样倒下。

    恶魔们四散而逃,海滩上安全了。

    狼甲伯爵说:“报告伤亡情况。”

    一个高个子的女男爵(这称呼挺拗口的)说:“无人死亡,男爵吉士、男爵拉曼诺夫、男爵艾迪受伤,但都不重。”

    我找到拉米亚,拉米亚说:“都没事,你呢?”我感谢她的关心,并夸耀自己的战果。

    拉米亚回答:“现在没了神剑弹,我们决不能再陷入包围圈了。”她这话是对公爵说的。

    公爵说:“不必担心,这些孩子们应付得了。”

    听她故作老成地管别人叫孩子,真让我心里有气。

    公爵又说:“而我们要去的地方,不会遇上这些恶魔。”

    她左掌向上,我看见一个手心大小的圆盘飘起,那像是古代中国的玉盘,可却光洁无暇。公爵说:“开启76号站点,密码CAIN-123075BC,请转换声纹。”

    我认为这根本不是什么神器,只是一台单纯的便携式计算机,可以开启古代剑盾会遗留的遗产,甚至能打开古时封闭的虫洞。现今的剑盾会把九隐士神话了。奥奇德、弥尔塞他们相信这种,我却始终对此存疑。

    但科技为何不能成为神话?对现代消息闭塞、苟延残喘的大部分人类来说,这正是难以解释的奇迹了。无所不知的乏加,与传说中全知全能的神差别在哪儿?

    海水中浮上一个白色的立方体,在怒涛的拍打之下,它纹丝不动,边长约六米,当公爵靠近时,立方体打开了,我们无路可走,只能进入其中。立方体重新潜入海水,顺着透明的管道朝下沉。

    管道每隔六米亮着荧光灯,隐约照亮了海底,海底没有任何生机,连一条鱼、一根植物都看不见,而且这海域很深,望不到底。

    立方体中的女性声音说:“经审核,您是瓦希莉莎·杰诺娃,七阶官员,符合查看身份。但还请注意查看条例。由于目前封存设施状态不明,请严格按照安全规定行事。”

    我说:“为什么这立方体认得公爵?这里至少一百多年无人涉足了。”

    公爵说:“你不会以为我真只有十四岁吧,朗基努斯。”

    我忽然间感到一阵恶寒,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一步,靠在电梯壁上。剑盾会的其余武士似乎早知道了这秘密,并没显得多么惊讶。

    我想到了乏加。

    拉米亚说:“你并非人类?你是生化人?”

    公爵笑道:“生化人?为什么会是生化人?我只是沉睡了很久而已。我醒来时,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所以,别问我灾变是怎么发生的,我答不上。”

    我说:“你知道这下面有什么?”

    公爵说:“我不知道,在我沉睡之前,我成功篡改了古代剑盾会的系统,让我获得了最高权限,但对我而言,这些仍是封存的秘密,而且再无人能帮我解谜,我只有自己动手。”

    电梯突然停了,女性声音又说:“如你所见,死海封存设施位于死海三公里的水下。共有四道闸门,现在已到达第一道,请确认是否开启。”

    我见到厚重的钢铁之门挡住了电梯,公爵用伊凡之镜授权,第一道闸门敞开了,电梯继续下降。

    什么样的武器必须封存在三公里的海底?为什么每隔数百米会有这几米厚的金属门挡着?这像是关押重刑犯的监狱,更像是封印庞然巨兽的牢笼。

    降到第二道闸门时,女性声音又说:“附近的海域海水成分独特,能迅速导致缺氧窒息,但请不必担心,电梯管道使用两米厚的透明金属隔板,可以承受鱼雷的轰击。封存者若有逃脱的迹象,长官必须立即授权在管道内注入海水,那会导致封存者缺氧昏迷,而本协会穿防护服的人员并无大碍。”

    我觉得自己正被送往鱼腹中,恐惧令我甚至连呼吸都忘了。我竭力喘息,想靠近公爵,但武士们阻止了我。公爵仍无动于衷,她充满了自信。

    我指着上方,喊:“放我们出去!”

    公爵说:“为什么?”

    我说:“你难道没听见警告吗?你想释放的并非武器,而是一种必须防止的灾难。”

    公爵说:“我既是灾难。”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问:“什么?”

    公爵说:“我既是灾难,我既是怪物,我既是恶魔,我既是神罚。无论这下方的封存者多么强大,他都会为我所用,他必须臣服于我。”

    第三道闸门前,女性声音说:“请记住,我们不确定封存者状态如何,他曾经数次逃脱,又被捕获,但他仍活着,连窒息与脑损毁都未能阻止他重生。造访的长官将获得一项授权,当封存者的脱困已成定局,长官可以用语音激活海底埋藏的核弹头,十秒钟内,半径一百公里的海域都将被摧毁。”

    我喊:“太荒谬了!终止这一切吧!还来得及!”

    拉米亚说:“鱼骨说得对。”

    我们正开启潘多拉的魔盒,释放出未知的险恶。

    我看不清剑盾会战士的表情,可我从他们紧张的站姿看出,他们已无法判断局面。

    公爵开启了第三道闸门,我眼睁睁看着第四道闸门越来越近。

    女性的声音说:“欢迎来到76号封存所。您可以通过第四闸门的摄像头,观看设施内的状况。威胁等级:至高。目标代号:该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