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 牧羊之人
    这个“面具”说的房子离这层电梯井很远,几乎是在对角线上,因为不明原因,这儿的光线有些暗,一扇双开的门,房子的第二层是一排排窗户,里头漆黑一片。

    面具用钥匙打开门,说:“进去看看吗?”他的语气颇为急促。

    我进去一看,再一次被震慑,屋内的家具都是杂志中描绘的中世纪样式,看来别具一格。房间有五间卧室,两个大厅,分上下两层,通过木制旋梯连接,摩天楼的排风系统仍在运作,虽然很久无人居住,可仍空气新鲜。

    我经过一面斑驳的玻璃镜子,忽然间,我见我背后有个女人的影子一闪而过,她的眼和嘴都红彤彤的。我大吃一惊,回头去看,原来是一幅挺逼真的画像,看来有些年头。

    面具东张西望,说:“出去谈吧,咳咳,这里有些冷清,不过等你的家里人搬进来后就热闹了。”

    我笑道:“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

    我们来到屋外,我这才发现这屋子旁什么店铺民宅都没有,最近的在一百五十米开外,而且有屏风挡路。面具请我到一处所谓的咖啡店,请我喝一种叫做咖啡的饮料,惊讶地看着我把五个糖块放入杯子里。

    面具说:“您...是新来的吧。”

    我心想:“可不能让他把我瞧小了。”于是笑道:“新来归新来,我可算得很富裕,这顿饭我请了。”

    面具说:“不,我坚持是我请,您饿了吗?”于是又点了些点心,我这辈子没尝过这么新鲜甜美的糕点,差点一口一个,狼吞虎咽。但我记起这是在高贵之地,于是观察周围人的礼仪,小心地学着。

    面具说:“您结婚了吗?”

    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我微笑道:“是的,我的妻子美丽而贤惠,而且赫赫有名。”

    面具说:“是新婚还是结婚已久?”

    我说:“今天晚上才是证婚仪式。”

    面具忙说:“那可得赶快了,有什么结婚礼物胜过一间明亮宽敞、别出心裁的房子呢?现在即使是摩天楼三十层以下的平民男士,想要娶年轻女孩儿,也得至少有一间二十平方米的房屋产权,更何况是您妻子那么出众的美人?”

    我倒不知道原来有这种规矩。

    面具说:“您妻子并没对你说这不成文的习俗,那是她温柔体贴。可您如果认为她不会因此被人指指点点,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您想租房子吗?您想和您心爱的妻子一辈子寄人篱下,每一年都为房东的心情而发愁吗?您为何要过那种看人脸色的日子?像您这样的杰出英杰,正配得上那一座豪宅。男子汉,大丈夫,欲立身于世,岂能无安身之所?”

    我觉得他说的十分有理,对,乏加让我租房子住,并说两千万能够租二十年。可既然可以拥有自己的领土,又何必委屈地向别人上供?难得如此良机,我岂能平白错过?更何况摩天楼的人做生意,肯定十分阔绰,十分爽快,否则定会招来轻视。

    我说:“开价多少?”

    面具问:“您有多少?”

    我说:“两千万信用额度。”

    面具喉咙咕噜一声,双眼放光,喊道:“成交!”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握住我的手,并从公文包里取出大大小小的文件,告诉我在哪儿签字。

    我产生了一丝疑虑,问:“这房子不会只有我一个人买吧。”

    一滴冷汗划过面具脸颊,但他立即笑道:“我也不瞒您,确实唯有您一人。”

    我顿时变得异常犹豫。

    面具说:“这其中有两层原因,第一:即使在这三十楼至五十楼之中,能一下子拿出两百万金元现钞的富豪可少之又少,能有此豪气者,必是大富大贵之辈,不是现在,就是将来。”

    我哈哈一笑,觉得自己正是那样的人。钱没了可以再挣,面子没了可就不好办了。

    面具又说:“第二,摩天楼的中产阶级,莫不是胆小怕事,鼠目寸光之徒。他们面对这么大的一笔投资,认为风险太大,因此望而却步。唯有最精明,最有眼光的英雄人物,才能有这样一掷千金,率性而为的气魄。”

    我认为他说的没错。

    摩天楼的人是纯洁的羔羊,而我是饱含智慧的牧羊人。

    他们安逸得太久,忘了这世界不进则退的道理。他们在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居住,以至于智慧不足、见识短浅。我呢?我是从生死一线的外界来的。对这儿的绝大多数人而言,我太聪明了,两者之间有次元般的差距。

    他们不敢买的东西,我敢买,且毫不犹豫,正是这样的豪阔之举,就足以让他们刮目相看,敬佩不已。

    我大声说:“不就两千万而已吗?成交。”我故意让所有人听到,沐浴在他们惊羡的眼神中,我的快乐更上了一层楼。

    面具用纸巾擦了擦眼角,说:“先生,您真是太....太棒了。我遇上了您,就像久旱逢甘霖,枯木再逢春。”

    面具看了看墨丘利商行的存单,他喜道:“真的!我们这就去办手续!”

