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一 海底监狱
    该隐这名字在浩劫前曾经兴起,形成一个世界范围内的宗教。他只是个神话中的人物,抽象的概念,绝非真实,是人类罪孽的承载体。

    监狱中的封存者代号为该隐,我可以想见古代剑盾会对此人的敬畏之情。

    这不公平,我还没到新手村,就被劫持到了最高难度。虽然我不是很懂新手村究竟是什么,但也觉得这太不合常理。会不会等我到了新手村,游戏就结束了?我就可以永远快乐而平庸地生活下去?

    但我何时能到新手村?

    第四道闸门开了,我见到了那座深海大监狱。

    那是六边形的黑色建筑,与电梯管道仅有一处接口。根据介绍,所有狱卒都待在这深海设施中,囚犯却仅有一人。

    这建筑的最内层才是封存者,我推测这建筑里仍有防止封存者逃跑的机关,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核弹不过是唬人的噱头,警醒造访者务必谨慎的说辞。

    这么一想,确实是这样,因为核弹的威慑,让我们有所忌讳,不敢轻举妄动,就像“内有猛犬”的标志一样。

    电梯移动至接驳口处,又是一扇一米厚的实心铁门。铁门开启后,我看见一条长长的、毫无遮掩的走廊,走廊的上方,两排类似监视器的自动重机枪转过头对准我们,我看枪管的口径,任意一柄重机枪在一瞬间就能让我化作肉泥。

    公爵说:“我是瓦希莉莎·杰诺娃,我已获得授权。”

    监狱中的女声响起:“请注意,高阶长官,封存者的防护措施流程已有所更改,在此房间配备了虎鲸SCII型神剑弹火炮,防止代号:该隐的逃脱。您可以通过两旁的门,进入员工休息区与主控机房。”

    可我们并没有见到什么门。

    这重机枪是连射神剑弹的武器,里面一定装载了上百枚神剑弹。只可惜如果我想把里面的弹药取出来,一定会被打成蜂窝。

    公爵说:“请将此地的防护措施全部讲述清楚,以供我做出决策。”

    女声说:“好的,长官。监狱中的所有房间皆能喷洒高氰化物,在三秒钟内让气体充满整个空间。”

    我忍不住说:“这是关人的地方,还是整人的地方?”

    女声又说:“这房间之后,是第二接触区,房间内布有七万伏特的强电装置,以高压电网在瞬间烧毁屋内所有人员。可以由您语音确认开启,也可以由总控室手工开启。”

    我说:“你们的员工住在这儿不做噩梦吗?”

    女声再说:“多谢关心,本协会的员工福利一向是最好的。再往前走,是第一接触区,目前处于故障状态。”

    公爵问:“故障状态?”

    女声说:“第一接触区本名为‘虫洞力场’,是剑盾会的至高技术。通过空间扭曲,形成静滞场,能有效减缓代号:该隐的逃脱速度,撕裂他的肌肉组织。然而检查时,却发现虫洞力场发生了意外,将第一接触区变为了异空间。”

    公爵的双眸中似燃烧着奇异的、地狱般的鬼火,她问:“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无法通过第一接触区了?”

    女声说:“并非如此,而是这异空间中存在着奇异生物,既阻止‘代号:该隐’外出,也防止本协会防护人员接触‘代号:该隐’。”

    这意思是:第一接触区里头有恶魔?我觉得这倒是好事,也许能让公爵知难而退。她虽然是个中二少女,但到此地步,也该知道些好歹了。

    顺便一提,中二是上世纪的某种俚语,我本人对此词的含义也一知半解。

    公爵说:“就这样吧,我们继续前进。”

    我头皮一阵轻微刺疼,然后听见乏加说:“鱼骨,在你右手口袋有个元件。”

    我震惊万分。

    老天爷!我们可是在异空间!乏加,你在哪儿?你不会是我的幻觉吧。

    乏加:“你的体质非常特殊,我发现可以与你建立心灵感应,通过虫洞网络也能传输数据。现在,照我说的做。”

    我见到墙壁上有个充电的长方形小口,没人注意到我,我摸出乏加的那个装置,插入其中。

    我这位小公主可真是高瞻远瞩。

    设施的那个女声突然又说:“将黑暗从血液中除去。将伤痛从肌肉中除去。将邪恶从世界众除去。我或将死亡,而你将永存,我的孩子!”