    我们到了三十五楼,这里是中层房产局,也是人来人往,门庭若市,玻璃窗后的官员们慢条斯理、悠哉悠哉地办公,那些等着租房买房的人愁眉苦脸、惶惶不安。面具不知走了什么门路,我们顺利地到了队伍的最前排。

    一个挺胖的女办事员问:“你要买三十层亨利·佩慈的豪宅?”她瞪大了眼睛,声音中有些许颤抖。

    那一定是敬畏。

    我淡然而不失风度地说:“是的。”

    面具抢着说:“而且是全款。”

    女办事员说:“我得提醒你一句,这房子的实际价值....”

    面具大声说:“实际价值更高!若非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卖的!”他又连连咳嗽,一个穿西装的男子出现在办事员背后,对她耳语了几句,女办事员叹了口气,飞快替我们办好了相关文件,。

    面具把钥匙和一本所谓的“房产证明”交给我,他说:“先生,您真是我的大恩人,再见了,祝您幸福地活下去。”

    我说:“你这话说的可真不吉利。”

    面具说他还有急事,快步走入电梯,我不知他去了几层。但到了此时,我真正兴奋不已,已顾不得此人下落,急匆匆地回到三十层,去看我新买的豪宅。如果我把这事告诉拉米亚,她肯定也会为我们欣喜若狂。在未来,我一定会有更多的财富,然而这座亨利·佩慈豪宅对我却有非凡的意义。

    它是我在天堂的第一个据点,是我踏上征途的地方。

    乏加的声音突然传入我脑海中,她说:“我注意到我给你的那个账户空了,转账去了房产银行,随后被人兑现取走。”

    我笑道:“那个面具的手脚可真快。”

    乏加默然片刻,说:“我还注意到你买了亨利佩慈豪宅?”

    我朗声大笑,说:“这就是我的魄力,我的手笔,我的小公主,请不必赞美我的英明果决。”

    乏加说:“这房子标价十万也无人问津,甚至倒贴钱也不会有人去住。”

    我怒道:“你别开这种恶劣的玩笑,这么好的房子,在这么好的楼层,怎么....”

    乏加说:“事实就是如此,这房子死过人,闹过‘鬼’,而且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实打实的案例,数量为二十起。数十年间的住客,没一个活得超过一晚。调查人员也未能幸免。即使想要盗卖里面的家具,也都因谣传那家具受到诅咒,无人接手。”

    我腿脚发软,不知不觉间已浑身冷汗,在那个之前的咖啡店坐下。

    乏加说:“像你这种新来的人,最容易上当受骗。你这一辈子遇上的人不超过一百,而黑棺的居民整天都在为生计发愁,不是算计别人,就是被人算计。”

    我喉咙发干,问:“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乏加说:“我忙于公事,一时没顾上你,想不到你就出了差错。”

    我登时怒火中烧,说:“这面具在哪儿?你能追踪他吗?”

    乏加说:“证据显示,他五分钟前离开了中层,前往低层,低层缺乏监控装置,已无法追踪。而且,交易的手续完整,无法追诉。”

    我想起房产局的那两人,他们一定是收了面具的好处!我或许找不到面具,可那两个人却逃不了。

    乏加说:“最好不要莽撞行事,你这么做,一旦被关入大牢,想保释你并不容易。”

    我抿了抿嘴唇,问:“乏加,我的好友,你能再给我打两千万吗?”

    乏加说:“休想。”

    这冷酷的世界,这冷酷的生化人,真特么冷酷的让人绝望。

    我发现面具给我的那一沓文件中有一个小信封,里面装了一千金元,还有一张小纸条:“好好活下去,在五点以后千万别回家,会闹鬼,会死人的,别头铁。”

    落款是面具。

    我气急败坏,险些将信封撕了。

    我整理思绪,觉得还不至于穷途末路,至少我有了房产,而在摩天楼,有房产就能一直住下去,直到交不起税。而且我还有一千金元,至少能活个把月,更何况游骑兵有薪酬,再说我是吃软饭的,不必担心生计。

    只是我心情难以平复,做什么事都打不起精神。乏加提议唱歌给我听,以期令我重新振作,我倒觉得她的歌声与我的豪宅挺应景的。

    我颤抖地打开豪宅的门,找沙发睡下,这虽然是一场骗局,但已是我的容身小窝。沙发居然一尘不染,不像是长久空关的模样。