    拉米亚身子一震,愣了片刻,嘴角露出笑意。我意识到乏加已经取得了设施的部分控制权,那句极度中二的宣言或许是游骑兵的暗号,拉米亚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公爵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女声说:“这是....开门的警告语。”哗地一声,第二接触区的门消失了。

    公爵与剑盾会走入第二接触区,可就在我们右侧,墙壁出现了隐蔽的密道,我拉住贝蒂,拉米亚拉住萨尔瓦多,我们偷偷进入密道,密道的门开始关闭。

    突然间,公爵发现了我们,我见到她以子弹般的速度朝我们冲来,一瞬间,密道闭紧,我听见刺耳的金属鸣叫声,这扇至少两米厚的、胜似银行金库的硬金属门变了形,朝后凸起一大块。我们惊讶之余,都后退了几步。公爵又猛击数下,好在金属门还是承受住了,又或者公爵认为不值得为我们耗费力气。

    她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难怪她有如此的自信能降服封存者。

    我们开始顺着密道走,萨尔瓦多问:“怎么回事?姐姐,你怎么知道如何打开这扇门?”

    拉米亚说:“是乏加。”

    贝蒂问:“乏加?她在哪儿?”

    拉米亚说:“我看见鱼骨动了些手脚,应该是乏加布置好的。”

    贝蒂由衷地笑了,说:“她可真是个小天使。”

    萨尔瓦多:“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里有没有其余出口?”

    天花板上有个小话筒,女声说:“很遗憾,并没有,而我仍未获取管理员权限,否则可以送你们原路返回。”

    我们异口同声地喊:“乏加?”

    乏加说:“数据传输的流量有限,请前往总控室,我会再进行尝试。”

    但愿乏加能发现些法子,让我们脱困。我受够了担惊受怕,让我早些去新手村开始新生活吧。我会一辈子呆在新手村,再也不外出了。

    不知为什么,我总想起弥尔塞。这个冥顽不灵的蠢货,我和他是无水村最后的幸存者。一想起他此去生死难知,我不免黯然神伤。我告诉自己要硬起心肠,斩断这毫无意义的念旧情怀,但总还有一些残留,一些死灰余烬。

    达莉亚。

    或许并不是我的良心作祟,我只是为失去一位潜在的盟友而耿耿于怀。我试图成为超脱的野心家、坚定的苦行僧、无所不用其极的阴谋家,绝无可能被庸俗的情感束缚手脚。

    这里有个宽敞的休息室,狱卒们闲暇之余会来此处放松,此地到处放置着娱乐设施,比如扑克牌、游戏机,但这房间已经停电了。

    冰柜中的食物早已经腐坏,我们继续朝前,乏加一路破解门禁,我们来到了总控室。

    这里有一排亮着小灯的大型计算机,另有一排监控屏幕,在屏幕中,瓦希莉莎停留在第二接触区,他们在养精蓄锐。

    我盯着弥尔塞,恨不得大声劝他逃走。

    乏加让我把那个小元件插入大型计算机的接口,并让我留在计算机旁。她说:“你的脑电波可以充当中继站,让我接入系统。”

    我说:“中继站是什么?你拿我当人体发电机?”

    乏加说:“你可以这么想。”

    我有些不满,可反过来想想,这意味着我对乏加有用,她为了利用我,今后肯定会给我些甜头,就像古代人对待猎犬一样。

    我,人类,万物之灵,却成了一个生化人的走狗,这或许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首例,真是无上的光荣。

    我们等了大约五分钟,乏加说:“目前,我无法让你们脱身。但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拉米亚:“什么事?”

    乏加说:“我显示在屏幕上。”

    那是一份电子文档,文档名称《关于捕捉目标VARU-133号的实地记录》,文章署名是一个叫朗基努斯教授的人。

    我感到很自豪,因为这人和我同姓,看来我这姓氏祖上的名人不少,说不定这人就是我的祖先。这么一来,倒让我此行产生了厚重的宿命感与历史感。

    拉米亚说:“巧了,这人也叫朗基努斯。”

    乏加说:“此人与卡戎公司的朗基努斯或许颇有渊源,甚至可能是同一人。”

    拉米亚问:“卡戎公司?”

    乏加说:“我引用了无关的资料,请别在意。”我知道那个朗基努斯教授正是背叛尤利西斯教授,救走乏加的卡戎公司探员。我坚信这两个和我同姓之辈多半是巧合,或许一百多年前,姓朗基努斯的满大街都是。

    文档开始播放,起初是一段视频,我看到了记录人的脸,这让我更加惊喜,由此断定了这位朗基努斯必然是我的祖辈。他和我很相似,鼻子眼睛相差无几,除了比我年老,留着一丛罕见的大胡子。

    我指出:“看!这人不是和我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吗?”

    萨尔瓦多说:“哪里像了?你别自作多情。”

    我被他气的说不出话。这人不仅是个油腻的小白脸,还是个可恨的杠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